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财真奇妙

  生财真奇妙

  天外天酒楼的转兑启事已经贴出去半个月了,来探问的人不少,可真正动真格谈价接手的愣是没有一个。老板李运来眼看着一天天地赔钱,不禁心似油煎。为了减少开支,他连厨师都给辞了,自己上灶掂起了炒勺,多年前李运来可是圈内小有名气的大厨。

  这天午饭当口,一个三十多岁的高个男人踱进了天外天。正坐在大厅独自愁闷的李运来抬眼一看,原来是连着几天都来的一个熟客。他没敢怠慢,忙堆着笑脸迎了上去,并招呼过来一个服务员拿了菜单请他点菜。男人没接菜单却对着李运来吐出一句话:我今天不吃你们的菜,我要吃下你们的酒楼!说吧,什么价外兑?

  李运来闻言,立马明白了这个男人为什么会这几天连着在天外天吃饭了,原来他是在考察行情,看来这酒楼外兑今天是有门了。李运来和高个男人面对面坐了下来,进入谈判状态。

  很快,交易的价格就敲定了,那男人出的价格可以说不算低,但他另外附加了一个条件,那就是要李运来在天外天继续为他做三年厨师,工资按全市最高的开。

  交易价确实吸引人,再说李运来把这酒楼兑出去了一时还真是找不到什么合适的事做,当厨师也算是重操旧业,何况还能拿最高工资呢?两人一拍即和。

  天外天酒楼稍做整改便重新开业,新老板叫靳锐意。

  李运来降格成了打工的厨师,心理上一时有些不大平衡。好在靳老板看上去似乎有点缺心眼,不但给了他全市最高的工资,还给了他许多大权,厨房里的一切事务归他说了算!时不时还领了就餐的客人到厨房里介绍给他李运来。更为荒唐的是,靳老板还对来客说,你们好生巴结点儿李师傅,他可是大权在握,随便把每盘菜多下点料给你们占点便宜,我可是没办法知道。如此一来,李运来心理上多少好受了点。于是,每逢有客人,他就拿酒楼里的料可着劲地给对方多下,以赢得客人对他的赞誉和好感,渐渐地有很多熟客成了他的朋友,来了酒楼直奔厨房和他亲热地打招呼,又是敬烟又是恭维的,弄得他好像又成了酒楼的老板一样。靳老板见了不但不恼,反而常常当着客人的面夸李运来:我们李师傅,手艺好是没得说的,更重要的是他心眼好,爱交朋友,你们看他给你们炒的菜多实在呀!。李运来当面谦虚,心里却在发笑:老板真是个二百五呀,谁都知道开酒店在内部管理上抓住厨房节省原料是关键,你却这样任我浪费,恐怕到时候你比我赔得还要惨呀!可别连我的工资都开不出来了。

  酒店开的时间越长,李运来的权力也越来越大。有时候有大客户来订很多桌酒席,竟然连靳老板都不找,直接就跑进厨房和他谈妥了。靳老板不但不怪罪他反而还说他够朋友,有能力,能独当一面为他分忧,使他能安下心来能在外面多拉客,还许诺说年终要给李运来分红包。李运来心想,这靳老板真是病得不轻!。

  一年过去了,出乎李运来的意料,天外天不但没赔垮,生意倒是一天比一天兴隆了,客人多得到了头一天就要预定第二天的座位的地步。李运来整天累得筋疲力尽的,心里产生了丝丝恨意,你生意好害我多干活,我还要多浪费料替自己交朋友。于是李运来变本加厉地多下料,他自己粗粗估了一下,每天浪费的怕是有三百多元的料呢。但这样一来他确实得了不少实惠,很多知道内情的常客都成条地给李运来送烟,李运来再也没自己掏腰包买过烟。李运来得了实惠,开始在为靳老板祈祷:你可千万别搞垮了酒店呀,我上哪去找这样的好差事呀。

  两年过去了,天外天变得大红大紫。人们口碑相传,说在天外天吃饭价廉物美,质高量大。市里许多住得很远的人都慕名而来。生意好,李运来得的实惠就越来越多。他权力大得惊人,有时候给朋友桌上加个菜,他连问都不用问靳锐意一声,直接就上了。熟客投桃报李,送的烟加小礼常常就和李运来的工资不相上下了。李运来开始有些提心吊胆了,靳老板要是哪天突然醒悟了,还不把他给开了呀!真是那样的话,到哪还能找到这样好的活计呦。

  说着话三年就过去了,天外天已奇迹般地由当初的苟延残喘惨淡经营变成了今天的欣欣向荣日进斗金,成了全市知名的品牌餐饮店了。

  这日,是李运来给靳锐意当三年厨师签约期满的日子。送走最后一拨客人,已经深夜十一点了。李运来又划拉出了两个菜喊上靳锐意说是和他话别。靳锐意也不含糊,从吧台上拿过一瓶五粮液就和他对饮起来。酒至半酣,靳锐意从上衣兜里掏出了一个红包拍在了李运来的桌前:老李啊,这三年来感谢你为我创造出了一大笔财富,这个红包是我的一点谢意!李运来瞥了一眼红包,厚厚的,足有四五千块钱的样子。他太感动了,反正就要离开这儿了,索性张嘴说出了一番肺腑之言:靳老板,你真是心眼太好了。但我劝你一句,做生意的人还是要留有三分狡诈的,像你把厨房的权利都下放了给我,就有点不妥当。你要是亲自把关,恐怕每天要节省出不少料呢,那样你的利润就更大了。以后可要留意了,太实在了要吃亏的……

  哈哈哈…… 靳锐意一阵爽朗的大笑打断了李运来的话语。他仰脖咽下一满杯酒,随后放下酒杯接着说:今天酒喝得高兴,就凭你刚才善意劝谏我的那几句话看得出你也是个心眼不孬的人,我干脆就把事给你讲透了,你先听我讲一段经历。

  早几年我就做过买卖开过门店,但和你一样赔了,甚至比你赔得还惨,就差没卖老婆孩子了。事后我琢磨,咱也是一心一意做生意全心全意为顾客呀,买卖咋就这么不好做呢?我冥思苦想这其中的玄妙。有天我腰疼,到诊所去做针灸。那个诊所的大夫针灸技术特别高,病人到他那基本做几次针灸就好了。那天我一进门却被惊愣住了,那个大夫犯了胃病正疼得在床上打滚。此时正是午休时间,所以诊所里没有一个病人。见我进来,他央求我把他从床上扶起来。他拿过银针准备为自己针灸治胃痛。他抖着手往自己的穴位上扎了半天,疼得只咧嘴,结果以为自己是扎好了,哪知手一松,那银针却自己倒了,一看,才扎破了一点皮,根本就站不住。他苦笑着说:医生却看不好自己的病,原来扎自己和扎别人不一样,下不了手呀。

  一语惊醒梦中人,我悟出了一个借力生财的独特方法。我观察你经营的天外天酒楼之所以亏损,根本原因是你没自己的独特经营手法,不能吸引顾客。所以,我就想用我的借力生财法在天外天试一试。于是,我盘下了它,并且把厨艺高超的你雇为我的厨师。我故意给你很大的权力,利用你不平衡的心理浪费我的原料,让顾客得到最大的实惠,创出了天外天的特色。表面上看,我是利少了,别人赚三分我只能赚一分。但是你没往深了去想,别人一天毛利一千,可我的生意好呀,毛利一天就要有四千的,算总账我还是最大的赢家。呵呵,就这样,这三年你间接地替我赚了不少钱,让我自己下手去浪费我的料要我命我也是做不出来的,这关键的一步必须借你的力呀!

  靳锐意又是一阵大笑,李运来听得惊叹不已恍然大悟,他感叹一声:老话说‘千种买卖,万种门道’,看来这做生意的门道真是深奥玄妙呀。佩服,佩服!

  靳锐意又和李运来碰了一杯酒,诚恳地邀请李运来继续在天外天做厨师。李运来摇了摇头:我不能一辈子都打工呀,这做买卖的门道我也要去学学的!

  天外天又雇用了新的厨师,生意依然红火如旧。

  转眼又过了两年,传来消息,重新下海的李运来做生意也发了,但不知他具体做的什么,也不知他用的是什么办法做活的。这做生意的门道呀,那是有千途万径的。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生财真奇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