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月芙蕖

  寒月芙蕖

   从前,济南有个道人,无论春夏秋冬,他都穿着一件单衣,腰间系根黄腰带,也不穿短衣和裤子。每天用半截梳子梳头,用梳子齿把头发拢得像顶帽子。白天光着脚在街上走,夜晚露宿街头。在冬天,他能把身边几尺外的冰雪都熔化了。此人刚到济南时,就在街上表演幻术。许多人争着送东西给他。街上有个泼皮,送酒给他,请他传授幻术,他不干。

   有一次道人在河里洗澡,泼皮突然抱起他的衣服威胁他。道人说:请把衣服给我,我会传授给你的。泼皮怕他变卦,坚决不给他。道人说:真不给我吗?泼皮回答:是的。道人默不作声,他的黄腰带忽然变成一条几拃粗的蛇,在泼皮的身体上缠了七八圈。只见那蛇昂着头,怒睁着眼,吐出舌头对着他。泼皮脸都吓青了,气也接不上,连忙跪在地上求饶。于是道人收拾起黄腰带。其实黄腰带并不是蛇,但确实有条蛇,蜿蜒爬进城里。这样一来,道人的名气更大了。有个官员听说他有奇术,便请他作客。从此,道人经常出入大户人家。州、府的官员也知道他,每次宴会,都请他陪席。

   有一天,道人决定在水亭上设宴,请众官饮酒,以回报他们。到了那天,那些官员的桌上都有道人的请柬,但不知这请柬是从哪里来的。众官来到宴会的地方,道人弯腰迎接他们。进去后,只见亭内空无一物,桌椅全无,众官怀疑是假的。道人对众官说:我没有仆人,借用一下你们的仆人,替我帮个忙。大家同意了。道人就在墙上画了两道门,用手敲了一下,里面看门的就把门打开了。大家跑上前往里看,只见隐隐约约的人来往不断,屏幔床桌,应有尽有。不一会儿有人把东西传到门外,道人叫众官的随从接着放在亭中,并嘱咐他们不要与里面的人说话。一边送,一边接,只是相视而笑。

   不一会儿,亭内摆设已满,而且非常豪华。美酒香气扑鼻,熟肉热气腾腾,都是从墙上门里传递出来的。众官无不惊奇。亭子背靠湖水,每到六月时,几十顷的荷花,一望无际。现在时值严冬,窗外一片空茫,只有一湖绿水。有个官员偶然感叹说: 今天盛会,可惜无莲花助兴!话音刚落,一个小吏突然跑来说:荷叶满塘绿了!众官大吃一惊,打开窗户远眺,果然满湖青葱,间杂有几朵荷花。转眼间,千万朵荷花一齐开放,北风吹来,阵阵荷香沁人心脾。众官派人划船去摘莲花,远远看见小吏到了荷花深处;众官无不叹服。后来,他掉转船头,空手回来了。众官问是什么原因。小吏说:小人划船去,见荷花在远处,渐渐快到北岸时,又见荷花远远地在南边。道人笑着说:这是幻化出来的假花。

   众官无不叹服。后来,酒席散了,荷花凋谢了,突然刮起北风,荷梗尽被析断,一朵荷花也不见了。济东有个观察公很喜欢这个道人,邀他回府,每天与他玩乐。有一天,观察公和客人饮酒。他家有缸家传的好酒,每次只请客人喝一杯,不让客人多喝。这天,客人喝了一杯后觉得味道很美,还想再喝。观察公坚持说没有了。道人笑着对客人说: 你这个贪杯老饕真要喝个够,就向我要好了。客人请求他。道人把空壶放在衣袖里,过了一会儿拿出来,给每人斟了一杯,与观察公家传美酒的昧道一样。大家喝了个一醉方休。观察公很奇怪,去看自家藏酒的酒缸,发现封条没动,里面的酒却被喝光了。观察公又愧又怒,把道人当妖怪抓起来,拷打他。当杖刚打下去时,观察公觉得自己大腿突然疼了一下;再打一下,自己屁股上皮开肉绽。道人虽然在阶下喊叫,而观察公坐的椅子上已血水淋漓。观察公这才下令不再打道人,并赶走了他。道人离开济东后,不知到哪里去了。后来有人在金陵遇见他,见他穿着和以前一样。问他的近况,他却笑而不答。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神话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寒月芙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