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利西斯的历险

  尤利西斯的历险犹如我们知道的,希腊将领和士兵,在从特洛亚返回希腊的征途中,或多或少地遭遇过天神因愤怒而降临给他们的厄运,然而,他们中间没有人比尤利西斯经历过更多更大的灾难。尤利西斯是伊达卡国王,是享有世界声誉的、古希腊诗人荷马史诗《奥德修纪》中的英雄。在十年的时间里,尤利西斯在海上飘荡,马上就要到家了,可是一股逆风,却将他们的船只吹得远远的。离开了家乡,驾着船,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尤利西斯的船只破损了,伙伴也失去了,到最后,天神答应他返回家乡。十年之间,他惊人的冒险经历和犯下的错误,构成了史诗《奥德修纪》题材。尤利西斯满载士兵和掳掠物的船只,离开在战争中毁灭了的特洛亚城,一帆风顺,很快就看到了伊斯玛诺斯岛,这里是富裕而健康的喀孔涅斯人的乐土。为了给回家的船只增加财富,尤利西斯提议,队伍登陆,洗掳城市。这一提议,得到了所有将士的热烈响应,大家瞬间就动起手来。当满载而归的将士们已经集结在船舶旁边的时候,他们不是按照尤利西斯的指令上船,而是开怀畅饮美酒、烤全牛,沉浸在狂欢之中。就在他们兴高采烈、放松警惕时,喀孔涅斯与他们的盟军,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他们的眼前,转眼间就砍杀了许多人。从惊愕中清醒过来的希腊人,奋力反击,然而,时间不待,太阳落山了。他们只好上船,离开了差点丢命的喀孔涅斯海岸。暴风骤雨来临,飘浮的乌云,遮住了星光。桅杆被折断,风帆被撕破。船只被冲得远离航道,十天之后,到达食莲人居住的岛屿,食莲人的唯一食品就是莲子与莲花。尤利西斯派出三个人上岸侦察。他们行走不远,便碰上了岛上居民坐在树荫下享受香甜美味的食物。当地人热情接待陌生人,请陌生人一起品尝莲花佳肴。莲花进了陌生人的口,什么等待着他们的伙伴、远处的家乡,一切被抛在了九霄云外,一种昏昏欲睡的、梦呓般的感觉渗透了他们全身。他们流连忘返,终日畅饮。尤利西斯耐心地等待着他们的归来,却始终不见他们的踪影。他担忧不祥的事落在他们的头上,于是,带着几名武装人员外出寻找。问题不像他想象的那样害怕,尤利西斯以为他们是被怪物用链子锁着,可是,他们被发现时,正在食莲人的餐桌上饱口福。他们眼睛丧失了光芒,呆滞地、梦呓般望着他。这引起了尤利西斯的疑惑。这时,几个食莲人快步过来,邀请尤利西斯和他的战友共赴宴会。尤利西斯断然制止他的人品尝奇怪食物,下令抓住并捆起不愿意归去的同伴,强制带回船。同伴们一上了船,莲子的魔力就消失了,大伙儿将船平稳地向着西方划去,一直到了西西里岛。岛上居住着库克罗普斯人,一个野蛮的独眼巨人种族。他们的眼睛,生长在眉心,他们叫做库克罗,就因为额头上那颗圆心。他们集力量和耕耘技巧于一身。船舰的主力,停靠在另一个离此不远的岛上,尤利西斯和他的十二个伙伴登陆寻找食物。前景是喜人的,因为在平地上、山坡上,遍地是吞食嫩草的羊群。尤利西斯与他的同伴来到一个山洞,洞里储藏着大量的牛奶和奶酪,这是涅普顿的儿子波吕斐摩斯的住宅。波吕斐摩斯是独眼族人中块头最大、最残忍的巨人。希腊人本想饱餐一顿,这里没有人会对他们说不。可是转念一想,还是等待主人回来时,有礼貌地求他援助。他们将船隐藏在一块山岩伸出的地方,大伙不想被人发现。在这里停靠,一旦有不测,逃命的路不会被卡断。他们在最丑的巨人波吕斐摩斯的洞穴中等待着。波吕斐摩斯曾经见过美丽的海中仙女该拉忒亚,那时,她是坐在她的由海豚拖拉的贝壳车里。她的超俗的美貌,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他顷刻间便坠入了爱河。他无心照看羊群,躲开他的同伴,将他的时间在海滩消磨,欣赏着水中的她,他暗暗咒骂自己的命运,是命运阻隔了他在水中去认识她。天神诅咒过库克罗普斯人,使他们生来对水有强烈的厌恶情绪。表达爱情,必须有实在的行动,因此,波吕斐摩斯用新鲜水果和玫瑰花表达心意,然而,火热的感情却毫无结果。傍晚,他让羊群自己回家,留下他自己在海边独自等待。东升的太阳会看见,他孤独一人彷徨在海边。波吕斐摩斯不停顿地发出名不副实的承诺,想要诱导该拉忒亚离开咸味的海水。在白色的沙滩上依偎着他,仙女只是笑话他的行为,等他熟睡了以后,她才悄然上岸。虽然她愚弄波吕斐摩斯的爱,可是对于阿西斯,一个帅气迷人的年轻牧羊人向她表示的追求,她并不拒绝。只要阿西斯一声呼唤,她就出现在他的身边,在岩石的阴影下,肩并肩坐着,倾听他温柔的甜蜜言语。波吕斐摩斯在一个偶然的机遇,看见他们这样卿卿我我在一起,而他们却不知道他的靠近。他瞧了他们好一会儿,随后抓住一块巨大的岩石,从上面掷向下面毫无防备的恋人头上。他发过誓言,他得不到的爱,阿西斯也甭想活着得到。该拉忒亚是不死之神,躲过了伤害,可是,可怜的阿西斯,她心爱的恋人,被砸得粉身碎骨。他身上流出的血,被天神变成一道道 清清的小溪,流进大海,与该拉忒亚朝夕相伴。在洞中等待的尤利西斯和他的伙伴们,警觉地感到他们脚下的地面在震动,同时,看见一群羊进了洞,蹲在它们习惯的地方。在它们的后面,是波吕斐摩斯恐怖的魔影。他拾起一块大岩石,放在洞口,挡住一切擅自闯入者。尤利西斯的伙伴们,吓得朝洞的黑暗角落里钻。他们看见巨人喝罐中的奶液,端出奶酪,享受他的晚餐。可是,光亮暴露了入侵者,波吕斐摩斯警觉地问,你们是谁,从何处来,在这儿寻找什么。尤利西斯回答说,他名叫无人,他和伙伴都是破船上的水手,希望得到巨人的热情招待。听了这番话,独眼巨人伸出巨手,一把捏住两个船员,将他们充当小菜吞下肚。这顿叫人心惊胆战的晚饭之后,巨人躺在草垫上睡着了,发出如雷般的鼾声。尤利西斯无声无息地爬到巨人的身边,他宝剑在握,准备一剑了结巨人。瞬间,他忽然想到,无论他或他的伙伴,都移动不了封洞的岩石,那样,他们就永远无法逃命。聪明的他只得另想别的巧妙办法。天亮了,巨人起身了。他喝羊奶,吃奶烙,放下杯盘时又毫无征兆地抓起两个希腊人,一口吞下了肚。他那有力的巨手,推开岩石,站在洞门口,一只眼睛监视着出门的羊群,羊出了洞,他又用岩石封住洞口,为的是不让洞里的人逃脱。然后,他随羊群去到远处的草场。待他一走,尤利西斯和他的伙伴们想到了一个逃命的方案。他们马上准备,以保万无一失,他们在洞里找到一根大的松树棍子,将它的头子打磨尖,再在火里烧一烧,放在一边待用。夜幕降临时,波吕斐摩斯又将石头移开,让羊群进门,他对希腊人保持着高度戒备。羊群进了洞,他又将石头放在洞口。完成他晚间的常规任务后,又吞吃了尤利西斯的两个水手。巨人用完晚餐,尤利西斯靠近他的身躯,向他献上一袋烈性酒,巨人一口吞下,一点也不怀疑。眨眼工夫,他就醉得昏昏入睡。尤利西斯与他的伙伴们,将松树棍子的尖头,在火中加热,直刺他的独眼,他声嘶力竭地号叫,满地暴跳,最后他的眼珠被掏了出来,他的吼叫声惊动了其他独眼巨人。他们拥挤在洞外,吵吵闹闹地问他,谁在伤害他。无人!独眼人回答说,又吼叫一声:无人!如此的回答,无疑向他的救援者表示他不需要援助。他们也这样想:既然无人对他施以暴力,他又只是单独一个人住在洞里,可能他是得了病,那是朱庇特送上门的。故而,独眼巨人们散去了。遭他的同胞遗弃,波吕斐摩斯在愤怒中度过了一夜。天色渐亮时,羊群叫声将他唤醒,他摸索着给羊群挤奶,又像平常一样,放它们出去,自寻食物。为了不让希腊人趁机逃走,他只将洞门开了一点,让羊儿一只一只地通过,并仔细地用手在羊背上摸索,以判定有无他的犯人骑在羊背上。独眼巨人的动作,尤利西斯看在眼里,想在心头。他心生一计,将伙伴们捆在公羊的肚子下面,留下一只羊,留作自用。他观察着他们,一个也没有被检查出来,顺利地出了山洞。他也从下面紧紧抱住公羊肚子,慢慢地向洞口移去。波吕斐摩斯跟公羊亲热,问它怎么走在最后。他说:亲爱的公羊,你为什么最后一个走出山洞,你以往并不走在羊群的后面,是你最先到达鲜花盛开的草地,是你第一个跨着大步走到清清河边,又是你第一个在黄昏时刻转回羊圈。然而,这次,你却是最后一个,你是在为你的主人哀伤,他失去了他的独眼?这是一个歹人和他的帮凶做的。逃出山洞的尤利西斯,站立起来,给自己的伙伴松开了绳索,大家一起奔向海滩,并将一些满意的动物带上船。当船行了一段路程时,尤利西斯提高嗓门,嘲笑波吕斐摩斯,同时,报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尤利西斯说:哈,独眼巨人,你在你的洞穴,将我的伙伴残忍地吃掉,他们在战争中逃过了死亡,你这个可恶的家伙,竟然敢在你的家里吃掉你的客人,你的罪恶终于到了头,朱庇特和他的群神,让你尝到了偿还血债的痛苦。意犹未尽,尤利西斯再次嘲弄这个坏蛋:独眼巨人,如果有人问起你,是谁弄瞎了你的眼睛让你蒙受屈辱,你就告诉他,是拉厄耳忒斯的儿子,特洛亚的毁灭者,尤利西斯干的,他的家在伊达卡。波吕斐摩斯暴怒的大吼一声,冲下海岸,抓起一块岩石,朝着传来嘲讽话语的方向投去。他的愤怒,差点毁了希腊人,因为有一块碎片,几乎砸着船舷。他们奋力划呀划,加倍努力划,离得远远的,免得石头将船砸烂。希腊人的船只继续航行,没过几日,到了埃俄里岛。岛上居住着风的父亲,国王埃俄罗斯。他早已听说尤利西斯的勇气,并亲切地接待了客人。分别时,又送了客人一个皮口袋,装有不同方向的风。就这样,尤利西斯可以自由使用囚在袋中的风神,直到平安返家。夜以继日,尤利西斯的船只,颠簸在蓝色的大海上。在第九天的黄昏时候,船上人的尖锐眼睛已经发现了伊达卡的影子,大家都在做准备,明天一早就上岸。离开埃俄里后,尤利西斯还是第一次睡得这么香甜。正当他睡得迷迷糊糊时,他的水手们打开了皮袋子,想偷看一眼他们主人的这部分财宝。他们以为,埃俄罗斯给了他许多黄金。口袋一开,那些在里面待得特别不舒服的风神们,胡乱冲了出来,又是蹦来又是吼。眨眼间,凶猛的风暴顿起,扯断了船锚,将船舰迅速地刮向远处的大海。在无法言表的遭遇之后,希腊人再次登陆埃俄里岛,尤利西斯去见国王,请他再给他一次援助。可是这一次,国王很冷漠。国王开门见山要他们马上离开,理由是,尤利西斯无情对待波吕斐摩斯,激怒了天神,他说:原来是你,活着的人中最邪恶的人,立刻离开我们的岛屿。我不能招待和援助一个使天神气愤的人。就是你惹怒了老天,马上滚!希腊人伤心地上了船。他们的运气真不好,行船遇上了逆风,只好拼足气力,顶着风浪前行。若干天后,来到了莱斯特律戈涅斯岛,新的遭遇在这里等待着他们。这儿的人都是食人者,凡有来访的陌生人,一个不留地被吃掉,以满足他们的胃口。他们看见有船只进港,便从山崖的高处,向下抛扔巨石,击沉不少船只,抓住船员,活的杀死,死的吃掉。谨慎的尤利西斯在港湾外面巡逻。从远处,他观察到了伙伴们可怕的命运。他下令水手,调转船头,与险浪恶流抗争,立刻逃命。继续前进的希腊人,漂到了埃埃厄岛,此岛住着埃厄忒斯的妹妹,美狄亚的姑姑与金发女妖喀耳刻。尤利西斯将他的船员分为两组,一组由欧律罗库斯率领,勘察小岛;另一组由尤利西斯亲自带队,留下守卫船舰。岛上森林茂密,蛇虫遍地、野兽出没,人居其间,人兽相处和睦。欧律罗库斯领着他的队伍,直奔至喀耳刻的宫殿,在很远就能听见喀耳刻甜蜜的歌声。她一边唱歌,一边纺织美丽的网,作为她的装饰品。他们跨步前进,进了宫廷大厅。只有欧律罗库斯守在门口,他担心其中有诈。喀耳刻优雅大方地接待了来访者,安排他们在蒙了套子的椅子上坐,吩咐她的使女们给客人献上各式美味佳肴,这命令迅速地得到了执行。客人们贪婪地享受着,因为有好几天他们没进食了。贪食者哪里知道,酒饭中已经下了迷幻药。突然,她向他们的头挥舞棍子,命令他们变成了猪,他们尚有人类的意识,可是,被赶进了猪圈。欧律罗库斯没等到他们的归来,只好一人回船,报告所发生的一切。听他这么一说,尤利西斯手提宝剑,前去营救他的同伴。可是没走多远,碰到一位青年,那是墨丘利装扮的。墨丘利警告他说,不要离喀耳刻太近。尤利西斯似乎不大听得进劝说,墨丘利又给了他一些具有魔力的黑根白花野草。这是一些草药,可以躲过喀耳刻魔力的困惑与控制。尤利西斯来到了宫廷,进入宴会厅,畅饮喀耳刻调制的酒。其实,他早已暗中将草药放在其中,使酒毒丧失了效力。当她在他的头上舞动魔棍,叫他也加入同伴行列时,他拔出宝剑,直端端朝她刺过去。他向她发出最后警告,立刻将他的同伴恢复人形,并许诺不再伤害他们,否则,就要她的性命。威胁吓坏了喀耳刻,她答应满足他的任何要求。眨眼工夫,他的同伴回到了他的身边,并表达对他救援的感谢之情。喀耳刻再摆出第二道酒宴,款待得十分周到。这样,尤利西斯和他的同伴们在这里整整逗留了一年的时间,喀耳刻天天如此,用好酒好肉相待。一年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尤利西斯的同伴们渐渐思念他们的家乡。他们催促他离开漂亮的女妖。最初,她口头表示让他们走,心里并不乐意。后来一看,要他们留下的希望成为泡影。他们一心想走,她又改口,要他们去塞美里安海岸,找预言家提瑞西阿斯占卜未来。这地方是冥王普鲁托的阴间与阳界的交界点,死者的灵魂被判定暂时停留在这里,然后获准许再进入地府。尤利西斯上了船,按照喀耳刻的指向,任由他的船只顺流漂去。最后搁浅在礁石上,他就从这里上了岸。他径直朝前走,来到一处地方,这地方可以听见两条阴河,福勒吉松燃烧的河和阿刻戎忧愁的河汇合时发出的咆哮声。在这里,他用剑刺了一道槽沟。槽沟挖掘完毕,他杀了两条由喀耳刻提供的黑色牺牲品,让它们的血流进槽沟。不久,众多的灵魂团团围住他,迫切地盼望喝口鲜血。然而,尤利西斯抽出剑来,逼迫他们退回去,直到最后,瞎子预言家提瑞西阿斯才到来。预言家被获许弯下腰喝一口血,血一进口,他便恢复了人的语言能力。他告诉尤利西斯,许多考验还在后面等待着他。他说:天神要让你的归程很艰辛,他对你怀恨在心,因为你把他爱子的眼睛弄瞎了。待了一会儿,他又对尤利西斯说道:就是你回到家,也还有灾难。那里的蛮横无理的人消耗你的家产,给你的高贵妻子送礼求婚。他一说完,就回到地府去了。尤利西斯在这里看见了他已死去的母亲,问她怎么来到这里的。他让她多停留了一会儿,让她喝了一些血。然后向他解释了为什么来到这灵魂的世界。母亲告诉他:你的妻子面对那些无赖的求婚者,态度非常端正,我和你父亲渴望你回家。我并没有感染什么疾病,也没有经历什么痛苦的折磨,我是由于想念你,盼望再得到你的爱抚而丧失了生命。一些别的死人的灵魂,也聚拢来与他谈话,但他必须得走了。他又返回埃埃厄岛,举行他的亡友厄尔珀诺耳的葬礼。这个年轻人糊里糊涂地从宫殿的顶端摔下来,人们发现时他已经死了。人们在就近的海滩处堆砌起焚化尸体的木柴,大家心情沉重,都流着眼泪。人们将尸体焚烧后,垒了一座坟,立上石碑,在坟的顶部,插上他用过的长桨。葬礼完后,希腊人借着一阵顺风,离开了喀耳刻岛,继续前进,来到了塞壬鸟在悬崖上的居所。这些鸟经常栖息在岩石上,唱着迷人的歌,引诱水手们脱离正确的航向,使船在岩石上撞得粉碎。尤利西斯是船队的指挥官,是中心掌舵人。按照喀耳刻的劝告,尤利西斯吩咐他的同伴们将自己牢牢地捆绑在桅杆上,不管她怎么叫唤和怎么命令,船队保持航向不变,一直到离开了危险的岩石时为止。在他们要执行任务前,他用熔化了的蜡丸堵住大家的耳朵,这样就听不见声音,只有他听得见塞壬鸟的歌唱,那也只是冒险欣赏鸟的歌唱。同伴们把他的手脚捆绑在桅杆上,回到桨位,使劲地划船。片刻,尤利西斯听见了塞壬鸟的歌声,虽然他恳求同伴们放他自由,改变船队的航向,但他们充耳不闻,保持着船的航向和速度。直到再无法听到那迷人的歌声,他们才将他们的首领松了绑。虽说这些困难都被成功的克服了,然而,尤利西斯依旧孤独忧愁。因为他知道,马上他就要在两个凶恶的魔怪卡律布狄斯和斯库拉之间,保持航向的稳定。两个家伙所处水域狭窄,又靠得那么拢,船过时,可能轻易地成为一个虏获物。卡律布狄斯的老巢在岩石下边,浓密的无花果树遮蔽着她。她要大口地喝水,在附近行驶的船舶,即使是庞大的舰艇,也被她喝进嘴里。事实上,她是水中的漩涡,她是杀得死的妖怪,却是永远不会消失的祸害。斯库拉住在岩洞里,只要她的六个丑恶的脑袋伸出来,周边的什么猎物就都被她吃掉了。没有水手敢吹牛,说穿过斯库拉的水域,没有一个人受到伤害。她把水手从甲板上抓走,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被她叼了去,永不归来了。就是这个斯库拉,曾经是一位少女,赢得过海之神格劳科斯的心。然而,她卖弄风骚使他痛苦不堪。有一天,他恳求喀耳刻给他一些爱情药剂,其浓烈的强度足以抗拒她的爱情。喀耳刻的心里早就盘算着对格劳科斯的秘密感情,一方面生他的气,另一方面又嫉恨她的情敌。因为这个原因,她给他的不是爱情药剂,而是一种令人厌恶的草药,她叫他将这药泼进斯库拉常常洗澡的水中,格劳科斯原原本本地照她的说法做了。当斯库拉跳进水中,她的身体,不是她的感情,变成了一个令人厌恶的怪物,这对天神和人类都是祸害。见到无花果树,身穿盔甲的尤利西斯指挥将船头调转方向攻击斯库拉,引她来抓他的水手。卡律布狄斯漩涡的哗哗咆哮声,使船上的水手们惊恐害怕。聪明的尤利西斯明白,遭遇卡律布狄斯,必然全军覆灭,因此,他指挥舵手将船逼近斯库拉的巢穴航行。随着一阵尖利的喊叫声,魔怪抓食了六个人。在此期间,其余的人平安通过。从那以后,人们面对危险的抉择,多了一句习惯用语:让落入卡律布狄斯的落入斯库拉。意即牺牲少许换取保存更多。留得青山在,何愁没柴烧?人活着就有希望。只要逃得脱,希腊人不吝惜一切代价,然而,并不是慷慨地抛弃生命。他们又来到了特里那喀亚太阳岛,这里是太阳神牧放牛羊的圣地。希腊人想登陆休息,可是,尤利西斯提醒他们,瞎眼预言家提瑞西阿斯曾经告诫他们避开这个岛,免得误杀神的牛羊遭天罚。可是,连续几天的航行,已使他们疲惫不堪,大家诚诚恳恳地求他答应大家上岸休息。他们发誓,只吃自己携带的干粮,不宰杀岛上的任何一个动物。尤利西斯只得答应了他们的请求,大伙上了岸。休息之后,由于风向不利,大家还是留在岛上。时间长了,随身携带的粮食吃完了,岛上不多的飞鸟和水中的鱼虾,也不足填饱他们的肚子,他们只好忍饥挨饿。欧律罗库斯手下的几个人趁尤利西斯不在场的一个日子,宰杀了太阳神的牛。伴随烤肉架上发出的香味和吱吱声,丢弃的牛皮在蠕动,好像活着的一样。所有这些声音和景象,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和惊慌,但他们依旧控制不住嘴巴。七天的饥饿,换来今日的美餐。这一切,就发生在尤利西斯率领他们离开特里那喀亚海岸的前夕。此时,阿波罗已经知道,尤利西斯的人犯下了杀牛罪。气冲冲的他出现在群神聚集的地点,要求赔偿,并威胁说,如果他的要求得不到满足,他将撤走阳光到地狱去,永不照耀人间。朱庇特平息他的火暴脾气,即刻答应他,冒犯者必死。不过,朱庇特对他说:继续照耀吧,太阳神,在天神和凡人中间,照耀五谷丰登的土地吧。我将用霹雳劈断他们在墨黑色的海浪中的船。说话之时,大家和船舶一起纷纷沉入海底,但除了尤利西斯外,因为只有他没有参加吃圣牛的行动。船沉没后,他抓住了一只船舵,就凭它,他熬过了长达九天的漂流生活。多亏了海风和海浪,把他冲上了海岸,他来到俄古葵亚岛,海的仙女卡吕普索将他迎进府邸。在这里,他受到了好心和善意的招待,一住就长达八年。他不能走,既无船又无水手,想走也不行,再说,仙女卡吕普索深深地爱上了他。她要他留在她的住宅,过着长生不老的生活。她自夸,她的身材和容貌是凡间女子无法比拟的。她虽然爱他,但他并不情愿。他对她说:美丽的仙女,请别为我的话生气。我知道,我的妻子珀涅罗珀在身材和容貌上远不及你,她是个凡人,你是位仙女,她的容颜会衰老,你却永远如花似玉。然而,我仍然爱着她。我想回家。天神知道尤利西斯归家心切,便派赫耳墨斯去通知卡吕普索放人。命运注定,尤利西斯要回到家乡,与他的妻子和儿子团圆。卡吕普索对天神的命令,颇有自己的看法。她对赫耳墨斯说:你们天神真是冷酷无情,你们生来嫉妒,不喜欢仙女和凡人相爱,更反对他们成亲。黎明女神爱上了奥瑞翁,你们派出女神阿特密暗箭将他射杀;华发女神爱上了耶西翁,他们在田野睡觉时,朱庇特用掌上霹雳打死了他。你们嫉恨我,因为我又和一个凡人在一起。然而,卡吕普索还是尽自己的力,给尤利西斯建造了一只大木筏,帮助他平安回家。一切都好像顺顺当当。涅普顿突然想起他的老对手,波吕斐摩斯的折磨者,要从他的控制之下逃走。他用他的三叉戟搅动海浪,引得风高浪险,海神的愤怒无可抗御,尤利西斯的木筏破碎了,漂浮在海浪上。女神琉科忒亚看见了他的苦境,协助他到了腓尼基海岸。尤利西斯太疲惫了,除了休息,他什么也不去想。他拖着疲惫的身躯,进了附近树林,躺在干燥的树叶上睡着了。当他在这里休息时,弥涅瓦托梦瑙西卡,腓尼基国王阿尔喀诺俄斯的女儿,要她去海边,清洗她的亚麻袍子,女神向她表示,她的婚期即将到来。瑙西卡听从神谕,带领她的使女去海岸。她们劳动完毕,便玩起了打水球的游戏,像往常一样,伴随着叫声和笑声。她们的叫声惊醒了尤利西斯,他来到现场,他来得正是时候,从水浪中抓住了她们的球,面对瑙西卡表示的感谢,尤利西斯只要求她帮助他。她慷慨地答应,他可以跟着她去她父亲的宫殿里。他见到了阿尔喀诺俄斯和阿瑞忒,并得到他们的欢迎,邀请他加入游戏活动。他欣然参加了,他的力量和技艺暴露了他的身份。国王承诺,送他平安回家。他乘坐腓尼基的船,安全到了伊达卡。不过此时,他已经进入梦乡。涅普顿发现被腓尼基人欺骗,顿时生气,一个巴掌打去,让返程船变成了一块岩石,深深地沉入海底,封住了港口,这样结束了他们的海上远行。在弥涅瓦慈爱的照顾下,尤利西斯装扮成乞丐,找到了他当年的猪倌欧迈俄斯,知道了他想知道的关于他妻子和儿子的所有情况。他听说,他的妻子珀涅罗珀被一大批风流的求婚者包围,正在他的宫廷里宴饮和欢娱。除非她在他们中选出第二个丈夫,否则他们不会离去。他的儿子忒勒玛科斯已是一个青年,他非常恼怒求婚者的行径。在他的私人教师门托耳的指导和陪伴下,曾经外出寻找他的父亲,他不相信父亲已经死了。门托耳是弥涅瓦装扮成的,曾引荐年轻人去见涅斯托耳和墨涅拉俄斯,并且又在梦中告诉他,返回伊达卡,在那里可能见到他正在寻找的父亲。年轻王子听从了,避开求婚者在家门口的设伏,躲到猪倌欧迈俄斯的草棚里。此刻,弥涅瓦答应了父亲和儿子相认,他们一起商议如何有效地惩治求婚者。他们一致同意,忒勒玛科斯应该回到宫廷,不要提及父亲已经回来。尤利西斯继续装扮成乞丐进入他的家,乞讨主人的施舍。一切按照他们的计划进行。谁也没有认出这可怜的老乞丐就是大家一直盼望的英雄,只有他的老保姆欧律克勒亚和他那条忠实的老狗认出了他。狗因长期不见他,异常高兴,快乐得死在了主人的脚边。珀涅罗珀听说有一个陌生人进了她的家门,立刻邀请他见面,并向他打探自己丈夫的音讯。她竟然一点也没有看出丈夫的伪装,懒洋洋地做着一件编织活。这件活儿是她用来对付求婚者的聪明办法。有一次,有人逼她嫁人,她回答说,要是编织品完成了,她便结婚。她一副勤奋干活儿的架势,求婚者期待着她工程竣工后的决定。他们一无所知,她白天织,晚上拆,就这样干了三年,假象麻痹了求婚者。最后,这样的假象被识破了,不幸的珀涅罗珀被迫完成她的工作。在她的工作就要完成时,一个新的点子帮助她延迟了选丈夫的事。她将尤利西斯的弓箭拿了出来,宣称谁能够拉开弓,一箭穿过十二把铁斧上的铁环,她就嫁给谁。她对求婚者说:既然你们想争夺我,就来试试吧。这把强弓,是伟大的尤利西斯用过的。你们当中,有谁能够开弓搭箭,一箭射穿十二把铁斧的环心,我就随他而去,离开我度过了青春年华的豪宅。要想拉开这张强硬的弓,求婚者个个是枉费力气。第二天,伪装的尤利西斯一把抓起了弓箭,引来年轻人们的大声嘲笑,只有忒勒玛科斯劝他们让老年人试试他的力气。尤利西斯要让这些嘴上没毛的年轻人长点见识,他很轻松地拈弓搭箭,转过身来,目标对准求婚者中最潇洒而又最无德行的安忒诺斯,一箭穿心。尤利西斯、忒勒玛科斯、欧迈扼斯和装扮成门托耳的弥涅瓦,杀死了全部求婚者。毫不知情的珀涅罗珀还在她的房间里睡觉。欧律克勒亚悄悄地唤醒了她,告诉她,失去多年的丈夫回来了。醒来吧,珀涅罗珀,我亲爱的孩子,用自己的眼睛,看看你长年期待的尤利西斯回来了,你的夫君就在这里。虽说是迟到的宽慰,但毕竟杀死了那些傲慢的求婚者。他们羞辱你,耗费你的财产,胆敢侮辱你的孩子,他们罪有应得。珀涅罗珀很早就听说丈夫死了,因此对这条惊人的消息难以置信。只是在尤利西斯向她显示了身份的确凿证明,并对她讲述了只有他和她分享的隐情故事后,她才相信了并接受了他。在二十年的征战和冒险生涯后,尤利西斯第一次享受他家庭生活的平静与和平。过了一段时间,这种平淡安然的日子使他感到厌烦,他决定重新开始他的漫游生活。他准备了一支船队,向西航行,就再也没有回来。希腊人断言,他去寻找快乐岛,并且与和他一样勇敢和知名的英雄们过着一种完全和平的美好生活。为此,诗人写道:来吧,我的朋友,寻找一个新世界,为时还不晚。身子坐好,开船啦,准备着与海浪搏斗。我的目的是,航向太阳坠落的地方,它沐浴在西部群星的灿烂中,直到我死亡的那一天。也许汹涌的波涛将我们吞噬,也许我们可以达到幸福的岛国。我们会苍老,体力会衰竭,尚不能扭转天地,然而,意志要坚强,拼搏、寻找、发现,不要屈服。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神话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尤利西斯的历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