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居正的“百鼠宴”

  张居正的“百鼠宴” 明万历年间,神宗朱翊钧在位,那时,神宗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因此,国家的一切大权全交给了他的老师、内阁首辅张居正处理,张居正不愧为一代名臣,励精图治,实施变法,把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百姓也都安居乐业。

  转眼间,张居正已年满五旬,五十大寿可得好好庆祝一番,便邀请了朝中三品以上官员前来祝寿。张居正位极人臣,朝中那些官员早想巴结一番,这次祝寿正好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祝寿那天,大小官员都把家中的奇珍异宝拿出来,用礼盒装好,附上礼单,在拜寿之时呈送到张居正府中,张府安排了管家张安专门负责收受礼物。

  都是同朝为官的大员,大家见了不免寒暄一阵,不久便各自落座。奇怪的是张府安排的座位并未按等级划分,而是将各级别的官员打散,分坐到各张桌子周边。

  有的官员注意到了桌上已布置好的凉菜,不禁吃了一惊,那些凉菜形态各异,但十分陌生,似鸡非鸡,似兽非兽,哪怕是吃过各种山珍海味的官员,也未曾见过此等菜肴。

  众人正议论着,张居正身着便衣,坐在太师椅上,见百官坐齐了,便开始说话,百官顿时鸦雀无声,只听得张居正大声说:感谢各位同僚对张某的厚爱,张某不胜感激,张某在此设宴以示感谢,但今日之宴与平常诸位所吃的宴席有所不同,名日:百鼠宴。

  百鼠宴这个词语大家都是头一回听说,便低声议论起来。

  张居正继续说:今日是本爵五十大寿,子日:五十而知天命,我自奢望可长命百岁,前些日子去道观算得一卦,说我生肖与鼠犯冲,此生克星为鼠,但有一法可以化解此灾,即我以鼠为食,便可消灾。今日请大家赴宴,也是图大家共同为我消消灾祸,张某在此谢过大家了。所谓百鼠宴,顾名思义,即宴席中各种佳肴,均以老鼠为原料制成。

  百官一听老鼠二字,不由得大吃了一惊,老鼠为害人间,一贯被视为肮脏之物,岂可用于菜肴?再看桌上摆好的凉菜,莫非真是鼠肉不成?

  张居正接着说:其实鼠肉细而不腻,肉质鲜美,实乃食中美味。很多番夷之地,皆以此为食,为此番寿宴,特地派多名厨师到各个食鼠的地区学习烹鼠之技,今日之百鼠宴,想必能让大家满意。并且张巢可以提前告诉大家,今日之宴席,大家绝非白来,酒过三巡,上最后一道菜时,大家必有惊喜。说罢,宣布开席。

  不少人猜测着最后的惊喜是什么,有人说莫非是有赏钱,还有人说今天祝寿的都会官升一级,话音一落便有人反驳,说什么的都有。

  

\

  既然是宴席,还是要吃,大家一动筷子,却发现鼠肉竟然如此鲜美细嫩,比起山珍海味有过之而无不及。

  大家吃得兴起,推杯换盏间,均夸这鼠肉味美,首辅这次宴席真是别具匠心。

  这时,数十名仆人手持小碟子向餐桌走来,碟子中乃是一只全鼠,老远便散发出阵阵香气,想必味道一定很好,仆人站在桌边,碟子却未放下。

  张居正忽然大声说:这便是最后一道菜,刚才告诉过大家,最后一道菜上来时大家有惊喜,此道菜乃为本宴之核心,名为:‘孺鼠夹珍’。

  如数家珍?众人大惑不解。

  张居正笑道:鼠是老鼠的鼠,孺鼠既是幼鼠也,孺鼠夹珍者,即幼鼠里面夹着珍宝。众人心中明白了几分,却也有几分疑惑,幼鼠里边如何夹得了珍宝?

  张居正却突然话锋一转,说:今日张某寿辰,承蒙百官厚爱,送来不少礼物,皆为奇珍异宝,价值连城,张某非贪财之人,不想借贺寿之际收受财物,若逐个回礼,又有所不妥,诸位送的珍宝,价值不明,如何回礼不能把握;若退回不收,又驳了大家面子。因此,思前想后,想出一个方法,今日所请百官,一共238人,每人一份,共238样,我今日将此宝物返还到你们238人手中,但并非原物返还,乃为错位拿取,至于可以得到什么样的宝物,全凭各位运气了。

  各官员顿时议论纷纷,有的说这个方法好,也有的说这个方法全凭运气了,最后的结果必定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张居正继续说:大家获得何许宝物,其实就是抽签,至于如何抽签,我有一良策,一会儿仆人将端给每人烤全鼠一只,只是这烤全鼠内中藏有玄机,每只鼠腹中藏金帛一块,上面写着一个序号,序号列前者可以先挑一样宝贝,挑到最后一位就只剩一样了,这样人手一样宝贝。大家看这个办法怎么样?

  哪知突然下面有一官员说道:此法不妥。

  众人一惊,竟然有敢于说曾辅不是的,转头一看,正是刑部右侍郎潘季驯。潘季驯直言说:这样全凭运气了,依我看,增加些比试如何?

  张居正一听,笑着说:依照潘卿的想法,该如何办才好?

  潘季驯说:不如这样,既然是藏宝长廊,必然是一个长长的通道,众位官员每人之间隔着五步,不可交头接耳,手持笔墨纸砚,每经过一个宝物,依次将宝物的名字写出,最后统计,识别得宝贝多者先挑宝贝。

  百官众说不一,自认为识宝多的人固然沾沾自喜,识得少的人便一脸不悦。

  张居正思考片刻,当众决定,采用潘季驯的方法。说罢,宣布取宝正式开始。藏宝长廊早已准备好,四周用木板遮挡严密,留一入口,宝贝陈列其中,看样子张居正早就考虑好了这招。

  两百多名官员,每人之间隔五步,手持笔和纸,有专人拿着墨汁,两百多样宝贝依次陈列在藏宝长廊,琳琅满目,五光十色,看得官员们眼都花了,有些官员写字的手都发抖了,心想此番千万要满意而归。大家赶紧在纸上写好宝物的名字,然后依次向前推进。两百多人,只用了一个时辰,便流转完毕。

  识宝活动完毕,大家都坐下休息,其间交代活动尚未结束,不许交头接耳,以示公平。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账房把统计的结果交给张居正,张居正说:下面把识别宝贝多的人念出来,以确定选宝的顺位,左都御史魏仲焕识宝189个,排第一;吏部尚书房致远识宝186个,排第二……一共念了五十多人。

  魏仲焕等排名靠前的官员一听,面带喜色,心想这下可以优先选宝了。张居正忽然眼眉一立,吩咐手下:将我所念到的官员去掉鸟纱帽,择日处理!

  众人大惊失色,真是瞬息万变,刚才还可以优先取宝,现在却成了阶下之囚,忙跪倒问为何?

  张居正冷笑一声,说:我朝官员,正一品月俸禄不过米87石,正二品不过61石,尔等如何有钱去接触如此多的宝物?识得宝物多者必是常常搜刮百姓或常常受贿之人,以区区俸银如何能够买得起?今日设此百鼠宴其实醉翁之意不在盘中之鼠,乃为你们这些贪赃枉法的硕鼠!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张居正是用的一计,趁办寿宴之际惩治贪官。

  张居正义正词严道:我若是直接让人说出每样宝贝的名字,容易引起某些人的猜疑,故拐个弯子,说先按金帛上的序号。后来又让潘季驯谏言,仿佛我的方案是临时决定的,这样更让贪官们放松警惕,以为不是事先设定好的,凡贪官污吏,必是贪图钱财的,若见有此光明正大优先选宝的机会,绝不会错过,定然会全力以赴。平日奢华者,识别的宝物自然多,必将现形。众贪官早已吓得面如土色,直呼饶命。

  张居正借百鼠宴整治了一批朝中贪官,从此明朝又安定了几年,老百姓也算安居乐业。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居正的“百鼠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