狐妻

  狐妻核心提示:寓言故事网神话故事狐妻的故事


 

   过去,冀东冷口外一带,山高林大,人烟稀少,山上野牲口也多。在一个叫大石砬子山的下边有一个小村庄叫小王庄,不足十户人家,庄里有户姓王的人家,男人早亡,只有母亲拉扯着年幼的儿子王小过活,孤儿寡母日子过得清苦,无田无垄,两间草房,维持度日,庄里人议论:这样的人家,谁肯嫁,这家得成绝户。

  话说儿子王小,一天天长大,倒也勤快顾家,天天砍柴担到冷口里去卖。有了些积蓄后,买来一头毛驴,驮柴去卖,不仅解放了肩膀,而且还能从口里驮回一些盐、 碱、卤水等生活品和锹、镐、锄、镰等工具回来卖,日子有些好转,但一提家底儿,人们还是摇头。王小都二十六七了,媳妇还没影儿,将娘愁得每天唉声叹气的。

  有一日,王小到冷口里卖柴,又顺道趸了一些零东西,回来就晚了一些,等到了沙河边上,就到了金鸡坠地、玉兔东升的时候了。王小正绾起裤脚,准备牵驴过河时,忽听右面传来一声甜丝丝、娇滴滴的问话:大哥哥,小女子这厢有礼了!请问大哥哥,要过河吗?

  王小定睛一瞧,哎呀!我的妈呀,好漂亮的女子!朦胧的傍晚,看到她细细的腰肢,墨染似的黑发,朗如明月的小脸蛋儿,晶光闪亮的眼睛如是夜明珠一般,摄魂携魄。只这一眼,就让王小魂不守舍了。他脸一红,胡乱地应了一声:嗯哪,过河。

  女子欣喜地说:大哥哥,巧了,小女子也要过河,大哥哥你看,这天晚水凉,我这一个妇道人家……

  女子天仙般的美貌,就让王小魂飞天外了,这几句柔情似水的声音,更让王小如喝醉酒一样,飘飘欲仙,他兴奋地说:中,上驴吧,还拐弯抹角地干啥。

  女子说一声:那,小女子就谢过大哥哥了。说着就款款走到驴前,神秘地一笑,冲王小说:大哥哥,扶小女子一把呗。

  王小搓搓手,有些难为情,可是俊俏女子眼睛还在求他,他想,人家女人都不在乎,你个大老爷们怕个啥,他放开拉缰绳的手,一弯腰,就将女子抱上了驴。嘿!那女子的身上软绵绵的,无骨一样,竟使王小的手麻酥酥的。

  女子骑着毛驴过了河,就下了驴,向王小道了声:谢过大哥哥了,后会有期。还没等王小回话,女子一转眼就没影儿了,因为天黑也没看见去了哪个岔路口了。 王小牵着驴往家奔,为这次艳遇而兴奋不已,走着路还惦记着女子的俏模样儿,不由自主地向后张望,可是黑灯瞎火的,哪里望得到。

  隔了几日,王小去冷口里卖柴,又趸些零货,就又贪黑了,到了沙河岸边又是天擦黑了,他想起了几天前在这儿遇到的俊俏女子,心就痒了,若能再遇上她该有多 好。他正低头寻思着,身边咯咯一笑,他定睛一看,可不就是俊俏女子出现在眼前!女子笑盈盈地说:咋了,大哥哥,不认得我了?

  王小正盼着呢,就到跟前了,他脸又红了,他没文化,吭哧憋肚地说:咋,咋不认得,烧成骨头化成灰,我都认得。

  女子一笑说:你说话真难听。闲话不说了,还得骑大哥哥的毛驴过河。

  中,你,你就上驴吧。王小情不自禁地说。

  女子回眸一笑说:大哥哥,你还得扶我一把呀。

  这回王小牢牢实实地抱起女子,慢慢地放到驴背上,他心里美滋滋的。过河后,女子又下驴,王小赶忙凑上去把她抱下驴,女子下驴后,冲王小矜持地一笑说:你,没安好心。说完一转身,消失在夜幕中。

  第二天,王小就在庄里庄外卖他趸来的零货,一边卖,一边讲述他这两次奇遇,庄里人都不相信。啥?沙河那路口十几里地没人家,前不着村,后不靠店的,谁家的大闺女小媳妇能那么晚了,还在荒郊野外闲走呀?你王小遇上鬼了吧。

  也有人逗王小说:说不定是个狐狸精,故意勾引你呢,你把她弄来当媳妇多好。

  王小老实憨厚,就当真了:那,能弄得来?

  能,妖魔鬼怪就怕人的中指血,沾上人的中指血,就变不回原形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王小把这话儿牢记心上。王小把货物折腾完,又上山砍了一驴驮子柴火,第二天,王小起早又赶着驴驮子到冷口里卖柴趸货,忙碌了一天,回来到沙河边,还是天擦黑时。巧了,那俊俏的女子真就在河边等他呢,大哥哥,小女子还等骑你的驴过河呢,成么?

  王小笑着说:成,咱都是老相识了,怎么不成,大嫂,这次我给你送家去吧。

  女子听了,捂着脸说:什么!你叫我大嫂?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呢,真羞人!

  王小说:我,我说错了。大妹子,上驴吧。

  王小把女子抱上驴,坐稳,他就拉驴过河,走到河中间,王小暗中咬破了中指,鲜血直流,他猛一回头,手一甩,甩了女子一脸,女子一惊,差一点没从驴背上掉下来:哎哟!大哥哥你干吗呀?什么脏东西弄我一脸呀?

  王小得意地一笑说:逗你玩呢,向你脸上撩点水。

  女子说:什么呀!哪是水呀,这下你是把我给坑苦了!

  王小说:我俩见三次面了,你就做我的媳妇吧,行不?

  女子流着眼泪:唉!真是冤家呀,我让你给坑了,已是身不由己了,也只好嫁给你了。

  王小乐呵呵地说:那,往后我就叫你娘子了。

  女子说:随你怎么叫,我名叫胡丽伶,叫我的名也行。

  说着话就到家了,王小的老母听到门口传来了嘚嘚的驴蹄声,出来迎儿子,出门一看,驴上骑个女人,惊奇地说:这是从哪儿来的客呀?

  王小把胡丽伶抱下驴说:不是客,是你儿媳妇。

  别瞎说了。然后拉住胡丽伶的手说:快进屋吧,黑天了,外面凉。

  三个人进屋后,老太太在灯光下一看,说:哎哟!这闺女长得这么俊呀,跟一朵花似的,看这水灵劲儿!从哪儿来呀?

  胡丽伶说:我也不知道我家在哪儿了,我的名字叫胡丽伶,是五月初五那天,跟家人出来看河灯时,和家人走散了,找不到家了!说完竟流出泪来。

  王小在一旁说:妈,你给我们准备准备,今晚就成亲入洞房。

  老太太一惊说:别胡闹了,人家找不到家了,没经人家父母同意,你就强娶,这可不行。

  王小说:妈,不是强娶,她也同意,不信你问问她。老太太冲着胡丽伶说:闺女,你真同意嫁给我儿子?可别委屈了你。

  胡丽伶羞涩地点点头。老太太喜泪盈盈地说:我不是做梦吧,我家王小哪辈子修来的福呀,得这么个好媳妇!说着就打扫屋子,拿出被子,王小和胡丽伶真就圆房成亲了。

  王小和胡丽伶一夜成婚,第二天,王小家的小草房里,走出个美若天仙的新娘子,人们都惊羡不已,一时间,成为街谈巷议的传奇事儿,人们都说:王小有艳福,白捡了个好媳妇!

  也有人说:这个女子不是妖也是狐狸精,跟人过不长,不害了王小就念阿弥陀佛了。

  胡丽伶不仅长得百里挑一,而且聪明贤慧,她腾出半间屋子,摆了个铺子,王小卖柴趸回来的米面油盐酱醋茶之类和铁器家什,都由她在铺子里卖,这下省得王小走 村串户去卖了,王小砍柴卖柴的次数比从前多了。小两口辛勤劳动,日子一天比一天强,将旧草房翻盖成了漂亮的大瓦房。胡丽伶又接二连三地生了四个儿子,两个 闺女,在庄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人丁兴旺的富户了。这下人们打消了王小媳妇是狐是妖的念头了。

  时光荏苒,一晃几十年过去了,王小成了银髯飘胸的老人了,胡丽伶也成了慈眉善目的白眉老太婆了,两口儿是儿孙绕膝,尽享天伦。

  有一日,小孙子趴在奶奶的肩上扒头发玩,突然小孙子说:哎呀!奶,你头上咋有个窟窿呀?

  老太太听了,身子一颤,不声不响地站起身,找到王小:老头子,我要走了,我这付躯壳不行了。

  王小惊讶地:咋!你往哪儿走?

  我是狐狸,只因你救过我的命,我想用五年的姻缘来报答你,可是你损坏了我的灵气,我白白修练了五百年!可到后来,我也真就不想离开你了。

  王小说:你是狐仙我心里知道,可不知我啥时救过你的命呀?

  老太太说:有一年,在你家后山的大椿树下,我被人下套子套住了脖子,是你救了我,我才免遭杀害。

  王小想起来了,那是在他八岁那年,到后山大椿下拾柴,看到一只狐狸被绳子套住了,狐狸眼睛看着他,像是在求救,他用柴刀割断了绳子,放走了狐狸。他说:我想起来了,那年我在大椿树下,看到一个小狐狸被绳子套住,我就把它放了。

  那只小狐狸就是我。老太太流下了眼泪接着说,我俩的缘分满了,也算是白头偕老了,儿孙满堂,我也对得起你们王家了!

  你真的要走?

  我的母亲来找我了,她勾走了我的魂魄,不能不走了。说完,只见一道光亮,就不见了老太太。

  孙子孙女想找奶奶玩,怎么也找不到,儿子儿媳们也都着急了,到处找,哪儿也没有老太太的踪影。一个小孙子发现黄瓜秧架下面死了一只狐狸,儿子看了一边往外拖一边说:怎么有狐狸死这儿了呢?

  王小步履蹒跚地走来,眼含泪水说:这是你妈,装殓起来,厚葬了吧!

  儿子不敢相信地说:爹呀,你糊涂了吧,咋把个死狐狸当我妈呢?

  王小流着泪向儿子讲了他自己的这段人狐姻缘。儿子听了,唏嘘不已,悄悄弄来一口上好的棺材,将狐母的尸体入了殓,为防有人偷看,先钉上了棺盖,然后举行葬礼,村里人都自愿前来送行,很隆重,但谁也没想到棺材里是只狐狸。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神话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狐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