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炭

  金刚炭

  明朝的时候,青州有个铁帽子山,铁帽子山有个金刚岭,金刚岭遍生铁核桃树。用铁核桃树干烧制的金刚炭,因为火力刚猛,是青州城军械营中锻造兵器不可缺少的燃料。可是烧制金刚炭的技术很复杂,只有本地最大的炭窑窑主缪镇掌握了烧制秘诀。

  这天一大早,缪镇让管家周福赶着一架马车,去金刚岭下的彘家。彘子楠是本地很有名的根雕匠人,他能将铁核桃树的树根雕刻成各种精美的器物,再用独家秘制的黑油浸一遍。油浸后的根雕,黝黑发亮,可以百年不腐。

  彘子楠雕刻的根雕确实精美,每件根雕下面都配有底座,这些底座全都由核桃树干制成,底座下面还有四个铁核桃树的根瘤当底脚。

  铁核桃树的根瘤异常坚硬,它生长在树根上,彘子楠根本就无法下刀雕刻。遇到此物,他都会把根瘤用锯截去,将其当作根雕底座的底脚,这也算废物利用了。

  缪镇是彘家最大的客户,每年都要买上百件铁核桃的根雕。

  他大量购买铁核桃根雕,自然是为了打点青州城中的大小官吏,不然他怎么能将价格昂贵的金刚炭顺利卖掉呢?

  彘子楠帮周福将根雕装到车上后,把他带到一个僻静地方,然后偷偷将一个大金元宝塞到周福手中。周福有些莫名其妙,彘子楠悄悄地对他说:“你只要把金刚炭烧制的秘诀给我,我自有重谢!”周福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然后鞭子一挥,赶着马车回了金刚岭的炭厂。

  这个周福是个贪财的人,一年前就被彘子楠收买了。彘子楠一直垂涎缪镇家金刚炭的生意,早有取而代之的想法。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一边让周福当卧底,一边不惜重金在青州城的军械营中上下打点。一个月前,机会终于来了,青州军械营的老总管生病还乡,新总管李大眼上任。这个李大眼可是个贪官,他接过彘子楠送来的银票,信誓旦旦地说:“彘老板,用谁的炭不是用啊?只要你能烧得出金刚炭,我们军械营就用你的!”

  周福被彘子楠收买以后,一直暗中留意缪镇的烧炭秘诀。可是缪镇怕烧制金刚炭的秘密外传,所以晾晒铁核桃木、烧制金刚炭的工匠都是他的心腹,而且在烧制金刚炭的时候,不允许闲杂人等在场,故此烧炭的秘诀周福一点也没有探到。

  到了秋季,山上的铁核桃木长结实了,已经到了缪家大量烧制金刚炭的季节。周福知道,再不用些非常手段,就无法向彘子楠交差了。他将一撮蝙蝠屎研成的粉面,暗中下到了缪镇的茶壶里。蝙蝠屎是大寒之物,人一旦喝下,当天便会上吐下泻,重病不起。

  缪镇吃罢晚饭,将周福送来的茶水喝了下去,果然当天夜里就病倒了。可炭厂烧炭在即,缪镇无奈之下,只得拉着周福的手说:“周管家,你来到我府中有十多年了吧,可谓忠心耿耿,这次秋季烧炭的事情,看样子要拜托你了!”

  缪镇只有一个儿子叫缪乘风,缪乘风在京城中的生意做得很大,根本脱不开身,所以没法回来帮父亲,缪镇目前也只能依靠周福了。周福急忙跪倒在地,说:“老爷放心,我一定尽心尽力办好这件事儿!”

  缪镇从枕头底下取出一张纸道:“烧炭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将铁核桃木完全晒干!”

  周福拿着缪镇写给他的晾晒秘法直接来到缪家炭厂。炭厂的院内有一片铺就的黑石,这片黑石,就是晾晒铁核桃木的地方。

  黑石吸热,将那些带着潮气的铁核桃木放在黑石上,只要经过两天的暴晒,就可以装到炭炉中,烧制金刚炭了。

  周福得到了晾晒秘诀,又观察了黑石晒场,当天夜里就跑到彘家报信去了。

  彘子楠这些天也没闲着,他雇了本地最好的烧炭工,也像模像样地在自家院内建了一个炭炉。他看罢周福得来的秘诀,欣喜地拿出二百两银票说:“老周,我觉得烧制金刚炭,绝非是一个晾晒的秘诀这么简单,你回去还要时时留心。我呢,就按你说的铺黑石晒场。”

  周福怀揣银票又回到了缪家,从第二天开始,他就不错眼珠地看着炭工装窑。炭工先在窑底的干柴上,铺上了一层干透了的铁核桃木,接着再打开旁边的仓库,将仓库里面的小铁笼子取出来,然后一个个放到了那层铁核桃木上。

  这种铁笼子上面铁筋重叠密布,根本看不清里面装着什么东西。周福纳闷地问:“烧金刚炭,为何要放这种铁笼子?”烧炭工左右一看,见四下无人,神秘地说:“周总管,这就是咱们家金刚炭最大的秘密!”

  这种铁笼子能起到一种烟囱的作用,因为有它的支撑,金刚炭的炭层中呈现通透的状态,只有这种状态下的炭炉,热度才均衡,才可以烧出最上乘的金刚炭!

  周福得到缪家烧制金刚炭的这个秘密后,一溜烟就跑到了彘家。彘子楠已经铺好了黑石晒场,随后也做了上百个铁筋笼子,铁笼子被放到了炭炉中,果然点火升炉后不久,一炉黝黑发亮、火力刚猛的金刚炭就烧制成功了。

  缪镇被周福下毒,身体一直不好,彘子楠抢了他的生意,更是连憋气带窝火,没过几天便去世了。缪镇一死,缪乘风急忙赶回来给父亲操办丧事。丧事操办完毕,他将自家的老宅和炭厂全部卖给邻居,接了母亲离开青州,到京城去了。

  彘子楠见缪镇已死,高兴极了。谁想到乐极生悲,就在当天半夜,一伙歹徒杀到了彘家,彘子楠一家老少三十几口都死于刀下,唯独周福有事未归,这才白捡了一条性命。

  彘子楠有个兄弟,名叫彘子林,他虽然取得了炭场的继承权,但哪会烧制金刚炭?问题是金刚炭供应的是军械营,根本推脱不得。彘子林没办法,只得将彘家炭场卖给周福,自己也跑路了。

  周福替军械库烧了一秋天的金刚炭,那白花花的银子被他狠狠地赚了一大笔。就在周福每天都笑得合不拢嘴的时候,青州军械营的总管李大眼领着两名铁匠找上门来。他将手一伸道:“周福,你赶快将手里最上等的金刚炭交出来吧!”

  周福有些纳闷又不知怎么回事,只好说道:“我卖给你们军械营的就是最上等的金刚炭呀!”

  李大眼眼睛一瞪道:“胡说,你卖给军械营的炭只是最普通的金刚炭,我手下的铁匠说你手里还有最上等的金刚炭没有交出来!”

  原来最近东海之上闹起了海盗,朝廷决定派兵清剿,可是率兵出征的将军需要一把锋利的劈水刀。制作宝刀的任务,就落到了青州军械营李大眼的身上。李大眼手里虽然有一块星辰铁,但是却没有能将星辰铁熔化的金刚炭。

  周福刚说了一句没有这种金刚炭,李大眼大吼一声道:“你想违抗圣旨吗?将他给我抓起来!”

  李大眼将周福抓到军械营,他拿出去年烧剩下的一块金刚炭,说:“这就是真正的金刚炭!,’这块金刚炭是缪镇炼制的,拿在手里,重若金石,用火点燃,竟然能蹿起一尺多高的火苗,那火苗烤得人浑身燥热,就好像面对炉子一样。周福连连摇头道:“这种火力超强的金刚炭,我可不会炼制。”

  李大眼抽出了明晃晃的腰刀,用刀尖指着周福的鼻子:“没有这种金刚炭,我就无法化开星辰铁,朝廷一旦降罪,我死也要拉你当垫背的!”

  李大眼刚来军械营的时候,也不明白金刚炭里面的利害关系,他贪图彘子楠的贿赂,竟然拒收缪镇的金刚炭。今日朝廷打造宝刀的圣旨到了青州,军械营的工匠一说金刚炭的秘密,他这才知道大祸临头了。

  周福哪里知道缪镇炼制真正金刚炭的秘诀,他面对明晃晃的腰刀,急得大叫道:“缪家炭厂!我们可以去缪家炭厂中寻找烧金刚炭的线索!”

  缪家炭厂和老宅一起被缪乘风低价卖给了金刚岭的牛家,牛家家大业大,根本就没有在缪家老宅住人,缪家炭厂也一直保持着原貌。李大眼得到牛家的同意后,领着周福等人来到了炭厂。

  李大眼首先打开炭厂的仓库,他指着仓库里成堆的小铁笼子,叫道:“给我挨个打开,我倒要看看这里面装着什么东西。”

  李大眼正领着人逐个打开小铁笼子,只见周福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大声叫道:“李总管,我找到金刚炭真正的秘密了!”

  周福早就对缪镇大量购买彘家的根雕心存怀疑,他打开装着根雕的仓库的时候,发现近千件的根雕全都堆放在仓库中,缪镇根本就没有将它们送人,可是根雕底座下的四个用根瘤做成的底脚却都不见了。周福怀疑,缪家的金刚炭是用铁核桃根的根瘤烧成的。虽然根雕贵,但金刚炭更贵,算细账还是很有赚头的。

  李大眼对周福的判断将信将疑,他正要过去查看,就听仓库内的手下高叫道:“找到了,找到了!”

  就在一个小铁笼子的中间,有一个已经烧成却被缪镇忘记取出的金刚炭,这个圆乎乎的金刚炭,就是铁核桃树树根根瘤的模样。缪镇送到军械营的金刚炭,已经全都被打碎,看样子缪镇一定是怕自己用根瘤烧炭的秘密被泄露。

  铁核桃树的根瘤金刚岭上到处都是,李大眼命人用一天的时间,便收集了好几百个。

  周福将这些干得“咚咚”响的根瘤塞进了小铁笼子,接着放进炭炉去烧,金刚炭很快就烧成了。

  李大眼携带着这些金刚炭回到了军械营。虽然火力比核桃木制成的金刚炭强大,但却不足以将星辰铁熔化。

  李大眼三拳两脚,就把周福打倒再地,他恶狠狠地叫道:“赶快给我找到烧制金刚炭的秘密!找不到金刚炭的秘密,我就把你丢进熔炉当金刚炭烧掉!”

  周福急中生智地叫道:“缪乘风,我想缪乘风一定知道他爹烧制金刚炭的秘密!”

  眼看着就要到七月十五了,缪乘风虽然远在京城,但他是个孝子,到了鬼节,他一定会回青州为缪镇上坟。李大眼每天派人盯着缪镇的坟头,果然鬼节这天,缪乘风回来了。

  李大眼急忙拿着祭品,然后用绳子绑着周福来到了缪镇的坟前。缪乘风看着绳捆索绑的周福跪倒在父亲的坟前请罪,仰天大叫道:“周福,你叛变缪家,真是罪有应得!”

  李大眼为了讨好缪乘风,他先命人将周福暴打一顿,然后哭丧着脸将需要真正金刚炭的事情说了一遍。

  缪乘风悲愤地说道:“朝廷剿匪,这是正事,我身为大明的子民,自然要讲出炼制金刚炭真正的秘密,但现在我即使讲出了秘密,你们也无法炼出真正的金刚炭了!”

  原来想要炼制最好的金刚炭,普通的根瘤是没有用的,必须是彘家根雕底座上,被当成地脚的根瘤。因为他家的根瘤上都涂有黑油,这是必不可少的成分。不然铁核桃树的根瘤满山都是,缪镇何必花大价钱买彘子楠的根雕呢?

  其实缪镇大量购买彘子楠的根雕,虽然是为取得炼制金刚炭的原料,但同时也照顾了彘家的生意。

  可是彘子楠却不满足,他为了得到更大的利益,竟然不惜逼死缪镇,彘子楠贪婪成性,最后自己害了自己。

  买盗杀人的事情是周福做的。彘子楠毙命后,彘家的独门黑油配方也失传了,没有了黑油,就没有可以当金刚炭原料的根瘤,也就永远都没有了可以熔炼星辰铁的金刚炭了。正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一支利益的箭,射倒了一连串贪婪的人。周福和李大眼坐在坟前的空地上,只感到深深的绝望……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金刚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