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毛狮王

  绿毛狮王

  杨忠是五龙寨中学的青年教师,小伙子喜欢看武侠小说,对里面的侠客们佩服得五体投地,总想着自己也能行侠仗义、打报不平。想着想着这机会可就来了。

  因为教师工资是财政包块,由乡政府说了算,所以乡政府也就不把教师们的工资放在心上。这不,四个月没发工资了,把五龙寨中学的老师们都饿得饥肠辘辘,头昏眼花。条件好的一天还能吃两顿饭,条件差的只能一天吃一顿面条。杨忠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那股侠客豪气也跟着往上涨。这天,他跑到校长跟前,气呼呼地说:“拖一个月、两个月还可以,现在已经四个月了,还要不要老师们教学?王校长,咱们问乡里要去!”

  王校长五十多岁,胆小怕事,忙劝他:“别去,别去,千万别去!”杨忠又问:“那你给发工资?”王校长苦笑道:“我哪能发工资呀?我是说你不要因为几个月的工资就耽误了自己的前程。”原来,去年小学里的青年教师刘良好也是因为不满工资拖欠,写了封信寄给报社,结果被人家找个借口辞退了。王校长这是劝杨忠忍一忍,不要跟当官的过不去。

  杨忠心中的那点儿侠义之气就这样被王校长浇灭了。他也不愿为此丢了饭碗,只好看着老师们空着肚子坚守在三尺讲台上。李玲老师,一位刚刚师范学校毕业的小姑娘,父母有病,家庭负担重,实在没能力接济她。有一天早上,竟突然晕倒在讲台上,她对看望她的老师们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眼前直冒金星……”杨忠知道,那是饿的。

  杨忠忍无可忍。他想,虽然工资不发,但老师们也是人,也得吃饭啊!一定得生个办法解决老师们的吃饭问题。于是,他每天晚上都抱着空肚子坐在100W的灯泡下,不停地看书思索,希望知识能创造奇迹,解决当前最尖锐的矛盾。

  “要是人能像花草树木一样不吃饭,那该多好啊!”“怎么可能呢?人也遵循质量和能量守恒定律,既然消耗能量,就必须吸收能量。”“植物能活命,全仗着叶子中的叶绿体进行光合作用而生成有机物、吸收太阳能。”

  “轰隆隆”,突然屋外响起一阵雷声,震得杨忠脑子里起了一片火花。他盯着书上的化学方程式,呆住了。

  光能

  6CO2+12H2O————C6H12O6+6H2O+6O2

  叶绿体

  “对,对,就这样。”他高兴地大叫起来。

  杨忠很快联系了他师专时的生物老师张杰教授,在张杰教授的帮助下,他研制出了一种特殊的叶绿液。他把研制的叶绿液注射进自己的头皮内,两天后他的头发的物质结构发生了变化,全成了叶绿体。这样,只要有阳光照射,头发就可以通过叶绿体,利用光能,把二氧化碳和水合成储存能量的有机物。换言之,他只吃少量食物就能满足自身的能量需求。

  因为处于实验阶段,杨忠只给自己一人注射。为了增加叶绿体的含量,他从此不再理发,并服用催发灵。很快,他有了一头飘逸俊俏的绿油油的柔发,足足两尺长,像瀑布一样斜披在肩上。加上他浓眉大眼、口阔鼻方,有三分象狮子,同事们就仿照《倚天屠龙记》中的金毛狮王给他起了一个绰号━━绿毛狮王。

  杨忠每天一顿饭的能量,加上头发进行光合作用产生的能量,使他时时刻刻像小老虎一样,上蹿下跳、生机勃勃。其他老师可就残了,食不裹腹,衣仅遮体,每天像生病的鸭子走上讲台,讲完课,又艰难地蹒跚回去。

  工资仍然没有发,快八个月了。

  杨忠算算手头的积蓄,还有4块钱,仅仅能维持4天的生命。王校长上有老、下有小,能挤出的钱早挤干了,已经3天没沾1粒米、1颗面了。他召开全体教师会时就让隔壁的杨忠搀扶着走进会议室。李玲那小姑娘,年纪轻轻,风华正茂,上课时竟拄着她奶奶的龙头拐杖。

  绿毛狮王再也忍不住了,他想再不问乡政府要工资,老师们只怕都要饿趴下了。当召开一周一次的教师工作会时,他一甩绿发,拍案而起。“同志们,再不发工资别说教学,我们恐怕连命都保不住。明天谁愿意去乡政府找乡长的请举手!”

  会议室内一片寂静,每个人都想去,但又不敢去,他们也怕像刘良好一样被辞退掉。

  “我去!反正我是一个人没有牵挂。”年轻的体育教师史劲举起了手。“我也去。”李玲颤微微地举起了手,那根拐杖还靠在身旁.

  一只、两只、三只……更多的手尾随着竖了起来,无声无息地组成了小树林。狮王一一点数,最后发现,除了王校长其他老师竟都举手赞同。狮王知道他是领导,怕担责任,可眼睛刚往他那一看,他便举起了手。老师们猜想他恐怕也是抵不过饥饿的折磨,担心自己饿死。

  绿毛狮王见大家都这么支持他,信心大增,第二天就领着三四十位教师排着整齐的队伍往乡政府进发。在这些教师中间,除了狮王,其他老师都萎糜不振,虚弱不堪,走上几十米便要停下来歇息一会儿。四五里的路程竟走了三个多钟头。

  到了乡政府,他们没见到主抓教育的王乡长,倒是碰见了乡长秘书。乡长秘书戴着金丝眼镜,他说:“老师们,你们好,我是乡长秘书。今天王乡长下乡去了,有什么事我暂且作主。”

  “工资……”“八个月没发了。”“把人家小姑娘都饿成老太太了。”“还叫不叫活?”

  老师们七嘴八舌过后,金丝眼镜明白了。“工资就是钱,钱的问题领导说了算,我做不了主。王乡长又不在,这样吧,你们从事天底下最光辉的事业,最具有奉献精神,也是最讲理的人。”他给老师们戴了一连串的高帽后,接着说:“你们后天再来,我以人格担保,一定解决你们的问题。”

  时值五月的中午,太阳骄傲的挂在头顶,热辣辣的雄视众人。老师们和乡政府的人员都被晒得热汗直滚,蔫头蔫脑,唯独绿毛狮王精神焕发,神采奕奕,只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他看到僵持下去毫无结果,老师们又都没吃饱,精力不足,便说:“我们下次来,一定请王乡长给我们一个交待。”说完,扶持着老师们往回走。

  在回去的路上,李玲对绿毛狮王说:“杨……杨忠,他们已经认识你了,恐怕会找你麻烦。”“找我麻烦?大不了跟刘良好一样,卷铺盖去打工。我就是看不惯乡里有些领导的腐败,叫老师们饿得站都站不稳。”

  “你真是个好心人。”

  “不能那样说,只怪他们太不象话,八个月没发了……”杨忠说这话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为民请命的大侠客、真英雄。

  第二次去的时候,老师们早上五点钟就起床,然后匍匐前进。因为他们多日米面未进,仅有的力气不足以使自己站起来。

  到了乡长办公室门前,那镇守办公室的秘书仍然温声柔气地劝说老师们。“乡里财政困难,我们也已经五个多月没发工资了。这两天我连酒都没沾一滴,看看,我的嘴唇已经干出缝了。你们是人,应该体谅我们,如果财政好,我们能不给你们吗?我们能忍心看着你们挨饿吗?我们的心难道不是肉长的吗?”

  说得太好了。晴朗的天空也被感动,刹那间,乌云从四面八方赶来聚拢在头顶,渐渐地变浓,遮住了太阳。绿毛狮王顿时一阵眩晕。没有阳光,他的长发也就不能进行光合作用,没有光合作用,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和水分也就不能合成有机物,提供能量。今天早上的那个小馒头在他赶到乡政府前已被消化掉了。

  他强打精神,坚持使自己不倒下。“我们已来过几趟,只希望见见王乡长,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乡财政困难,但我们尽量解决。”“你做不了主,我们只见王乡长。”“王乡长下乡去了。”

  ……

  听秘书净说些不关痛痒的唐塞话,绿毛狮王咆哮起来,“每次来他都下乡,每次来他都有事,他那么忙吗?我们这难道不是事吗?”秘书受不了他的粗声粗气,开口骂他绿头苍蝇。他忍不住就骂人家是臭蛋,那秘书也不示弱,跟他对骂起来。正当两人越骂声音越大,越骂语调越高时,从屋外踉踉跄跄走进一个人。“陈秘书,谁找我?”

  绿毛狮王闻到一股酒气,只见那人西装革履,肥头肥脑,不是王乡长却又是谁?“王乡长,我是五龙寨的……”

  “别说了,”王乡长神经质地一摆手,制止住他,“知道了,不就是工资吗?我……”绿毛狮王心里一阵惊喜,他看乡长的表情是要说“我给你们就是了”,可陈秘书在旁提醒:“王乡长,财政……”

  “噢,我们乡财政困难。”王乡长改口道。

  狮王的胸膛快要爆炸,他强忍怒气说:“王乡长,你喝多了。”他的意思是说,乡财政困难你还喝酒?王乡长打着酒嗝说:“我……我没喝多,我只是打醉拳,中华武术博大精深……”绿毛狮王又问:“你会醉拳?”王乡长说:“怎么?你不服?你有种和我打一架,赢了就给你们工资。”

  “好!”狮王大吼一声,想到工资有希望,不禁精神倍增。

  陈秘书赶来阻拦王乡长,但王乡长不听他说,并又加了几条:“你们学校和乡政府各派三个人出来,三局两胜,倒地为输。你们胜了就给你们发工资,口说无凭,立此存照。”“沙沙沙”,一纸合约写好了,双方按上手印,各执一份。然后,绿毛狮王就班师回朝,只等第二天的比武大赛。

  王乡长酒醒之后问陈秘书,“这是谁让我写的?怎么我还签字按了手印?”陈秘书告诉他真相后,他连呼惭愧,可事已止此想反悔也来不及。他说:“陈秘书,开车去县体校请两位武术教师,让他们帮咱们打。”

  天刚蒙蒙亮,五龙寨中学的的老师们就起床了。今天是星期天学生们早回家了,空荡荡的校园里只剩下前胸贴着后背的老师们。他们找遍了每一个角落,翻遍了每一个面布袋,终于给每人凑够一顿饭。米、面、萝卜、葱、姜等荟萃在一起,煮熟了,粘糊糊的。李玲端着自己的一份对狮王说:“杨大哥,今天你要为咱们出大力,我这份你也吃了吧,吃了有劲就可以打败他们。”狮王说:“还是你吃吧,你看你弱不禁风……”他想跟李玲开个玩笑,可幽默细胞早被饿死,说着说着竟哽咽了。“给,你吃吧,你还小,我有叶绿体。”他把自己的那份留给李玲,强忍泪水走出餐厅。

  身后,李玲端着饭碗,眼泪无声地滑过面颊,滴在碗里,滴在那粘糊糊的饭泥上。

  王乡长开着轿车带着一帮人前簇后拥地赶到学校操场,在东边划了一道白印让手下人歇息。折叠椅、折叠床、矿泉水、啤酒纷纷亮相,让老师们羡慕不已。

  “咚咚咚……”陈秘书指挥那五十来号人拿出锣鼓猛敲起来。绿毛狮王见状,忙让王校长掏出钥匙去取学校礼仪队的洋鼓洋号。不一会儿,洋鼓洋号取来,瞬时,中西乐器一齐鸣响,直冲云霄,将树上的鸟儿惊得仓皇飞走,几根羽毛飘落下来。

  王乡长大手一挥,锣鼓顿停,“今天咱们打三局,这是我们的1、2号选手。”

  狮王定睛细看:1号选手虎背熊腰、人高马大,2号选手瘦小精悍、机灵无比。不用说,他们都是行家。那3号选手自然就是王乡长了。狮王犯愁起来,王乡长整天酒肉里泡,好对付,可这1、2号怎么对付呢?派谁去呢?他召集老师们在一起商量。大家都说跟他们拼了,可李玲却轻声吟诵道:“今以君之下驷,与彼上驷,取君上驷,与彼中驷,取君中驷与彼下驷。既驰三辈毕,而田忌一不胜而再胜。卒得王千金。”

  绿毛狮王一拍大腿,“对,田忌赛马。”他安排王校长去跟1号选手斗,老师们吓了一大跳,继而都明白过来:那是耗费对方的精华呗。

  1号虎背熊腰的选手上场了,他往那儿一站,将厚实的胸肌拍得“啪啪”响。跟王校长一照面,就用扫膛腿把他掀翻在地。王乡长高兴地喊道:“倒地为输,我们胜第一局。”“咚咚咚”,炫耀的敲起锣鼓来。

  2号精悍的选手上场了,学校方面派的是体育教师史劲。这史劲在师专上学时,是一个散打迷,曾经获得过学校的散打冠军。两人刚一照面,1号便突然飞起右脚向史劲左胸猛踹,史劲用左手向外格挡,“啪”,他的左臂被震得酸痛。2号不甘罢休,左拳直冲史劲面门,“啪”,正中他的鼻梁。

  “啊!”老师们都大吃一惊,心想如果这一局再输掉,工资可就没希望了。

  中拳的史劲没有倒下,将头一晃,大吼一声,“着”,右脚早已踢中2号小腹。原来,他考虑到自己经多天没有吃饱过,只能节省体力速战速决,所以故意让鼻梁中拳,吸引对方注意,右脚却积蓄劲力,一击中敌。2号一个趔趄,史劲见了,又是大吼一声,飞身而起,两腿在空中鸳鸯齐发,“啪啪”,趔趄中的2号站立不稳,“扑通”一声,躺倒在地。

  “啊──”老师们欢呼跳跃,洋鼓洋号也尽情歌唱。王乡长脸色却十分难看,像浇了马尿。他脱去衬衫,穿着背心,露出一身脂肪走到操场中央,喊着让狮王出来跟他交量。狮王仰头看着似火的骄阳,信心十足。一个箭步,带动绿发,潇洒地来到王乡长面前,一拱手,“乡长,请。”

  “少废话。”语音未落,王乡长伸手便来抓他双肩,要将他摔倒在地。狮王哪能让他抓住?双手一分,拨开乡长两臂,“啪”的一声,左脚踹在乡长小腹上。只见乡长小腹上的脂肪层晃了几晃,抖了几抖,竟将他这一脚的劲力化去──王乡长却安然无恙,浑似不觉。

  狮王心里大骇,心想这不是要把老师们的工资扔掉吗?就这么稍微一愣神,左臂突然被乡长抓住。王乡长右手抓住他的左臂使劲向右拉,右脚在下面向左使伴子。狮王力气没有乡长大,一个趔趄几乎摔倒。他明白王乡长有蛮力,不可近战。于是虚晃一拳,退后一步,只跟乡长保持一米的距离。

  两人蹦蹦跳跳,分分合合,拳起脚落,战在一处。时间一长,王乡长开始喘了,鼻孔和嘴巴贪婪地张着,大口大口呼吸空气。狮王有绿发阳光相助,越打越有劲儿。他知道时间长了乡长非自动趴下不可。

  “轰隆隆”,雷声突然响过,阴风驱赶乌云悠悠吹来,不一刻便吞没了阳光。狮王眼前一黑,几乎摔倒在地。原来他今早把自己的那份儿饭让给李玲,只想着天气晴朗,通过头发合成的有机物吸收的能量足够支持自己。谁料想,老天不作美,送来这阴森森的冷风。他心里对自己说:“杨忠啊杨忠,坚持住,丢人事小,把同事们的工资输掉了可是大事。”

  王乡长见狮王没去挑逗他,就站在原地歇息。他见杨忠也站在原地,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过了一会儿,就大着胆子上前试探。王乡长踏上一步抓住狮王,狠狠地又拉又推。狮王的身体左右摇晃,绿发也左右摇摆,但他咬牙坚持着。

  乡长得寸进尺,右手一把抓住狮王的头发,左手捏住他的腰,用尽吃奶的劲儿将他举起,距地面三尺多高。“啊──”老师们惊呼一声,都不忍再看,心里早把8个月的工资扔掉了。

  “哎哟”他们听声音是乡长的,不由得睁开眼,但见乡长两眼黑溜溜的,像国宝大熊猫一样。原来,狮王身在空中,双臂疾伸,左右两拳正中乡长双目,于是便让他身价倍增,享受国宝级待遇。乡长忍痛放下狮王,气急败坏。

  “呼──”,又一阵风吹来,吹散了乌云,吹出了阳光。狮王不禁大喜,先发制人,左拳直冲乡长面门。乡长侧头闪过,飞起一腿踢向他的小肚子。他猴子般敏捷地向后疾跳,躲过这一腿。还未等乡长冲过来,右手虚晃,引诱乡长注意上面,右腿却贴地猛扫。“啪”,王乡长像喝醉了酒,摇摇欲坠。

  狮王乘胜追击,大吼一声,整个身子像一枚重型炮弹砸向乡长。乡长再也受不住了,“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蓬蓬蓬……”,老师们奏起了洋鼓洋号,那是老师们胜利的欢呼,无言的歌唱。他们大声喊着,使劲跳着,紧紧地互相拥抱。王乡长则带着一班人灰溜溜地走了。

  老师们继续狂欢,喜极而泣,高兴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哗哗哗地往下流。片刻,操场里便湿漉漉的,很快,操场里有了一条泪水的河流。那几根鸟的绒毛也飘浮在上面,轻轻的打着旋儿。

  李玲不知何时端来了一杯茶,“杨大哥,喝一点吧。”绿毛狮王接过来,看着她楚楚动人的模样,心头不禁一颤:这么温柔,要是做我的妻子多好!他刚这么想,就看见李玲白晰的俏脸突然涨红了。“哎,我只想想她就脸红。”想到以前李玲对自己的态度,自己对李玲的表现,他忽然明白:

  原来两人早就心心相通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绿毛狮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