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姑

  金姑

   金姑桥,是渝东南门户秀山县的一个村子,座落在渝湘边境,是个边境村寨。 金姑桥是一个小小的盆地,四周是山丘。从山丘里流出一股股泉水,从泉水里流出一个个故事。在许许多多的故事中,金姑的故事最为脍炙人口,人们对金姑有口皆碑,将其美名世代流传。 话说远在太古洪荒年代,武陵山脉的余脉川河界西麓,有一个美妙绝伦的所在。这里一泓湖水碧波荡漾,就像一面大镜子,故名天镜湖。此湖又宽又大。在天镜湖周围,是一大片草地,草地上开满了凤仙、鸡冠、二月兰、君子兰和月月红等各色各样的鲜花。在草地四周,是山丘和森林。又不知过了多少年,人们发现了这个美丽的地方,先后来了苗家人、土家人、客家人,于是形成了一个村落。村以湖为名,就叫天镜寨。 天镜湖边出美女,寨上最美的姑娘是苗女龙金姑,她比月亮还皎洁,比月月红还鲜艳。 苗家金姑,年方二八,勤劳勇敢,天天放牧着九头大水牛。有时把牛放得很远,以致碰上了一只老虎,一头豹子。虎是白额虎,豹是金钱豹。金姑临危不惧,纵身跳上一个石台,从石台上举起一个个几十斤重的大石头,把白额虎、金钱豹都打死了。然后,她跳下石台,把牛赶回家,又请乡邻一起把虎豹抬回寨上,让大家都来参加虎豹宴。人们称金姑为神女。虎肉豹肉吃了,虎皮豹皮就归她所有。剩下的虎骨、豹骨,经神女金姑发落,全部送给了寨上唯一的草医麻天一老人,让他用土酒泡了,好给各族人民治疗风湿麻木之症。 金姑有时到湖边放牧。水牛热了,都钻进了湖水。黄牛凉透脚,水牛凉透角。水牛要等角凉透才肯上岸。 金姑就在湖边洗头发,她从湖水这面大镜子上看到了自己浓密的秀发和亭亭的倩影,连她自己也为自己的美丽所惊讶。此时,她才悟起:人们为什么看她看入了迷。 与金姑青梅竹马的张七龙,乳名憨哥,高大帅气,做得一手庄稼绝活,射得一手神箭;既是劳动能手,又是一方活菩萨,保境安民。 金姑家的翘角楼在村西,门窗向着天镜湖开。她在翘角楼上,可以看到大半个寨子。只要她看到客家憨哥,就会招手叫他上楼。这天,憨哥来了,看到金姑招手,他并不上楼,却说:我们到湖边唱盘歌去!好!话音一落,人儿已到了憨哥跟前。 七龙、金姑一起,唱了七七四十九天的盘歌,招来了全寨子的人。 她的歌声比银铃还要清脆铿锵,比峰蜜还要香甜可口,比月季花还要鲜艳美丽。她的歌声陶醉了很多人,但最后一首又使许多青年男子失望: 满天星斗不要争,一弯月牙亮晶晶。 心中没有第二个,只有一颗北斗星。 金姑只看得起憨厚、诚实、勤劳、豪爽而又英俊的憨哥。打虎豹的本领是憨哥教她的。憨哥打虎豹有两手,多了就用石头、用弓箭,少了只要用拳脚。 盘歌把金姑、憨哥盘成了一对恩爱夫妻。夫妻俩乐善好施,常给缺吃少穿的人家东家一斗米,西家几套衣。 夫妻俩生育了一儿一女,俱都聪明伶俐。一家人和全寨人都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又谁知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落。 有一天,金姑到湖边洗衣服,倏地往湖里一望:水里的金姑望着她,满面含笑,笑靥就是两朵月季花。 她多么喜爱这面大又圆的镜子啊! 忽然,水里的金姑不见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从湖底冒了出来,金姑又惊又怕,正想逃回翘角楼,老人开言了: ——金姑,你天天在这湖边牧牛,我认得到你。我是天镜湖的湖神,有几句要紧的话,不对你讲不行。 ——(听老人话语温和、诚恳,脸相慈祥、严肃,不再害怕,停了下来)老公公,什么话呀?这么要紧吗? ——要紧得很!天镜湖、天镜寨就要遭大难了。天上玉帝的外甥凶煞神那日无事,在南天门闲游,偶然看见你在湖边牧牛,动了淫心,明晚就要来抢你上天作他的夫人。依了凶煞神,玉帝就要降罪,他认为凡女不该长得这么漂亮,更不该勾引他的外甥,所以他要派天兵天将下凡,把天镜湖的姑娘全部杀光。不依凶煞神,问题更严重,他要把天镜湖水吸干,把天镜寨一劈两半,中间裂成万丈深渊,村东村西永难相逢,千年万代无水可用,搞得水干人净,他才解气。 ——你怎么知道的? ——凶煞神的使者告诉我的,我自己也掐算得了,只是天机不可泄露,泄露了就要冒犯天条,冒犯天条就会被废除神位,降为凡人,死后下十八层地狱。 ——那你为什么敢冒犯天条? ——你想罗,天镜湖被他吸干,我也只有死路一条,反正是死,冒犯了就冒犯了。 ——(焦急地)我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救我们天镜寨一寨人,你能不能帮我的忙,想个保全寨上人的法子? ——(深受感动)金姑,你的心像金子一样珍贵。但是,光你一个人救不了天镜寨,一要你与憨哥合手,再用我的日月双剑可以杀死凶煞神。但是,你们杀了凶煞神,玉帝不放过我,罚我于万却不复之地,同时也会把你和憨哥处死! ——我和憨哥都不怕死,豁出命来也要保全天镜寨的一寨人! ——好吧,我们都只能以死相拼了。你和憨哥合手斗凶煞神时,全寨村民要击鼓,你家九头水牛都要卧湖。这样做,可以帮助你和憨哥杀死凶煞神。只是,只是…… ——老公公不要吞吞吐吐,我们死都不怕,还怕什么? (一笑)只要能保住全寨人,我和憨哥什么都不要了。 ——(感动至极)我可以把你的九头水牛化为神牛,保住一小股水,成为溪涧,溪涧流入天生洞,就成了暗河,玉帝就会罚我做暗河河神,让凶煞神化成恶龙吃我的魂魄,永生永世也要受苦。唯一的办法就是你把(从身上取出仙丹)这两颗仙丹拿去,你和憨哥一人一颗,既能助你们杀死凶煞神,你死后可化作一座山,你两只脚并在一起可以化成一座桥,你的双乳全化成泉水,憨哥可化作山神,你俩正气可达上天,玉帝也奈何不了你们。你的双乳泉流到暗河,可以镇住恶龙,既不敢为害天镜寨,也不敢咬我的魂魄。只是,你与憨哥牺牲最大,所以我不忍心;但是办法只有这一个,我又不得不说。 湖神说完,老泪纵横,泣不成声,泪水把湖水涨起了一丈多高! 金姑一腔热血、一脸刚毅:老公公,请不要伤心,我和憨哥拼死保住天镜寨,死了也要压住凶神恶龙,永保天镜寨四季平安,万年乐业。 湖神频频点头,从腰间取出两颗仙丹,抽出日月双剑,一并递给金姑,并嘱她:要等凶煞神吸干湖水后再吞服仙丹。 金姑立即把这个坏消息告诉了全村人,只是没讲到她和憨哥死后的事。金姑、憨哥把九头水牛赶入天镜湖,让全寨人守在几十架鼙鼓前,都坐在憨哥家堂屋,等那凶煞神前来;二人怀中各藏了一粒仙丹,然后各持一剑,目光高度警惕,一直注视屋外。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天上声声霹雳,唢呐频吹,凶煞神带着抢亲队伍降下凡间。 凶煞神一声狂吼:放下轿子,掀开轿帘!声如巨雷,震得天镜寨一阵摇撼,震得天镜湖水涌八丈。凶煞神伸出巨手,就要一把抓住金姑,丢进金轿子,且一边狞笑着:金姑,跟我上天过神仙日子去! 金姑、憨哥异口同声:我们夫妻今日就与你拼个你死我活! 凶煞神哈哈大笑,用口一吸,天镜湖水已吸去一半。 金姑、憨哥挥动日月双剑,联手攻进,奋力杀出。村民们擂起震天战鼓来助威。憨哥护住金姑,金姑护住憨哥,与凶神往来拼杀,一场恶战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一直杀了七七四十九天。憨哥拼死上前,一剑砍断了凶煞神伸来的右手。凶煞神抓不住金姑,又断了右手,又哈哈狞笑一阵,退后一步,现住法身,身躯像一座巍峨的大山,嘴巴像一座深邃的岩洞,一口吸干了天镜湖,只有九头神牛保住了小小一股水。凶煞神又是一跺脚,跺出了一道万丈深渊,天镜寨被深渊隔成了两半,寨子上一片哭声、喊声,鼓声也听不见了。昔日的湖水、鲜花,刹时间荡然无存:昔日肥美的土地、茂密的森林,一会儿无踪无影。 凶煞神张开岩洞似的血红大口,瞪着大火球似的眼睛。他恨不得一口吞下金姑,吞下憨哥,吞下整个天镜寨。岂知邪不胜正,凶煞神急切间不能得手。金姑、憨哥一身正气,压住邪气,又有日月双剑护身,仍拼死与凶煞神恶战。此时,已到关键时刻,金姑向憨哥说了一声:吞丹!二人同时从怀中掏出湖神所赠仙丹,一人一颗;服下仙丹,二人功力陡长。 此时,干涸了的天镜湖底,湖神现身,戟指痛骂凶煞神:一泓湖水,一个寨子,全被你这狗仗人势的东西毁掉了,此番老夫与你把命拼了!凶煞神怒视了湖神一眼:你这个狗胆包天的小狗崽子,意敢泄漏天机,冒犯天条,今天你死无葬身之地。左手伸出,想一爪抓死湖神。说时迟,那时快,金姑一剑砍断凶煞神的左手。 此时,湖神情急智生,拼力高喊:日月双剑,黑虎掏心! 金姑、憨哥的日月双剑直刺凶煞神的心脏。此处是凶煞神最薄弱的地方,被双剑刺透,凶煞神轰然倒地,化成一股黑烟,潜入了他刚才跺出的万丈深渊。凶煞神的抢亲队如鸟兽散,纷纷逃上天庭去了,金轿子也就留在了人间。 天镜寨东西两寨的人,在一片沙砾上呼天抢地,哭爹叫娘,哭声骂声响彻天地,其情其状惨不忍睹。 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呀……人们绝望的叫声,使金姑、憨哥心痛欲绝。 金姑与憨哥双双跪地,拜谢了湖神相助之恩。湖神忙扶起这一对恩爱夫妇。 金姑说:老公公,为了天镜寨人,也为了公公老人家,我和憨哥与你老就此一别了! 憨哥也拱手行礼:老公公,我们去了以后,还请你好事做到底,再帮帮天镜寨人! 金姑、憨哥说定,各用月剑、日剑朝各自的胸膛刺去。 玉帝所派天兵天将来处死金姑、憨哥,才到南天门,太白金星李长庚追上,叫他们暂停一刻。只见他拂尘一挥,早将金姑、憨哥的日月双剑扫出千里之外,接着又传玉帝圣旨:接金姑上天。 天兵天将不知玉帝为何朝令夕改,问李长庚,李笑而不答。 原来,王母娘娘已去昆仑山瑶池筹办蟠桃盛会,玉皇大帝张友仁邪念思凡,密室告知马屁精太白金星,太白金星急忙去南天门观花。 那天是六月初六,六月六,晒衣服,龙金姑正在天镜湖洗锦衣丝被,却被太白金星看到。太白金星目不转睛地看了金姑两个时辰,回去把金姑的婀娜、麻利、漂亮一一禀报,玉皇老儿急不可耐地就派太白金星下凡间去抢金姑。 太白金星以为这次把金姑抢上天庭,玉皇大帝定封他当宰相。但是,凶煞神已抢在他舅舅玉帝之先动手。李长庚奏明玉帝,待金姑、七龙杀死凶煞神,他再把金姑接上天。玉帝点头,金星跑腿。 下了南天窍门,金星匆匆忙忙带起一班天兵天将,从地上抬着纯金大轿,团团围困了金姑、七龙。 金姑怒问金星:你是什么人?为啥带这些兵来骚扰老百姓? 太白金星嬉皮笑脸,盯着金姑说:我们是天上神仙,不屑骚扰凡人,只是玉皇大帝要你做‘灵霄娘娘’,特派天兵天将接你上天。 谁要你什么神仙、玉皇?我有丈夫、有儿女,这里是我的家!你去对那玉皇说,不要专干这种缺德事!金姑义正辞严,气吞山河。 太白金星大怒,令昴日星官拿出炎光镜,使阳光百倍、千倍聚焦,烤得天镜寨糊焦焦的。 太白金星得意地狞笑:龙金姑,老百姓都要被烤死完了,你为什么见死不救? 我一个弱女子,怎么能救一方生灵,你这个蓄意坑人害人的魔鬼! 太白金星涎着厚脸皮:只要你上了金轿,百姓就可得救。 此话当真? 当真! 金姑深情地回眸看了一眼丈夫、儿女、乡亲们,毅然上了轿。七龙想拉住金姑,晚矣。 金轿快到南天门,金姑不放心,掀开轿帘一看,日照虽恢复常态,天镜寨却滴水难找,寨上的人渴得奄奄待毙。金姑戟指太白金星,要他恢复天镜湖,太白金星不理,一心做他的升官梦。金姑眼睛哭出了血泪。 说时迟,那时快,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一现身,就向金姑掷来两颗珍珠,一颗进口,一颗稳在手心,金姑急忙握紧。口中那颗珍珠进了金姑腹中,顿觉浑身是力,稍一用劲,就把金轿沉下了天镜寨。 金姑出了轿子,把轿子一按,定住了大裂缝的一端,成了一座轿子山。但是,大裂缝的另一端还在扩大,眼看天镜寨就要全部陷入大天坑。金姑把手中珍珠向七龙掷去。七龙化作七条金龙,把九头水牛化成巨石。七龙九牛把裂缝定住,但还没有完全合拢。土地神被七龙九牛压成一堆烂泥,谁知凶煞神附身烂泥,变成了一大堆又丑又恶的毒蛇,向人们奔袭过来。 金姑用尽全身力气,踩死了好多好多毒蛇,但有些毒蛇躲藏在裂缝里,有几头毒蛇还把金姑的两腿咬成重伤。金姑再也站立不住,倒在了大裂缝上。 金姑的一双儿女妈呀一声惊叫,向妈妈奔过来,想扶起妈妈。 金姑永远起不来了。她的身子在长,在长,长成了一座美女山;她的双脚在长,在长,长成了又宽又大的桥,把大裂缝全盖住了,把剩下的毒蛇全部镇住了。 金姑的身子化作了美女山,一头秀发变成了美丽的大森林,人们把这片大森林叫做美女长眠;金姑的双腿双脚化成了又宽又长的金姑桥,盖住了万丈深渊,又把天镜寨联成了一体。 天镜寨的人没有水喝,没有水种田。金姑的双乳变成了两股泉水,一孔叫南乳泉,一孔叫北乳泉。双乳泉水四季长流。双乳泉水加上九头神牛各护住的一股细流,共十一眼泉水,供金姑桥人饮用。金姑的几头水牛所变成的神牛,成了金姑桥的九座护村丘堡。九座丘堡环绕金姑桥,这道景观被人们称为九牛睏塘。九牛睏塘千秋万代瞻仰着美女山,九头神牛千秋万代瞻仰着它们的主人。 凶煞神从天上带来的金轿子被留在了人间,化成了一座轿子山,是凶煞神的万古罪证,人们世世代代诅咒它。 憨哥成了美女山的山神,一心一意地守护着他永远钟爱的美女山。 从此,人们把天镜寨改名金姑桥,来纪念这位千秋万代传美名的女英雄金姑。村北修了七龙庙,世代祭祀;美女山、双乳泉,更受到人们世世代代的朝拜。 双乳泉和九牛泉水流进天生洞,泉水纯净的正气、豪气,镇住了凶煞神化成的恶龙,使它永世不得翻身。昔日的天镜湖湖神,做了天生洞神与暗河河神,根本无须害怕恶龙了。 金姑、憨哥的鲜血洒遍了金姑桥的山峰和大地,化成了一片片芳草、森林、土地。金姑桥人受双乳泉、九牛泉的哺育,开辟了梯田梯土,世代耕耘,不断地播种和收获着金色的稻谷、金色的玉米、金色的小米…… 金姑桥人永远忘不了金姑和憨哥。 十一股泉水汇成的金姑溪,灌溉着两岸的稻田。 金姑桥人,不论土家、苗、汉,世世代代团结、和睦,是一个多民族融合成一体的村寨。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金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