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是绑匪

  俺是绑匪

  俺现在的官称是犯罪嫌疑人还是绑架案犯罪嫌疑人还是被抓了现行的绑架案犯罪嫌疑人。说实话俺心里却静气了没别的事儿从早上醒了就一遍又一遍的回想从前。

  回想没有什么时间顺序胡七八糟的随俺意儿想从小到大的回忆都有。最想回忆起来的是到底是谁带俺进了赌场可咋也想不起来了。最不想回忆起来是谁第一个放高利贷给俺的可那人天天天类拱刺1出来就在俺的眼前晃晃荡荡。想的最多是俺被抓那天的从头到尾一遍遍跟过电影似的俺使劲晃头想让这事儿歇歇可就是不行它就是往外跳急的俺薅头发也没用。

  那天在麻将桌上输红了眼的俺正在四处哀告“曹哥、曹哥俺亲哥就让俺再玩一把翻了本恁弟俺就还恁连本带利。”“大兄弟不是哥哥不帮恁恁看看恁自己除了恁的修理店还剩下啥攒积了几年买的新车换了旧车旧车换摩托车还是一人家当废铁扔了的破魔托。跟恁说手气不顺的时候不要来了恁就是不听本乡本土的别说当哥的没提醒恁。”

  “曹哥可别这么说俺立林兄弟。来老弟恁哥今天手气儿顺赢了。这些钱拿去翻本要不回家给恁嫂子那娘们翻去哥就捞不着了。”“连哥恁就是亲哥呀放心俺不是不懂事儿的人赢了钱连本带利的还恁。”“小子这么说就是见外了哈不要恁的利息。”俺还跟他一番叽歪最后连哥说不借俺了俺才赶紧接下钱。拿到钱时俺心里真把连哥当亲哥了。忙着数钱的俺低头前一瞬间好像看到了曹哥连哥交换着眼神可俺心里当时就是钱了其他事儿哪里会往心里去。

  第一次借连哥的钱连哥真的没要利息翻本后还他钱时多给了一千说是给侄女买衣裳他还撕巴半天最后只多拿了两百块去。打那以后俺就更放心大胆的赌了那些耍小钱的俺根本就瞧不上眼。

  爸妈老婆也不是不说俺俺答应得好好的再不赌了老老实实的开店修车可是不赌说的轻巧做起来就两说了一时儿不去摸摸麻将手就刺能2得慌。

  俺不是笨人虽说打小就学不进去文化课可得分干啥。学厨师两天就烦了谁家不是女人做饭学电气焊又刺眼又烧衣服俺不干。这不学修车一堆师兄弟俺头一个出徒师傅说俺有天分就是个修车的料。俺啥车都能给他捣鼓好了。在镇上开了修车店后还有城里的大美女跑俺这里找俺修车呢说俺不糊弄人。

  想起开店来俺给爸妈挣了脸了。俺不是好鸟偷鸡摸狗、偷梨摸杏的事儿没少干从来没少闯祸一点不给爸妈省心。爸妈打狠了俺会往爷爷奶奶家跑叔伯三个家可就俺一个小厮爷爷把俺当成宝。爸妈都拼西凑的在镇上给俺整个门头俺头几年可是扑下身子拼命得挣钱两年就还了饥荒还剩下了钱。那会儿俺刚二十呢上门说媳妇的有的是。俺跟爸妈说了先不要媳妇有了耽误干活等再挣两年钱好样的更得斟着咱家挑。现在有了媳妇逢着年节的还得给特钱还的给特家东西俺还得领特买衣裳还的领特出去旅游那不都的是钱。咱家先盖好房子手头宽头了俺再买辆车好闺宁还不得挤破头的来。

  俺是爷们说到就做到了俺村里大有钱的人家咱不敢比跟俺爸妈一样摆弄果树人家有孩子跟俺般大般的俺家最早的盖了新房翻新了旧房还没拉饥荒3。接着俺就买上了汽车不是好车二手车是人家主顾淘汰下来的车可也是汽车呀再说了俺是干嘛的呀整的跟新车一样铮明瓦亮跑的公里数俺都给归了零。爸妈走亲戚串门上城里买卖东西都是俺拉着人家卖水果手提肩扛俺把水果装车上把爸妈往城里一送老两口吆喝起来都比别人底气足。傍晚俺有空就去接爸妈市场上认识不认识的人眼馋的说“儿子有本事你们少出多少力。俺们这搬搬抬抬都是自己你们一滴滴就来了。儿子有媳妇了吧。”“这孩子给他说媳妇就是不要说自己还小。他大姨帮忙操心呐。有猪头跟猪蹄吃。”俺妈不急着回家做饭了跟市场上刚认识的大姨聊开了俺爸说她是显摆儿子显摆车。

  哪知道这样的日子没几年呢俺就好上了赌钱开始时玩儿后来就上了钱幺二四毛到幺二四块再到幺二四拾最后都是桌上哈价。手气好的时候一天下来能挣个万八千手气不好的时候一天能输上万八。俺觉得比麻友们聪明手气又好一天在店里累死累活的好时候能挣个千八块那有这个来钱快。也不是吹牛刚开始稳挣不赔曹哥都管俺叫财神爷嘞。

  后来俺又买了辆车这可是新车张媳妇时买的小十万呢旧车俺给卖了还卖了个好价开了好几年又是拉砖又是拉水泥的好一个出力还给俺挣了一万块。

  新车买了两年就给俺卖了媳妇还哭了说往后走娘家都没脸了。俺就骂“特么恁想要脸给老子生个小厮呀俺是独子独孙恁可好生个小闺宁。”其实俺挺稀罕俺闺宁的也知道反正可以再生一个。可是俺要翻本的钱呐从哪儿来老主户人家都不来了说是来了也看不到俺人影儿找别家修车铺去了新来的要修车俺也没精神理习4特俺心里惦记着要去翻本呢。

  好运气就陪了俺一阵子再也没有了以后就是输钱输钱。这当口还认识了个朋友现在想想这朋友是上辈子有仇这辈子来要帐的。手头没钱就忘了师傅叮嘱的话了师傅说万万不能手贱去给赃车改装你改装了一次就等于一只脚进了监狱的门槛了。这不进了监狱门了想起师傅的话了不光是脚进来了怕是命也就搭这了。

  这个里西村的金大哥开着赃车让俺改装。俺看见钱厚就顾不得规矩法律的说词了给特改了金哥看着改好的车不住嘴的夸俺特刚刚开车走了后脚那钱就给俺输得精光。

  老连的高利贷越滚越多眼看着俺媳妇又怀上了二胎。把爸妈的心血修车店顶给老连人家根本不要就要钱。还说再没钱还就要把俺小闺宁给卖了。老连说这话脸上有笑可眼里却跟狼一样狠。俺抱俺闺宁去动物园看过狼的在笼子里死目样眼的狼抬眼看人时把俺闺宁吓哭了。连哥再不是刚给俺放贷时的热心肠了天天逼着俺还贷还动不动要砍俺的手要砍俺的腿慢慢俺也听说了他跟老曹勾结着到处放贷逼人卖房子卖地自己却发了家。俺奶奶天天说有报应可这老天咋就不报应这俩畜类。

  金哥又倒腾辆车来让俺给改装。这改装汽车不是一天两天就好了喷上油漆要等着它慢慢干金哥每次都要在店里住上几天。这会儿来了让给改。“哥不是兄弟不干俺连买漆的钱都不知道上哪儿淘换去佘了人家的油漆不给钱人家油漆店连门都不让进了。”“不是老哥说恁哈凭恁一把好活计能混到这么副穷德行。”

  金哥说这个倒是真的师傅在俺出徒时候说过俺要是不走下道三十岁时就能抓起一个养十个八个人的修车厂来。俺就是喜欢车学徒时有破车俺拆了装装好了拆拿铁丝、用简单的机床、用胶皮管子一口气把报废的车给捣鼓上了路。师兄弟们开回家打庄稼、盖房子拉石子水泥大破车一点不带掉链子的。师傅说教了多少拨徒弟了就没一个赶上俺一半。俺没赌时候那会儿不光是农用车还有豪车也来找俺修打老远从城里来的车很多尽是犄角旮旯的小毛病俺听听开开八九不离十就能给人修好人家车主说俺不糊弄人收费便宜把车跟钱一并扔给俺放心的走了等好了俺给开去再找钱给人家人家都不要。可俺后来赌上了慢慢人家就不来了有时候人家说的话儿也能传传到俺耳朵里“好好一个修车师傅可惜了得。要是不下道我们都能多介绍几个车给他真是把好手。”现在想想要是有后悔药俺咋说也淘换来吃了。

  可是那会儿跟鬼上身一样一点不想师傅的话爸妈的惦记老婆孩的指望了。只想着怎么能快点来钱俺还是要去翻本。

  “要不听哥的话你戒了赌吧。”金哥这番话可是当时就笑掉了俺的大牙。“哥这有别人说还有恁说的恁啥时候戒了瘾俺就戒赌。”金哥偷车的钱都给他溜了冰了还舔着脸说俺。金哥一脸的木吱吱嘞5不跟俺掰持。“现在咱哥两都给钱别着筋了老弟有没法子整点来钱快的活计。”金哥眨着两只三角眼眼神里闪着跟老连一样的光。“俺就知道赌那钱来得快就是手气最近不顺。”想起赌钱俺的手刺能死了俺妈骂俺再手痒搁石头上拉拉。

  “小子还惦记着赌不过恁说得对哥就惦记着溜冰咱哥俩没治了。要不咱俩干它一票以后戒冰戒赌。”“干啥票”俺还在懵懂时看到金哥小心翼翼的到门口东张西望的在坹摸6啥。“恁看哈现在这社会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老曹老连干的事儿都特么违法不也没事儿。咱哥俩也坹摸着干点来钱快的活。”“哥恁是说也想放高利贷不行不行咱俩都没老底了上哪儿去弄钱放给人家。还有俺奶奶俺妈天天去庙里咒老曹老连不得好死这事儿俺不干。”

  “个死心眼谁让你放高利贷了那来钱没俺这招来得快。”“金哥恁不是想去抢银行吧就咱俩甭说雷子了连人家银行的保安都干不过。”“哥去银行踩过点就是能抢了咱也没命花特么到处是监控看的哥眼都花了也没记住有几个。没等咱蒙上脸电脑就把咱俩的样子拍下来一通缉没跑。”

  金哥最后看俺实在不上套儿说了他的计划。“咱哥俩的体格你还能壮点干别的不行咱俩去绑个女的敲她家的钱。”他一说出来吓死俺了亲娘呀俺是打小不学好可没进过公安局打群架也是外边喊的凶一个这可是犯法要枪毙的呀。

  金哥说了后就开始把他准备的东西一一给俺看啥头套呀、胶带呀、辣椒水呀、还有手铐“哥咱在商量商量呗这可是犯法呀。”“犯法的事儿多了去了雷子特管不过来。反正现在咱哥俩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哼哼老哥知道你不会去告密才实话实说的。”

  俺知道金哥这是打定了主意了要是俺不干真没俺好果子吃。想想老连狼一样眼神想想也许真的跟金哥说的就是勒人家几个钱计划周密点就不会被人发现想想俺小闺宁以后不用提心吊胆的上街耍俺豁出去了就跟着金哥干它一票。

  “咱俩要是敲个百八十万的二一添作五你就能还了老连的高利贷老哥也能过上一阵子腾云驾雾的日子。”“还了高利贷俺再也不赌了好好干活养活老婆孩子。哥你也戒了冰吧养养身子娶个嫂子过日子。”

  俺把车牌给换了假的又舔着脸淘换些油漆来把车换了颜色大架号发动机号也都给改了。就跟金哥天天到处转悠坹摸着有钱人家的闺宁媳妇开始上路时俺抖抖索索的给金哥噘6了个六门到底噘俺有心没胆俺是真没心也没胆呀。

  这天晚上在大商场地上停车场里金哥看到一个女人给俺递了眼色。俺也看见那个骚娘们儿了大冷天俺还穿着面包服呢这娘们露着膀子脖子上手腕上手指头上金光闪闪的手上提着一堆袋子高跟鞋跟高跷一样一迈步屁股一拧俺慢慢的开着车跟着她看她到了一辆四个圈的车旁车要四十万靠上那娘们开了后尾箱往里头放东西。金哥吸了冰手脚麻利的俺都比不了嗖的一下就从车里窜出去俺害怕呀想开车就跑可看那娘们的一身也够俺挣一年半载的了咬咬牙下了车。跟金哥一起绑住那娘们把嘴给堵上扔到了俺们车后排座下金哥拿腿压住那小娘们。

  四处看看没人注意赶紧开车跑了。等到城外俺才觉出来一身汗把衣服都给湿透了。开车兜着圈子约摸那娘们也给转晕了哥俩带上头套跟她要赎金。小娘们脸上的妆乱七八糟的了眼影污的跟鬼一样一个睫毛粘在嘴上跟特么胡子一样口红抹到了腮帮子上。还在眼泪鼻涕的流着也不知道是辣椒水辣的还是吓哭的。

  跟她家里人讲价讲到半夜了家里人说这会儿银行没开门只能跟亲戚朋友借能借到的有十万再多拿不出来了。俺哥俩不死心又逼着那娘们问她家是干啥的那娘们哭咧些的说了俺们也不知真假的话说自己是给人包养得家里就是普通果农情夫给车给首饰不咋给钱怕她再养小白脸。这娘们包里真没几个钱有银行卡。她说卡上的钱她花一分情夫都知道真不是有钱人家的闺宁媳妇只是个二奶。

  俺们又给她金主要钱那男的哈哈一乐“你们撕票吧老子早就厌了。”最后俺们看看真榨不出油水来十万成交。

  交钱地点也是金哥早就坹摸好的高速路天桥下面是条乡路能开车能藏身。让那娘们的家人把钱从天桥上扔下来俺俩拿了钱把人放下开车就跑神不知鬼不觉钱就到手了。

  这钱不够还高利贷的可够俺翻本的俺手气一顺了说不准老连那杂碎的钱就还清了还有余费呢。那俺就给俺小棉袄买她想要的小自行车再把店里给俺卖了的工具置办上。天快亮了俺觉得俺也看见光了赌赚了再也不去老曹那儿了不能让俺妈再哭了她两眼都哭坏了。

  那娘们的手机响了她弟弟过来给俺们送钱了。那小子还挺横的说是钱给俺们要是俺们不把他姐放了他要跟俺们拼了。那娘们一听是她弟弟要来送钱开始哇哇大哭起来拿不到电话就大嚷起来“你给姐滚回去俺不用你来死了也不用你要高考了好好念书去。”“两位大哥你们拿了钱放不放俺没关系可不要害俺弟他是孩子说话不知轻重光会念书、人老实就是犟求求你们俺打骂随你们。”那娘们直挺挺的跪下了说实话那会儿俺也挺心酸的这都干了啥事儿呀

  有人跑的声音响起来一个哭腔喊着“姐姐。”那娘们的眼泪跟开了口的水渠嘴被俺们给堵上了眼里都是哀求。一个毛头小子出现在高速天桥上“给你们钱放了我姐。”小子边说边把两摞老头票扔了下来钱给皮筋扎着没散可却一边一摞隔得老远看到钱俺跟金哥不顾的那娘们了赶紧去捡钱。钱一摞一摞的从天桥上扔俺捡了一沓没等直起腰来就听见有好些车向俺们这边冲过来等俺反应过来这是警车时听见了呼喝声“趴下不准动。”有叫声、有脚步咚咚声、有警笛声、还有好像是小鞭声太乱了现在耳朵里还是那天的事儿一直在呼呼响。说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可那会儿到底发生了啥事儿俺一样没看见。当时俺心里就想着能变成一滩烂泥就好了俺一辈子就摊在这里没有怨言。

  等俺回过神来后明白这是给警察抓了可是地俺是绑匪货真价实的绑匪不抓俺抓谁。警察一问俺俺就从头到尾说了个真真的。等俺在一摞纸上签了字警察手铐脚镣的带着俺去号子里时俺看见窗外面天真的大亮了。这会儿俺妈要去门头给俺送早饭了俺闺宁也会跟着去在门头那儿让俺扛着她玩儿笑的咯咯的。

  后来警察再问俺话时俺就问了老曹老连会不会祸害俺家人人家说第二天端了老曹的赌窝老曹进去了老连跑了俺这心里一下子透亮了。

  再后来律师来了俺想见见俺师傅律师说没判刑不能见亲人俺不想见俺爸妈没脸更不想见俺闺宁俺是坏人是犯罪分子更没脸见孩子。可俺想见师傅告诉他俺对不起他把他的话当耳旁风了。俺也不想见俺媳妇她那人不咋地她肚子里俺儿是保不住了她当初图需俺能挣钱跟俺没啥感情。俺当时看上了对门超市里收款小闺宁可俺妈说人家是外地的不知根不知底长得葱俊不放心。非得看上这个嘴甜心眼多的了进了门就不是她了天天想把钱也不孝敬俺妈。

  律师告诉俺那晚上老金就死了。听了他的话俺一点不难过可能是心里觉得这人该死吧再往深处一想自己也是该死的不知道咋的没死成。律师还告诉受害者的弟弟就是那个愣头青那晚从天桥上跳下去救他姐把腿摔断了给同学背着进考场高考考了六百大多分成绩下来那小子所有自愿都报了刑侦。

  俺到现在也没想明白咋的警察就这么快找上了俺老金的那些反侦查的法子一样没有用。还是找到俺好要不老金要是撕票呢怕是到头来俺就要杀人了。受害者挣扎时俺就打了她的头要是灭口时老金个瘾君子没个力泵头8还不得又是俺下手。

  1拱刺-显现

  2刺能-痒痒

  3拉饥荒-借款

  4理习-搭理

  5木吱吱嘞-漠然

  6坹摸-瞭望、思索

  7噘-骂

  8力泵头-力气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俺是绑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