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坏女人

  变成坏女人

  刁曼丽的上司丁立,是个严厉而呆板的家伙,对下属一点情面都不留。这天,他让刁曼丽做计划书,后来从中发现一些纰漏,就当着员工和主管的面,像派出所协警训斥嫌疑犯似的,把刁曼丽给狠狠训斥了一顿。

  刁曼丽可不是好惹的,她是一个报复心理极强的女人,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可她毕竟只是个普通职员,又是个女流之辈,想报复丁立可没那么容易。

  这天,刁曼丽去做美容,在美容院遇到了胡莎奇。胡莎奇是个坏女人,喜欢勾引男人,尤其喜欢勾引有钱男人。为了壮大自己这个坏女人的团队,还经常把一些安分守己的好女人,变成像她那样喜欢勾引男人的坏女人。胡莎奇虽然有毛病,但也有优点,对朋友讲义气,舍得花钱。

  做过美容后,胡莎奇非要拉着刁曼丽去吃饭。半瓶红酒下肚,胡莎奇兴奋起来,不着边际的大话也越来越多了,口无遮拦地向刁曼丽炫耀,说自己不但会勾引男人,而且还特别擅长教唆良家妇女勾引男人,不管多么安分守己的女人,自己都能把她们变成勾引男人的高手。

  听着胡莎奇的炫耀,刁曼丽眼前灵光一闪,脑子里突然就迸发出了一个报复丁立的办法来:勾引他老婆!把他老婆变成一个坏女人!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恐怕再也没有自己老婆跟别的男人睡觉更丢人,更痛苦的事情了。对!就这么办!如果计划成功,那对丁立的打击可是太大了。

  丁立的老婆叫牛津津。事情巧的是,牛津津和胡莎奇住一个小区。于是,刁曼丽后来就把话题引到了牛津津身上,挑衅似的对胡莎奇说:“你勾引男人的本领我服气,但要说教唆良家妇女我可不信。这人的性格啊,都是天生的,喜欢勾引男人的女人,一生下来就喜欢勾引男人;不喜欢勾引男人的女人,一生下来就不喜欢勾引男人,啥人就是啥人,这可不是教呀学呀的问题!”

  这话对胡莎奇的伤害可太大了,好像自己天生就是个贱货似的。胡莎奇被刁曼丽的话给刺激的起了性子,把筷子往桌上一摔说:“这样吧,你现在就给我找出一个天生就不喜欢勾引男人的好女人来,咱俩打打赌,不出半年之内,如果我不能把她变成一个勾引男人的坏女人,我胡莎奇甘愿三点一线在商业街跑个来回;如果我办到了,你三点一线在商业街跑个来回!怎么样?敢不敢打赌?”

  一看胡莎奇性子起来了,中了自己的圈套,刁曼丽内心一阵惊喜,随即笑笑说:“三点一线跑太张扬了!这样吧!现在是经济社会,咱用钱打赌吧,谁输了,拿出一万块钱去旅游!”

  胡莎奇立刻答应:“行!说吧,赌谁?这人就让你选,你就找那些认为最安分守己,最最不喜欢勾引男人,一生下来就是好女人的人!”

  刁曼丽一看火候差不多了,就假装思索了一下说:“要么就你们小区的牛津津吧!他老公丁立是我的上司,以我的观察,这女人可不是那种喜欢勾引男人的坏女人!”

  一听说是牛津津,胡莎奇犹豫了一下说:“她?可她和我一个小区。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这样做是不是有点……”

  刁曼丽立刻用嘲讽的口气说:“我知道你不行,胆怯了吧?知道自己勾引难以成功,所以就找借口。实在不敢打赌就算了。不就一万块钱嘛!”

  胡莎奇被刁曼丽给激将起来了,站起身伸出右手,啪的一下就和刁曼丽的左手击在了一起:“谁说我不行啦?就这么定了!半年为期!等着瞧,如果不能把牛津津变成一个坏女人,我胡莎奇的名字倒着写,从此不假胡莎奇,叫奇莎胡。”

  胡莎奇还真是有一套。那天打赌击掌刚过三个月,刁曼丽就从丁立的脸上看出了明显的变化,整天愁眉苦脸,无精打采。很快,丁立就用自己的一次酒后失态证明了刁曼丽的判断。那天,丁立和几个同事喝酒回来,竟然在办公室里大哭起来,骂老婆水性杨花,跟别的男人乱搞,给他戴绿帽子……

  看着丁立狼狈不堪,痛不欲生的样子,刁曼丽得意极了,扭脸离开后,鼻子里哼出几个字:“哼!敢得罪你姑奶奶,这就是下场!戴绿帽子?戴绿帽子是轻的,一脚踹了你跟别的男人跑了才解恨呢!”

  一个月后,刁曼丽的预言真的就要变成了现实,牛津津已经和丁立闹到了提出离婚的地步。那天,丁立借酒消愁,结果醉了个一塌糊涂,在公司里失去控制,大哭大叫:“津津呀津津……我哪点不好?你为什么要甩了我呀……”

  这影响太坏了。老板一着急,上前就给了丁立一个大嘴巴,想把他抽醒:“多大点事?不就是老婆想要跟人跑嘛?跑了就跑了,至于这么要死要活嘛?大丈夫何患无妻?看人家XXX,老婆是大明星,跟人跑了也没像你这样没死去活来的……”

  看着丁立如此痛苦,如此出丑,刁曼丽高兴得心里就像喝了蜜。她随即咬牙启齿暗暗道:“我一定要将报复进行到底!促使丁立和牛津津离婚!”

  为达到目的,大家走后,刁曼丽就独自悄悄来到了丁立的办公室,装出一副温柔体贴的样子安慰起了丁立。此时的丁立最需要的就是女人的安慰,冲动之下,竟然跪在刁曼丽面前,抱住她的腿大哭起来……

  刁曼丽开始很惊慌,但很快就镇定下来,伸出双手捧住丁立的脸柔风细雨的劝说起来,劝说丁立干脆和津津离婚。说他这样有才的男人,一定能找到一个比牛津津更好的女人。

  不知道是牛津津铁了心,还是刁曼丽那天的劝说起了作用,总之,一星期后,丁立真的和牛津津离婚了。

  看着丁立的家庭破裂,刁曼丽高兴坏了。那天下班,刁曼丽特意买了好多的菜,打算回到家好好和丈夫赵锋庆贺一番。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那天,赵锋一直心神不宁。刁曼丽一看不对劲,就赶紧关心地上前用手试了试赵锋的眉头,问他是不是病了?

  可让刁曼丽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赵锋突然打开她的手,一咬牙冷漠而坚决地说:“曼丽!我们离婚吧!我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刁曼丽一下子惊呆了,愣怔了好一会儿,才终于镇定下来,问:“能告诉我那女人是谁吗?离婚可以,但我一定要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她到底有多大能耐,竟然能从我刁曼丽怀里抢走男人。”

  赵锋冷冷说:“纸包不住火!反正你总是会知道的,早说晚说都一样。她,他叫牛津津。她的老公叫丁立,和你一个单位,你应该知道……”

  听到这,刁曼丽差点被气晕过去。自己处心积虑要报复丁立,却没想到,最后自己也成了受害者。

  刁曼丽急了。心中的怒火,顷刻间火山爆发般喷发而出:“我不同意!牛津津哪一点比我好……”

  更让刁曼丽没有想到的是,赵锋见她不同意离婚,随后突然从包里拿出一沓照片摔在了她面前,冷冷说:“离不离可由不得你啦!你看看这是什么?我把这些照片往法官面前一放,法官会怎么判决,结果你应该很清楚……”

  刁曼丽拿起照片一看就惊呆了:原来,那天她假惺惺前去安慰丁立,丁立抱住她的双腿大哭,她捧起丁立的脸等等这些动作,全被人偷偷拍照了下来。

  刁曼丽知道,自己现在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就在刁曼丽手足无措之时,赵锋的手机响了,是牛津津打来的。赵锋接过牛津津的手机后就出去了。看着赵锋的背影,刁曼丽绝望了,她知道,就在她怂恿胡莎奇把牛津津变成坏女人的同时,自己的男人赵锋也被牛津津变成了坏男人。现在,他的心已经野了,她根本不可能收得住他。

  刁曼丽刚把那些照片收起来,手机响了,是胡莎奇,胡莎奇大概还不知道不行已经发生在刁曼丽的身上,于是阴阳怪气的说:“曼丽啊,咱打赌的事可是到了该兑现的时候啦!你看……”

  刁曼丽一听就急了,把气全撒在了胡莎奇身上:“兑现你个头!你知道牛津津勾引的男人是谁吗?他是我老公,是我老公赵锋啊……”

  胡莎奇也急了:“是你老公又怎么样?当初打赌,咱又没有规定不能勾引你老公?再说了,我也没有想到那小女子会勾引住你老公啊!这事怪我吗?你冲我发什么脾气……”

  刁曼丽现在已经悲哀到了极点,她太需要找个人发泄一下了,于是,她就对胡莎奇说:“来吧,你快来我家陪陪我吧……”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变成坏女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