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珍巧戏毛太公

  解珍巧戏毛太公 v>

  登州山下有一解家庄,解家庄有双尾蝎解宝、两头蛇解珍兄弟两个,练就一身好武艺,打猎为生。兄弟俩性格耿直,有勇有谋,为人非常讲义气,又很机灵,最好打抱不平。同解家庄一路之隔有一毛家村,村里有一毛太公,他有良田千顷,骡马成群,是远近数十里最富有的人家。毛太公非常迷信,信神信鬼,对佣人非常刻薄,还好多疑,说起话来文绉绉的,对外好表现自己的才能。解珍早想戏弄他一番,他想,用什么办法戏耍他呢?一直没想出好的计谋。时机终于来啦。毛太公对人好自称他"四喜"——家要盖新房,儿子被选为秀才,孙子出满月,他又在孙子生日那天过六十大寿。庆贺"四喜",毛太公特别大方,邀亲朋好友前来祝贺,想轰轰烈烈庆贺一番,排场排场,阔气阔气。他想来想去,觉得贺喜酒菜,交给别人买不放心,就要自己到登州府亲办。谁去挑呢?需找个力气大的,他想来想去,只有解宝、解珍兄弟俩合适,忙命家院去找解宝、解珍。家院到那学说,只有解珍一人在家,解珍对家院说:"我兄外出,只我一人,行就去,不行另请高明好了。"家院回来对太公一说,太公答应解珍一人去也可。家院又到解家说:"明天一早就去。"第二天一大早,解珍去当挑夫,随毛太公进了登州城。他们俩在登州府东游西转,正走之间,迎面碰上一家出殡的。解珍眉头一皱计上心来,知道毛太公好转文,忙说:"太公,前边有家抬死人的过来了,别冲了太公家的喜,咱们躲躲吧!"毛太公把手一摆说:"话不能那么讲,人家城里的人听了,笑话咱乡巴佬没进过城,说话粗鲁,没有修养。要说文雅的,咱们是见官(棺)又遇财(材),这叫喜相逢。"二人又往前走,来到菜市,又碰上个卖老鳖的。解珍故意说:"太公,咱买不买这只乌龟?"毛太公说:"你怎么这样不会说话,别乌龟、乌龟的多难听,应该叫他地雷公。"两个人买完菜,打好了酒,解珍正挑着往回返,集上一阵大乱,叫喊声越来越高——人们抓住一个小偷,几个人围着乱打。解珍又粗声大气地说:"太公,你看!人们抓住一个贼骨头。"毛太公又转开文啦:"不能那样说,那不是贼骨头,是好汉。"解珍挑担往回走,一个劲想怎么戏弄毛太公,把这几件事给他穿到一块儿。两人走啊走啊,来到毛家村村头,正好碰到一家失火的,人们叫叫喊喊去救火。解珍把挑子放下要去救火,毛太公一把拉住:"你要干什么?""去救火呀!"毛太公急道:"我雇你到登州当挑夫,买菜过喜日,管它那满堂红于啥?"解珍越想越气,又没有办法,只得挑起担子往前走,来到毛太公家,菜挑一放就疾速返回自己家里。第二天,正好是毛太公六十大寿和孙子出满月。亲朋好友来了很多,真是宾朋满坐,喜气洋洋,笑声朗朗,贺喜声、祝福声不绝于耳。有点文化的都跟毛太公转起文来!有的说:"毛太公家吉星高照,四喜临门,富盖登州十八县。"也有的说:"六十有福才算福,七十成才才算才。"还有的说:"人活七十古来稀,太公八十也不奇!"一阵阵赞扬声后,酒宴上推杯换盏喝将起来。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又一阵子文的行文,武的划拳。满堂笑声朗朗,喜气盈盈。正在热闹时,只见解珍提着酒壶,大步走进客厅,他一边笑一边说:"我这乡巴佬没啥文才,跟着毛老太公进了一趟登州,开阔了眼界,学会了几句佳话,在众人面前前班门弄斧。一为祝贺毛太公六十大寿,喜事一件;二为公子选中秀才;三为儿子喜添贵子;四为准备建造新房,即为‘四喜临门’。我胡诌了几句,愿献给大家。"毛太公正在兴头上,笑着说:今日喜庆,那就讲出来吧!又是一阵大笑。解珍望着满堂宾朋,清了清嗓门:毛太公‘四喜临门’,我有四句歪诗献上。望诸位海涵。接着他便念道:今日太公喜相逢,欢乐自在地雷公。生一孙子是好汉,新房落成满堂红。众亲朋听了,不知内情,有人说道:好诗,好诗,真乃好诗也!还有的鼓掌,一伸姆指:解珍奇才!又一阵子哈哈大笑。毛太公听后,脸一阵白、一阵红,好像被屁吡一般,张嘴瞪眼,好一会儿没有言语。解珍一揖道:诸位喝酒,喝酒!扬长而去,后人有诗赞道:解珍多才巧计生,作诗双关客不明。太公听诗瞪双眼,满堂欢笑齐赞颂。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解珍巧戏毛太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