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炎黄之战 泉水女神关于席位的争论1

  三、炎黄之战 泉水女神关于席位的争论1

   有一次,在诸神聚会时众泉水女神们因为争夺座位的首席——一个镶金雕银的宝座,便决定每人自我介绍一下,由大家根据每人的介绍来挑选出一位最有资格的女神来坐这个首席。于是大家开始夸口谁才是天下众泉之首。 昆仑山中的黄泉女神首先站了起来,说只有她才资格坐在这个首位上,因为她的泉水是世上最深,她一直深入到九层的大地之下,直到鬼魂所居的幽冥地下。所以,人们才用黄泉来指代冥间,用黄泉相见来指代今生无望。其次,是她的泉水流出围绕着昆仑神山形成弱水,构成了一圈保护诸神的坚强屏障,众神才能安然无恙,高枕无忧。所以,她理应得到众神的尊敬,坐到这个席位之上。

   但是她的话刚说完,仑山西北角的冥泉女神就站了起来,打断她的话头,说:并非是你自己深入地下,你也并非是世上最深的泉水之神;我才是世上最深的泉水,因为我的名字正是‘冥泉’。而且,我曾受冥王后土的宠爱,他让我与冥河的源头相连,使我从深深的幽泉涌出,通过高高的昆仑山流出,这才形成滔滔的渭河之水。所以,我将比你更有资格坐在这个首位之上。 她说完了,想静等诸位泉水女神对自己的话表示赞成与支持。但是,她没有等来大家的赞成与支持,却引来了大家七嘴八舌地争论。有一位泉水女神说自己的泉水是大地上最香的泉水,泉水流经之处招蜂引蝶,人们都称她为香泉、蝴蝶泉。还有一位泉水女神站起来说自己才是诸泉之首,她说所有的人类甚至神祗都来朝拜于她,因为伟大的酒神杜康将她的泉流变为香冽的美酒佳酿,它的香醇曾诱得好多动物、人类甚至神祗都醉倒在她的泉流旁边。

   澧泉女神的话差点让大家评选她坐上本桌的首位,因为她依靠自己泉水的甘甜、瑶水的清澈与她所哺育的洛水女神的美丽而赢得了诸位女神的赞美、尊敬。但温泉女神丁竽银铃般的话语又使她的美好希望最终落空了,因为丁竽仰仗着自己显赫的身世——她是著名的火神祝融与东风女神丹的女儿,而且她还用自己的泉水为诸神与人类解除过他们周身的病痛与不适,给他们带来了无比的舒适与爽欣。想以此作为自己与众女神争风吃醋的砝码。

   她们正在那里大声嚷嚷,河泉女神连英站了起来,她那华美高贵的神情与仪容瞬间征服了大家。她用自己的美目环视了一下大家,等大家安静下来,才慢慢对众位女神说:你们虽然各有各的优点,但我觉得这座位似应归我所有。我本不想参加到大家的讨论中来,但是如果我不叙述一下自己的情况,恐怕别人就会认为我是一个平庸、流俗的无名小辈。所以,我只有克服我从前那种总喜欢默默无闻、不喜欢与人争名逐利的个性,在众人面前宣扬一下我的光荣了。感谢大地之母给我的殊荣,众泉之中只有我在大地上才有两个出口,一端在天地的中心最高的昆仑山上,另一端却来到极西的结满冰川的高原之上。我的西端哺育了一条大地上最为伟大的河流之一——黄河的源头。在那高峻而寒冷的山地,我供应了它最初的涓涓的水流,虽然细小,纤微,但我总算为他将来的奔腾千里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它九曲八转,汇集了诸多的河流,奔腾澎湃,终于具有了无上的威荣。我的东端从昆仑山上奔腾而下,为雄壮的大河更增添了它汹涌的怒涛与无穷的力量。这两个出口哺育的是同一条河流,是他养育了两岸的生灵与人民,是他成为沿岸人类文明与文化的摇篮。

   我哺育了大地北方的第一条大河,我既是河伯冯夷的姐姐,又是他的母亲。如果没有这条大河,我不知道是否还有两岸的草原,树林,牛羊,飞鸟,不知道是否还有两岸欢声笑语的人群。如果没有了人类,我们还能享受到那些美味的祭祀与牺牲吗?还能享受到人类对我们的尊崇与敬拜吗?所以,我认为我理应在伟大的昆仑之神中受到应有的尊敬。但我从不自夸,我只愿我的水流滋润我所流经的大地,看到我的沿途百草丰茂,两岸树林葱翠,牛羊欢鸣,人们脸上喜气洋洋,我心里就会由衷地感到高兴。是我阻止了沙漠之神恶魔般的脚步与贪婪的目光,是我灌溉了众生,换来了他们对诸神的尊崇与敬祀。我不但尽力做好我的本分与本职,我还尽力引导、教育我的弟弟河伯冯夷,使他总是保持一颗谦逊善良的心灵,全心全意为了诸神与人奉献出自己。我告诉他,如果你不谦逊待人,将来就会因此而让人笑话。不过,他并不爱听从我的意见与忠告。

   有一次,绵绵秋雨不停地落下,百川的水流都汇入黄河。水势之大,竟漫过了黄河两岸的沙洲和高地。河面因不断上涨的水流而变得越来越宽阔,两岸原野中吃草的牛羊现在也因为距离的广阔而模糊难辨了。河神冯夷从水面的中央露出头来,头发上顶着绿色的水草与白色的贝壳,脸上露出洋洋得意的样子,自我陶醉起来。他以为天下所有的江河之中谁也难以比得上自己,天下所有的水面现在加在一起也难以比得上他一人的河面这么宽阔。他决定要随着流水一直向东,一路尽情观赏他的水国泽乡的美景。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神话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三、炎黄之战 泉水女神关于席位的争论1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