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缘人

  有缘人

  一个书生苦读诗书二十于载在这期间他对诗书心存谦卑对师长感恩有加十年如一日的勤勉求学终得正果鲜花与掌声献上祝福长长的酒宴给予期许这一刻本是应当兴高采烈的但这名书生却忽然的厌倦功名利禄良宅美眷这些都已伸手可及愿景成真心却突然地深陷泥沼心病不知从何而起但好似已经病入膏肓起初他只觉得这是暂时还难以适应天降之福直到内心开始为每日琐事烦躁不堪对远亲近邻的阿谀奉承而深感厌恶甚至因为父母经常在身侧大念官场经而与他们争执时他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他多方打听之下得知某深山老林有一处寺院这寺院里住着一个无名禅师通晓高深佛法得大智慧可化万般苦厄于是决定登门拜访不求福德只为心疾。

  这名书生穿回布衣徒步走至深山询问多次得知一条崎岖难行的山路走了半日终寻得寺院所在只见那寺院香火鼎盛着实令其惊奇他想这寺院既然香火鼎盛又何以吝啬非常不肯修路若不是人多践踏出一条曲幽小径真不知如何寻得路还犹可说只这寺院之破败不堪更显出奇不过他已累极再无暇顾及这些寺院门扉敞开也不需扣门直往寺里去此刻已是黄昏寺里陆续走出几个人来都是寻常百姓见寺里角落里有一口井他打了水来喝了几口但觉水凉如冰喝完之后口舌微甜他叹道“得井如斯不枉此行”

  此时红日渐落西山书生闻见内院响起钟鸣响声悠扬回荡寻得片刻便看得一位老和尚闭眼盘坐于大殿内的佛像之下老和尚很普通但是佛像却是金碧辉煌只见老和尚旁边坐着两个小和尚寺内便再没有其他人了想来他是今天最后一位香客他行礼问好老和尚睁开双眼看向书生眉头微皱思索一会儿立即起身对书生回礼说道“施主远道而来所谓何事”

  书生心头闪过一丝好奇但随即回道“听闻此间无名禅师佛法高深善解俗事慕名而来想向禅师讨教几个心中疑惑”

  老和尚连说几声“不敢”之后请书生坐下说“我只是一个老和尚没有什么见识施主有什么疑惑恐怕贫僧可无法解答”说罢摆摆手示意身后两名弟子回避。

  禅师身后两个小沙弥站在无名禅师身后互相对视眼中都觉师傅今天有些奇怪以往师傅对待来客的各种问题总是淡然自若一一解说从没像今天这般拘谨。

  书生问道“禅师这是为何”

  无名禅师请书生坐定然盘腿坐下说“施主有何疑问请讲。”

  书生说“我最近只觉心中烦闷不解总想自己所过的生活也许并不适合自己这是何故”

  无名禅师说“古话有云‘心病还需心药医’不知施主这心病的根源在哪”

  书生摇摇头叹气道“就是不知缘由按理说我现在过的生活是多少人羡慕的可是我却发现这些对我而言竟都是烦恼。”

  无名禅师说“佛家讲究因果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一旦已到瓜熟蒂落的时候那就再不能将瓜变成豆了”

  书生被说的一头雾水问道“禅师可将话说的明白些”

  无名禅师哈哈一笑说“佛渡有缘人个中禅机还请施主自行参悟”

  书生心头顿时恼火起来只道这禅师不能解惑也罢还自认高深的讥讽于他遂甩衣而起道“知之为知之禅师不必与我打哑谜”说罢便欲离开禅院回去。

  无名禅师忙起身拦住书生殿后的两个小沙弥闻声赶出来问出了什么事但是没人回答他们。

  书生一直觉得其它事也许自己不在行但是说起悟性他还是很有信心的不然也不能求得功名所以无名禅师所说的话外之意是他悟性不高难以参破禅机让他实在不能接受但碍于身份这些话自是不能透露略一思考只觉自己这趟是白走了这高僧的诸多传言大致也是虚的。

  就在书生迟疑是否马上回程时无名禅师忽然说道“贫僧无能还请施主谅解”说着“扑通”一声倒地跪下拜了一拜。书生回头一看心中的诧异冲淡了愤怒顿时清醒过来忙小跑回去将无名禅师扶起道“禅师何顾行此大礼”

  两个小沙弥此时真的看呆了无名禅师却是淡定自若的说道“施主这可消了心中怨气”

  书生一脸诧异的问“我真是越来越迷糊了”

  无名禅师脸露笑意道“施主总算清醒一些了”

  书生这时开始沉着下来思考无名禅师话中意思了口中重复着无名禅师刚才说的话。

  无名禅师又道“世人总是自认清醒而不清醒难得有人知晓糊涂才是不糊涂之人人有七情六欲难逃其中你可知贫僧为何拜佛念经”

  书生摇摇头。

  无名禅师继续说道“佛是大智慧的化身我拜他是因为要让我时刻谨记唯有大智慧才能解万千苦厄当你意识到自己困惑时才会开始思考困惑而思考正是获得智慧的通道。佛法讲究参禅这便是引导世人思考能静心参禅的人佛家谓之有缘之人”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有缘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