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刘回故乡

  老刘回故乡

  大凡人老了以后都渴望回到自己的故乡去,中国人讲究落叶归根,实际上就是圆梦,故乡的一草一木似乎都寄托着一种深情,尤其是难改的乡音,听起来永远是那么的亲切,虽然只是故乡的一个路人,可是你仿佛上辈子就认识他或她。但是老刘是个例外,他从来没想过回到自己的故乡去,他自己说:这辈子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回自己的故乡去了!老刘说这话自有说这话的道理,据老刘自己说,他从自己参军出来到转业到工矿企业从没回过一次故乡,他们家居住在大山里,从县城下了汽车步行回家要走七天七夜,而且都是一架一架的大山,路上你必须带上足够的水和干粮,并且还要准备一件防身的武器,遇到野兽也不是开玩笑的。更何况山里气候多变,有时赶上雨雪天气,山路陡滑一不留神摔到山下去就一切都报销了,山里人烟稀少,有时想找一个避风躲雨的地方都十分困难。

   老刘今年七十多岁了,身体强健,还能跟年轻人一起打篮球,一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有好的归属,儿子大学毕业后在一家研究所当科室长,女儿是一所中学的教师,孩子们不常回家,老刘说:是我不让他们回来的,别看我七十多岁了,时常骑车几十公里去钓鱼,平时还打几下篮球,身体棒得像一头牛,他们工作忙回来干什么?

   老刘很懂生活,在自己家的院子里用水泥砌了一条人工河,河上修筑有精美小桥,河中养着五光十色的锦鲤,河岸上专门购置的太湖石,河两边隔三岔五放置几盆盆景,院子里还有一架葡萄,葡萄架下有一副水磨石桌凳,闲暇之余泡一壶好茶,静观河中锦鲤自由自在的游动,空若无所依,老刘有一种生活在世外桃源的感觉。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老刘的老婆翠竹前几年不幸病逝了,总是一个人出出进进,稍感孤独。有人就跟老刘说:刘处(老刘退休以前曾经是副处级)你这身体,你这收入完全可以再找一个老伴,不说别的最起码有人跟你说说话儿。说的人多了,老刘就动了心,他说:上哪儿找一个合适的呢?结果有好事者真给他领来一个叫蜜桃的女人,这女人个子矮矮的,42岁,据说也是来自大山深处的剑南,当时老刘心情比较复杂,就都是出自大山这一点老刘很有好感;但这个女人太年轻,比自己小了三十多岁,这怎么掐得住?但是男人都喜欢比自己小很多的女人,口里说:这恐怕不行吧?其实心里很想把这个女人一把搂在怀里。

   蜜桃是个很乖巧的女人,她一眼就看穿了老刘的心事说:大哥,我没什么负担,就一个儿子结了婚在外面跑运输。老伴死了跟儿媳性格和不来就出来找一口饭吃,没有过高的要求,结不结婚都无所谓。

   就这一句话让老刘彻底释怀了,老刘说:先过几天吧,合适的时候我们还是领一个结婚证,不然有一天我死了你生活无着落。

   蜜桃的介入彻底打乱了老刘的生活节奏,这女人精力旺盛,把老刘的客厅改造成了一间麻将室,把那些闲来无事退休老工人,无所事事的家庭妇女都招惹到家里来打牌,讲好的条件是谁自摸和牌谁就交五元钱给东家作为桌子费。一间十几平米的客厅竟然摆开了四桌麻将,院子里的葡萄架下有时还有人摆开一桌麻将,而且一天三场麻将,清晨总是被麻将声吵醒的,中午也没法午睡,有时已经到了半夜,麻将声还不绝于耳。老刘实在有些招架不住,老年人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怕吵,就跟蜜桃交涉,每月我给你两千块钱,你把那个麻将场撤销吧?

   蜜桃可不理他那一套说:家里就两个人,冷火秋烟的,多来一些人不是热闹嘛,你的钱你留着我没有用钱的地方。

   老刘实在拧不过蜜桃就采取躲避政策,每月给蜜桃两千元,自己就逃了出去,在儿子和女儿家轮流居住干脆把整个地方都让给了蜜桃,就是从这时候开始,蜜桃开始行骗,她跟这些混熟了麻友借钱,借钱的方式是无论借多少当场给30%的回扣,借条仍然按照原来的数字写。实际上她借一千元只拿到七百元,但是借条仍是一千元,也有借三千的,也有借五千的。但是按照借条上的日期到期了她却没有钱还给大家,有人开始向老刘索债,也有人向派出所报案,报案的人多了,引起了公安机关的重视,介入调查,结果大吃一惊竟然有三十多万元,立即逮捕了蜜桃。把老刘也请到公安机关询问,老刘声称与蜜桃办理了结婚手续,但是不知道借钱这一档子事儿。经过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结婚证是蜜桃在地摊上购买的,蜜桃既不姓王也不叫蜜桃,身份证也是假的,蜜桃真实姓名是姓李叫秋桐,不仅有儿子也有丈夫,她跟家人说在外面打工,源源不断地把大量的钱寄回家。这样一来老刘也成了受害者,不再承担诈骗的连带责任。

   老刘回到家,那些蜜桃昔日的麻友纷纷上门找老刘索债,老刘跟大家解释说:你们有的是我的老同事,有的是我的老部下,有的是我的老街坊,有的是我的老邻居,我的为人怎么样你们应该是很清楚的,汶川地震那一回我一个人捐款一万元,我在职时有一个工友半夜病了,那天下暴雨,我全身都淋湿透了把病人送往医院,平时谁家有个大事小情我能帮就帮助,这一次公安机关和法院对我的定性是——我也是受害者,我不可能替她还债也还不起这笔诈骗款。无论老刘怎么说,大家就是不肯离去,有人说:你他妈的受骗你活该,你老牛吃嫩草,你享受了!你赔我们钱!其他人也跟着起哄——赔钱!赔钱!老刘只好打电话请公安机关出门调停此事。警察很快就来了,一个警官对这帮麻友说:高额利息的借款不受法律保护,况且根本就没有王蜜桃这个人,那些借条也是无效的,但是我们警方正在尽最大努力挽回大家的损失,虽然行骗者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你们自己也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更不能牵连别的受害者,如果你们不听劝阻,也将按违法论处!众人这才极不情愿地离开。

   经历这一次事件以后,老刘知道自己在这里再也住不下去了,本来他说过打死也不回故乡的话,但是他现在不得不考虑回到大山里去,因为有人追债已经追到他的儿子女儿的住处,儿女那儿也不能呆了。虽然父母早已离开了人世,但那里还有兄弟姐妹,还有侄儿侄女。

   老刘走的那一天起了一个大早,把屋内屋外打扫干净,天刚蒙蒙亮他锁好防盗门,又在院子门上挂上一把大铁锁,他舍不得离开这个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冬天有水暖,夏天有空调,院子里有小桥流水,鱼翔浅底,他知道一旦离开这些小生命就都将面临死亡,而且这一次他可能永远离开再也不会回来了,晚节不保呀!老刘想:自己做了一辈子好人,也当了半辈子好官,做了不少的好事,这就如下象棋一样,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老刘一步一回头流着眼泪悄悄地离开了他精心营造的家.....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老刘回故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