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狱后的报复

  出狱后的报复

  一、刑满出狱

  离开监狱回到家熊富江洗了澡从里到外换了衣服拿了包烟就往外走。妻子忙拦住他问“你要干吗?”

  熊富江说“去居委会报个到顺便溜达溜达。”

  妻子说“别惦记了小区物业早换了你就给我老实在家歇了吧!”

  熊富江今年三十六岁三十二岁那年因为停车他和小区保安起了争执。那土鳖保安小个子、小脸、小眼睛看人时直眉愣眼的。小模样瞅着别扭不说还轴得很非说熊富江的车后轮压了草坪非要熊富江把车朝前挪三尺不可就这么硬是跟熊富江搞上了。这点小事要搁平时也就罢了好歹熊富江在一家大公司也是个部门经理不是个不讲理的。可偏偏那天他喝了点儿酒加上又窝了一肚子糟心事正没好气呢下车二话没说就动了手。那保安手里有根防暴棍熊富江先挨了一下顿时火撞顶梁劈手夺过棍子不管不顾就是一顿猛抡。没抡几下小个子保安的头就破了人倒在地上血糊了一脸。见到血熊富江这才不情不愿地收了手知道事情有点儿麻烦得进医院了。没想到警察只让保安进医院而把他直接送进了拘留所。

  熊富江被刑事拘留后家里人先给保安垫付了医药费私底下又拿了五万块钱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被打的保安名叫牛立宏他弟弟叫牛立伟是个外表硬朗、心里有数的家伙点钱时答应得挺爽快收了钱扭脸就不认账了。结果熊富江因此获罪被判了四年。

  在监狱的四年时间里熊富江天天跟一帮子脓出了头的能人搅在一起。想想这一千多个悲催的日子让他情何以堪!所以打进监狱的头一天起他心里就一直在惦记着牛立宏。这可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说过去就能过去那么轻巧的事。

  在家呆着没事熊富江找出一大堆旧日熟人和朋友的电话号码试着拨了拨结果除少数几个外绝大多数回话的腔调都是不冷不热、不阴不阳的。好像他熊富江坐牢打的不是保安而是他们搞过的女人的丈夫似的听上去让人很难受熊富江就不想再拨了。

  这天上午熊富江开着自家那辆帕萨特出去兜了一圈。他先给自己弄了部新手机然后把车开到青河大桥上停下下车望着河水默默抽了半包烟。临上车时他取出新旧两部手机眯起眼端详了一会儿然后手一扬把那部旧手机扔进了河里。

  眼下熊富江要做的事有两件一是去找牛立宏当初要不是他搞那一下自己也不会是现在这副悲摧相。别的不说单是这几年的牢饭总得结算结算吧再就是去股票交易所看看自己四年前买的那支熊股现在怎么样了。对于一个刑满释放人员来说当务之急是谋生要么专泡股市要么割肉提现做点小生意什么的。如果找工作那恐怕就只能和牛立宏一样穿上灰制服、捏着对讲机一起站门岗了。

  二、重回股市

  来到开户的信顺交易所熊富江停好车先给一位在房地产公司做事的朋友拨了个电话托他查查牛立宏当初所在那家物业现在的下落。正是下午开市的时间站在交易所门口熊富江的心里就乱七八糟地翻腾开了。其实四年前他棒打牛立宏起因还是因为股票当时他得到了一个绝对可靠的内部消息便用自己账户上所有的资金在十五元的价位上买进了那支股。不料那支熊股刚向上探了探头就闹起了“跌跌不休”的老毛病一路狂跌到发行价才瘫趴在那儿死活不动了。一晃过了四年虽说眼下股市一路飘红、牛气冲天但谁又会保证你手里的熊股就一定能变成红牛?熊富江慢慢走进散户大厅一遍遍在心里默念着真主保佑、上帝保佑、南无阿弥陀佛……闭市时已近黄昏熊富江孤零零地坐在交易所门前的马路牙子上脸色苍白、呼吸沉重像个高烧的病人。一位头发花白、衣着俭朴的老太太走过来给了他一瓶水又取出一包廉价烟递了一支给他。熊富江心里热了一下连忙起身道谢两人抽着烟。老太太望着熊富江说前些天有个年轻人卖了房来炒股票两百多万一下子赔了个精光想不通投了大清河。熊富江这会儿的注意力其实全在烟上老太太的烟实在太冲抽着有股孜然味儿辣得厉害呛得熊富江直淌眼泪。老太太见他听得流了泪忙拿出餐巾纸劝他不用太伤感。熊富江一边抹眼泪一边连连称是。老太太最后轻轻拍拍他的手臂叮嘱说“小伙子多好的年纪呀干点啥不吃一碗饭。做人遇事要多朝宽里想想别净往窄处胡琢磨啊!”

  望着老太太的背影熊富江心里一暖转身跑进小卖店扔下钱拿了一条烟和半打饮料拎着袋子追了上去。老太太一脸莫名其妙。熊富江把袋子塞到她手里笑笑说“您说话像我妈这点东西算我孝敬您了。您放心我这人胆小嗓门大投河不成唱个一条大河波浪宽什么的还凑合。”

  走进交易所斜对过的煸快牛酒家熊富江要了两瓶啤酒一边龇牙咧嘴地啃着酱猪蹄一边回味老太太刚才说的话心里着实有些触动觉得改天是得去卧佛寺烧炷香了。正想着房产公司的朋友回了电话先说了那家物业的事然后笑他不忘老相好、用情专一又劝他穿新鞋不走老路还是算了吧。熊富江说“是是是教训还是比较深刻地。时过境迁喽我现在担任的职务是专业无业游民反正时间是有的彼此见面拉拉手谈谈麻将、游戏、女人什么的说不定就会像亲兄弟一样和谐得一塌糊涂呢。”

  朋友笑着邀他晚上一起去春江月吃海鲜又问回头要不要找几个人给他捧捧场?熊富江说这就多谢了有空儿再联系吧。外面的街灯亮了熊富江拨了个电话让妻子来接车。开车回家的路上熊富江满面红光、神采飞扬地指点着股市风云只是舌头实在显大听得妻子满耳一片蛙鸣。等到妻子想起他手里的股票时熊富江已经歪在靠垫上吧唧着嘴有一声没一声地打起了醉呼噜。

  来到天宁院小区熊富江先去了物业办公室果然早已物是人非压根没人知道什么牛立宏。走出办公小楼迎面碰上了一个眼熟的保安熊富江不知道他的名字但记得他和牛立宏肯定是同乡。走到近前熊富江拍了拍那人的肩膀。保安顿时吓了一跳一脸惊愕地瞪着熊富江干嘎巴嘴半晌说不出话来。熊富江也不吭声伸手在自己刚露发茬的光头上慢慢地摸着。那人瞪眼看着他摸眼里渐渐有了些许怯意。熊富江这才说“没辙了找你帮帮忙给弄套保安制服穿穿吧!”

  那人尴尬地笑笑说“嘿嘿大哥玩笑啰我跟他关系一般我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不过我有个老乡跟他兄弟是牌友常在一块儿玩的……”

  这些天熊富江很忙微信、QQ、新游戏、新大片在里面呆久了见什么都新鲜越新鲜越折腾越折腾越新鲜天天忙到后半夜。第二天早起熊富江用冷水洗完脸含情脉脉地吻别了妻子就精神抖擞地直奔股市。来到信顺交易所随便找个地方坐下他两眼紧盯大屏但很快就觉得眼皮发涩眼里出现的不再是大盘和个股而是一团团乱糟糟的云雾人直犯迷糊不一会儿便睡着了接着就响起了鼾声。熊富江成了交易所的一朵奇葩。刚开始人们纷纷向他投来诧异的目光。几天下来大家看惯了又纷纷给他点赞都说“见过炒股炒到跳楼的没见过炒股炒到睡着的!”

  时间一长熊富江也习惯了每天早上按时赶到交易所睡觉中午喝点儿小酒下午接着睡。当然他也不是不上心每次被大小便憋醒打着呵欠从卫生间出来后他也会和大爷大妈交流交流、换换手操作操作什么的。这天下午临近闭市他被人拍醒谁他妈这么没眼色啊?努力睁开眼眼前是一张慈祥得像菩萨一样的笑脸熊富江连忙把涌到喉咙口的脏话硬咽了回去起身跟着妻子来到外面。妻子的脸色一步一变没走几步就从笑脸菩萨变成了怒目金刚“我想问问你账户上现在还有多少钱?当初那么大一笔钱就剩五万了。嗯继续努力吧尽快把钱赔光争取给牛市留个奇迹!我说你是心里素质超强呢还是缺心眼儿啊?行行行回去接着睡吧你炒股我呸!”

  熊富江说“哎呀不就是打了个盹儿吗牛市怎么了?瞪眼赔死的有的是在这里玩的谁不比谁更清醒该赔的照赔没用!所以我才反其道而行之打盹儿虽不一定能赚大钱但总可以少赔点吧这是一种尝试也是一种创新。万一将来要申请专利就叫熊氏炒股法你看怎么样?”

  三、寺庙测字

  进入卧佛寺正殿熊富江虔诚地敬香虔诚地跪拜默默在心里许了个愿求佛保佑自己全家平安、人人健康。走出香烟缭绕的大雄宝殿熊富江站在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下忽然发起了愣怔刚才求佛时好像把挺重要的事给忘了。什么事儿呢?哎呀对了忘了求佛保佑自己炒股鸿运高照想返回去补个愿又怕和尚不认了。再一想现在是全民炒股、万众求佛佛也不一定顾得过来得改天再起早点儿去千佛寺吧。紧接着熊富江又想到了一个很朴素的问题人人炒股都鸿运高照钱打哪儿来?算了佛在心里不在庙里忘了就忘了吧。

  时间还早熊富江在寺里走走看看来到藏经楼便进去听方丈讲佛。方丈论善恶、说因果、解恩怨洋洋洒洒、旁征博引听得熊富江遍体通泰感到内心有一种许久未曾体味过的充实。带着“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的美好心情熊富江步履轻盈地走出了藏经楼觉得其实出家当个和尚也挺不错起码不用操心股票是炒黄了还是炒糊了。这么一想熊富江顿时又愣在了当场脑子里出现了一个类似向左走、向右走的哲学问题是当和尚好呢还是当股民好?当和尚守心转静固然好可股市和交易所怎么办?都转行做和尚了那证监会和基金公司会不会对和尚有意见?一时纠结不清越想越弄不明白于是决定返回去再向方丈老当家的请教请教。

  一个打扫讲堂的小和尚告诉他说方丈用斋饭了。一听吃饭熊富江的肚子也跟着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今天他起了个大早又没吃早饭到这会儿也真有点挺不住了。

  抹了一把额头的虚汗撇下和尚和股民的问题熊富江三步并作两步出了寺院大门一溜小跑直奔就近的面摊儿而去。两大碗面吃得熊富江心满意足打着饱嗝叼着烟溜达进了寺前广场东侧的林地。见里面有不少抽签、看相、测字摊儿卦金从三五十到三五百不等。熊富江心念一动正巧附近就有个大脸蛋子肉嘟嘟的摊主得就是他了。在小石桌旁坐下熊富江见小黑板的边框上用隶书写着副小对联左边是我讲诚信、你讲诚信。右边是先付一半、后送一半。横头是测字两百。旁边有一块铭牌首行大书测字大王。次行小书首都某大学中文系学士。下面赫赫然嵌置着一张金光灿烂的毕业证书。熊富江就笑了心说这胖子王先生还真有点儿意思。

  听熊富江说测财胖子便让他给个字熊富江用粉笔随手在小黑板上写了个“丁”字。胖子先埋头研读琢磨了一会儿又仰脸念叨嘟哝了一会儿然后才开始给熊富江解字。先从财的大小解起然后是来路横顺有无波折什么的。但犹如春风过牛耳熊富江此刻的注意力已经从胖子给他测财转到他给胖子测财上去了。这胖子就算每天接十个客吧一天就是一千再加上算准了回头补送的一年就是好几十万!哎呀没想到这胖子居然是个金领啊!想想人家文科生这钱挣的熊富江就很懊悔自己当初为啥寻死觅活非要学理工不可?不行回去就得跟妻子敲定儿子将来说啥也不能再当理科生了要当就当文科生!万一失了业就让他来摆个测字摊儿什么的肯定比这老胖子挣得多……正想得心痒呢忽听胖子提起了打架熊富江这才回过神来忙问怎么说?胖子解释说“我请先生给个字先生没开口说字而是动手写了个丁字提手旁加丁是个打字先生您最近怕免不了要跟人动手有一场架打。”

  咦难道这胖子也认识牛立宏不成?熊富江刚想问问妻子有电话来让他赶紧回去。付了钱熊富江起身笑着对胖子说“行算你有才!你就等着吧算准了回头我一定把另一半送来要是算不准我踢你的摊儿让你改行跟我一起到工商所门口卖瓜子儿去。”

  四、仇人相见

  自打那天烧了香、测过字后熊富江干脆连交易所也不去了每日睡到自然醒除了偶尔出门转转没事他就猫在棋牌室里耍小牌。输了拍拍屁股回家赢了就请牌友喝啤酒、吃辣翅日子过得像抽疯似的兴高采烈。这天妻子跟他谈工作说某某地方有个某某位置挺合适问他去不去。熊富江说“不去除非当老总别的一概不去”妻子说“哟口气这么大最近要发大财了吧”

  熊富江瞪大了眼很诧异地打量着妻子说“咦怎么跟测字大师说得一模一样你原来也会测字啊?”

  在龙宇机械厂大门口停好车熊富江下车问了问保安然后转身大步朝机加车间走去。跟他哥牛立宏不同牛立伟是个相貌透着几分英俊的高个子年轻人。熊富江心里一动知道自己今天要找的多半是个见过些场面、心理素质不错的硬朗家伙。果然见到突然出现的熊富江牛立伟似乎并没有感到意外和惊诧放下手里的活计和工具他不慌不忙地走到熊富江面前站定但并没有摘下油腻腻的手套。那意思很明白我忙着呢有话直说。四目相对熊富江冷冷地逼视着对方一字一顿地说“你阴了那笔钱镚子儿没剩全砸牌桌上了。你我的事怎么说?你和你哥怎么论?”

  牛立伟冷笑一声说“哼我们的事你咸吃萝卜淡操心!阴那笔钱是不错可你有证据吗?”

  熊富江说“你记住了!恶人做事不凭证据凭规矩你没个跑!但我今天为啥来你心里明白。”

  牛立伟点点头说“没用!甭找我哥有事你尽管冲我来!”

  离开车间熊富江感觉后面好像有人跟上了回转身见来人是个穿工装的中年男人口音和牛家兄弟相仿。中年男人说他知道牛立宏在哪儿不过这个嘛……你懂得。熊富江肚里暗骂真他妈小人但也没啥好说的就在他递出一张大钞的同时稍远处牛立伟的身影出现在了机加车间门口。

  牛立宏依然在做保安依然是那副畏畏缩缩的样子。熊富江把他堵在宿舍里的时候他大概刚接了牛立伟的电话正慌里慌张地往身上套衣服准备跑路。瞧着眼前这个有点猥琐的小个子男人熊富江心里忽然觉得很不是个滋味儿。能打败比尔·盖茨的是英雄能打败小商小贩的那是城管!唉难怪朋友劝自己呢想想也是自己干的这叫什么事儿啊?

  两人上了帕萨特车朝闹市区驶去。熊富江问起了牛立宏的头牛立宏说缝了二十几针有点儿脑震荡不过他身体好早没事了。熊富江“哦”了一声半晌无语。瞅瞅身边这个打上车起就一直紧张兮兮、一脸苦相的小个子男人熊富江心里的怜悯之情油然而生。在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灯时熊富江说最近股市很火问牛立宏炒不炒股。牛立宏说不炒熊富江点点头又问假如他炒股忽然一下赚了十万甚至更多打算拿这笔钱怎么办?牛立宏很干脆地说“我得抓紧时间趁早去派出所投案自首省得麻烦警察逮啰。”

  熊富江咧了咧嘴憋了半晌才哭笑不得地说“我靠到底是保安队里的老师傅真够专业的啊。”

  牛立宏的神回答让熊富江很自然地有了想法。人就是这样总以为只有自己的想法才是想法因为有想法所以谁都不把谁放在眼里。人人都有想法有想法就难免要碰撞人就难免会打架。人为什么要打架?因为有想法。人为什么会那么想而不这么想?不知道!

  五、害人害己

  半小时后熊富江把车停在了信顺交易所专属的车位上正值下午开盘时间交易所里热闹得一塌糊涂。一闻到那种透门而出、使人犯困的气息熊富江就忍不住打了个长长的哈欠于是赶紧带着牛立宏穿过马路进了他平素常来的煸快牛酒家十几张桌的店堂几乎没什么客人大概都跑对过交易所观看结局不知是娶媳妇、还是打幡儿的梦幻大片去了。点完菜熊富江特意要了瓶白酒。果然几杯酒下肚牛立宏紧张的神情明显放松了不少话也多了起来。又喝了两杯牛立宏心里到底还是不踏实就问熊富江为啥带他来喝酒?熊富江说不为什么就是手里的股票最近涨了赚了个仨瓜俩枣的。牛立宏话跟话随口又问赚了好多?熊富江喝了口酒说要是按当初的买进价算差不多有五六倍吧。牛立宏“啊”了一声嘴顿时张得跟手里的酒杯一般圆半晌才扁下来咂巴咂巴滋味说“六倍?哦先别忙你等等让我好好想想……”

  趁牛立宏亮思想范儿的功夫熊富江起身离座从酒家的自助储物柜里取出个鼓鼓囊囊的牛津包拎回来放在桌上朝牛立宏那边推了推示意他打开。牛立宏从严肃认真的深沉状态回过神来眼神古怪地看了看熊富江慢慢拉开包上的拉链包里是成捆成捆崭新的大钞。牛立宏愣了一下赶紧回手拉上了拉链然后把包又朝熊富江这边推了推表情尴尬地问“大哥你不是来找我算账的吗怎么……”

  熊富江笑笑说“你我的账可以单算也可以另算。喏全在这儿了趁我还没改主意把包拎回去自己慢慢算。”

  牛立宏一听脸色就变了不仅恢复了喝酒前那种紧张兮兮、畏畏缩缩的神情眼光里似乎还多了些许慌乱和惧怯。这下熊富江可真有点儿蒙了怎么搞的难道包里不是刚从银行提出来的现钞而是一堆逼他带回去套现的假币不成?正准备打开包验看验看却见牛立宏离座起身绕过桌子扑通一声跪在了自己面前“大哥啊大哥你就饶了我吧我求你了……”

  熊富江吓了一跳赶紧去拉扯地上的牛立宏让他有话起来说。谁知牛立宏犯了牛脾气熊富江手忙脚乱拉了几下没把他拉起来自己反到累得呼呼直喘。熊富江又好气、又好笑心说有没有搞错啊?包里不是搁着那么多钱嘛怎么还跪着难道是嫌少还要再加点儿?牛立宏闷着头瓮声瓮气地说“别以为老实人好忽悠谁也不是傻瓜。你姓熊、我姓牛熊市牛市你挑哪个?别蒙我了我知道我这名字在你们炒股的嘴里就是个屎名字上次你炒股赔了为啥偏偏要单找我打?棒打红牛你信这个对吧结果你赚了六倍就想起给我分红了。你炒股不就是想赚钱、赚大钱、赚了还想赚吗?只要能赚钱你啥不能干啊?上次你打破我的头赚了六倍下次你要想赚十二倍就能让我坐轮椅再下次你要想赚十八倍那就肯定能让我变成植物人我说的没错吧”

  话音未落一辆出租车冲上人行道直接横在了酒家门口。熊富江警觉起来撇开牛立宏转过身。车门一开牛立伟带着他的小伙伴们跳下车正好看见跪在地上的牛立宏顿时怒不可遏。几个人一路吆喝着气势汹汹地闯进店来。熊富江心念一动来得好快啊。他两眼盯着牛立伟心里却在回味着刚才牛立宏的话不免暗自好笑心说真没想到这位保安队里的老师傅还挺有想法的哦。

  牛立伟和两个人逼住熊富江另俩人绕到熊富江身后拉起了地上的牛立宏。其中一个高个子瞅瞅熊富江的后脑抽出吞在袖筒里的短木棍交到了牛立宏手里另一个粗壮汉子大咧咧地夹了一块干煸牛肉塞进嘴里有滋有味地大嚼起来正准备去操酒瓶来上一口却一眼瞧见了那只鼓鼓囊囊的牛津包便顺手拎了起来。这边的牛立伟声音冷冷地先开了口“熊老板咱俩刚才怎么说的?你不守信用!”

  熊富江冷笑一声说“哼你是来还本还是来付息的?讲信用你也配!”牛立伟说“算你狠!我哥跪着你站着你倒是站得挺稳啊我……”那边的粗壮汉子从牛津包里抓起两捆大钞咧嘴“嘿嘿”一笑扬手朝牛立伟晃了晃。牛立伟一瞥之下脸色突然大变眼睛瞬间瞪得溜圆目光里满是慌乱和惊恐身子一抖便朝熊富江这边猛扑了过来“哥别不敢……”

  熊富江早防着对方会突然伤人想都没想朝着迎面扑来的牛立伟脸上重重地挥了一拳但马上就反应过来自己这一拳挥错了牛立伟猛扑过来不是要攻击自己而是要阻止他哥牛立宏。间不容发再想收式侧身躲闪已经迟了头上重重地挨了一棍脑子里轰地响了一声闷雷熊富江一头栽倒在地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在医院的急诊室里熊富江被痛醒了过来他首先感到的是头痛紧跟着感到的是心痛。医生在他头上缝了近三十针然后他被送进了留观病房。

  躺在病床上熊富江对守在床边、目光里满是关切和疼惜的妻子勉强笑笑很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亲爱的我这次讲诚信讲得不好但接下来我还有件事是跟人讲好了要讲诚信的。麻烦你明天替我走一趟去卧佛寺东边林地送一百块钱给测字的王大师。就说钱我是赚了的确赚得不少架我也打了确实打得很烂。唉要说这老胖子的字测的还真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出狱后的报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