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借给老情人

  钱借给老情人

  巧遇旧爱

  给旧情人借钱,实属意外。

  那天,赵阳才拿到公司发下的年终奖一万块,喜滋滋走在回家的路上,一个女人风风火火迎面而来,差点跟他撞个满怀。两人四目相对,异口同声叫出来:怎么是你?

  她是汪筱兰,赵阳的初恋,恋于青涩大学校园,分于毕业各奔东西,算不上谁负谁。

  她怎么来到这个城市?时隔多年,他们各自成家已无爱情,但友情还在,就当她是自己的老同学吧。赵阳热情地邀她去餐馆小坐。

  这些年汪筱兰四处打拼,半年前来到赵阳所在的城市,开了个花店,结果家里出点事,钱就不够了。

  早知道你在这里,可城市太大,不知道你的详细地址,真好又遇到你了。汪筱兰感怀地说。

  旧情人相见,越聊越别有一番滋味,两人喝起了酒,喝着喝着,汪筱兰眼神犹豫:我初来乍到,也不认识几个人,有事还请你多帮忙……

  最后的结果,酒至半酣的赵阳豪情万丈地把一万元年终奖借给了汪筱兰,汪筱兰要留借条,赵阳坚决不让,一万块钱算什么?他们可是初恋呢,多铁的情谊。

  汪筱兰感激极了:告诉我你家的地址,还有你的电话,我一定还。

  等赵阳摇摇晃晃、胡思乱想着回到家时,天已完全黑了。妻子苏彩丽迎面就问:听你同事说,你们发奖金啦,你整整一万呢。

  同事的嘴真长,家里财政大权一直由苏彩丽掌管,这可怎么办?赵阳怎能告诉钱没进家门就叫汪筱兰借走了,苏彩丽是赵阳的校友,他和汪筱兰那点破事她是知情的。如果说借给了别人,苏彩丽一定会追问借了谁,借条在哪?

  赵阳的脑子在几秒钟内飞速旋转,锁定了替罪羊:同事李伟。

  李伟跟自己关系很铁,如果说他没问他要借条,妻子应该会信,于是赵阳舌头情不自禁地弹出:借给李伟了,他需要钱借了去炒股,他老婆不让,所以借了我的钱。

  完美的谎言,苏彩丽信了,虽然埋怨了赵阳几句,但好歹警报解除。

  难盖真相

  得意了没几天,苏彩丽冲进门,就对赵阳河东狮吼:你给我说老实话,一万块钱你到底整哪去了?

  怎么这么快就穿帮了?赵阳料定苏彩丽绝不会跟李伟提及借钱的事,好歹会顾忌男人面子,她是怎么知道的?

  哪里的井盖丢了,自行车就往哪里钻,赵阳就这么倒霉。苏彩丽无意中遇到李伟的老婆何晴,那势利女人拿出钻戒来对她显摆,苏彩丽恼了,一句实话捅了马蜂窝:原来你们家李伟还有钱给你买钻戒啊,他刚借了我家一万块呢。

  何晴黑了脸,立刻电函李伟,于是那边吵了起来,赵阳家这边也闹将开来。

  李伟压根不承认有借钱这回事,说,你到底把钱弄哪去了?你的几个亲戚都比你有钱,犯不着问你借,别随便找个人搪塞唬弄我。

  赵阳心乱了,一时不知怎么解释,苏彩丽哭了:我看你不是在外面赌博,就是养了小三,不说出钱的下落,这日子也别过了。

  赵阳脑子飞转,编出了如下谎言:我不想说、李伟不敢承认,其实都是因为我们有难言之隐,李伟的旧情人有了难处,他没有钱借,只有让我慷慨解囊相借,这事怎么能让他老婆知道呢?所以他不承认,我也不敢细说。

  赵阳乾坤大挪移,把他自个的故事整个儿端给了无辜的李伟。

  苏彩丽信以为真:早说嘛,早说我就不给何晴捅马蜂窝了,难道李伟跟他初恋……

  没没,只是出于义气借钱,就是怕你们女人想歪了,才不敢说真话,其实什么也没有,答应我别再逼问李伟了,他也挺难的。

  苏彩丽被赵阳骗了个结结实实,甚至帮李伟说话:其实很多家庭矛盾根源就在于捕风捉影,女人自己不自信,才疑心男人,对旧情人还仗义的男人,对自己老婆也不会太差。

  赵阳心想:如果是你的男人,你还会这样通情达理吗?实话,他终是没敢说出来。

  旧愁新忧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不得不去知会下李伟了,以他平时的义气,他一定会把这黑锅端下来。可是这阵,他和何晴的家庭硝烟已经燃起。

  求你饶了我吧,为了你莫名其妙的一万块,何晴一口咬定我在外面鬼混,我都要妻离子散了。李伟委屈地说。

  这样的情势,必定会击打最后的真相,赵阳也不忍心让朋友因为他而失去家庭,他与苏彩丽商量:如果我对何晴说:其实那钱是我借李伟的,因为我需要钱借给我的旧情人,顾忌你才不敢说出真相,你说何晴会原谅李伟吗?好老婆,我们不能不救他们啊。

  赵阳把乾坤360度挪移,又回到了原处。

  苏彩丽直点头:她会信的,可千万别毁了李伟的家庭。

  赵阳赶紧先给李伟打了个电话,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他,再把他的计划说了一遍,以便和他套好词向何晴交待。李伟被赵阳转过来搬过去的真相搞得头晕脑胀,最后说:你看着办吧,如果能让两家都安好,我就按你说的办。

  赵阳再次把演技送到了何晴那里,向她诉苦、道歉,说出自己的隐私和无奈,何晴相信了、体谅了,反正赵阳也不是她老公,赵阳对她说的完全是事情的真相、肺腑之言,只是隐去了真相的后半部分。

  何晴和李伟情感危机解除,苏彩丽这边对赵阳满口嘉奖,赵阳长长松了口气:没有点非常人的才智,还真别想搞定这错综复杂的家务事。

  那边,汪筱兰拿着从旧情人那里借来的钱,她会怎么想呢?想到她,赵阳旧愁刚去,新忧又袭上心头。

  赵阳当时只给了汪筱兰他的地址号码,却没有要上她的号码地址,偌大的城市,他到哪找她去?她当时要给他借条,自己干嘛打肿脸愣充好汉不要?都是旧情惹的祸,让他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赵阳努力回忆当时汪筱兰说要还钱时,他说没说不用还了那句给自己挖坑的话,记忆里,他真的没说过。

  汪筱兰会赖帐吗?她那么温柔正直的女人,可是世事难料,万一她本来想还他,可是手头实在紧张,索性赖了?人是会变的,就算人不变,残酷的现实也会逼人变,反目成仇的旧情人世间还少吗?尤其是和钱沾上边后。

  想着可能会打水漂的一万块,想着结局如此不堪的初恋,赵阳顾不上伤心了,只有后悔不迭。

  下不为例

  三个月过去了,汪筱兰还是杳无音讯,赵阳不急着用钱,但好歹得有个音讯,元旦、春节、元宵节都过了,怎么连个祝福短信都没有?难道她压根没想过和他联系,没想过要还他的钱?

  对汪筱兰,赵阳开始怨恨了,那一万块钱像只苍蝇样堵在他心里。赵阳对李伟唠叨:给谁借钱,也不能借给旧情人,扯不清的官司。

  借,怕不还,要,说不出口,不借,太没情义。李伟说,我的旧情人也问我借过钱,但我没借。

  这看上去比自己迟钝的家伙,其实心眼比他多、比他冷静。

  对旧情人,到底该不该借钱呢?给旧情人借钱后,该告诉老公老婆,还是不告诉呢?都是纠结的问题。

  人海茫茫的大街上,赵阳竟然重逢到汪筱兰了,她若无其事地跟他打招呼,赵阳压抑住气恼跟她客套了几句后,说:那钱该还了吧?我投资房子急用,对了,你的店具体在哪?

  汪筱兰眼睛瞪大了:我一个月前早还了啊,交给你老婆了。

  还了?赵阳怎么不知道?苏彩丽只字未提。原来那天汪筱兰给赵阳打电话,他不知干什么去了,手机是让苏彩丽接的,就这样,钱还到了苏彩丽手里。后来,汪筱兰还给赵阳打过电话想落实一下钱已还的事实,可怎样打也打不通了。

  赵阳抢过汪筱兰的手机拔打自己的号,一是想试试是不是真的打不通,二是想留下她的号码,真的没打通,他拨弄自己的手机,汪筱兰的号竟然让苏彩丽拉到了黑名单中,她怕他们再联系。

  赵阳顶着一脑门子的火飞奔回家,可面对神态如常的苏彩丽,又像泄了气的皮球,他有什么资格怨她呢?她知道他给旧情人借钱都没有冲他发火。于是,赵阳轻声细语地说:汪筱兰把钱还给你了?

  苏彩丽冷冷地说:是啊,这么大的事还瞒着我,还编出那么多么蛾子唬弄人,夫妻之间居然连这点信任都没有,我不告诉你已经算便宜你了。

  好在有惊无险。赵阳警告自己:下不为例,不是下不为例给旧情人借钱,而是下不为例隐瞒老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钱借给老情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