瑕疵

  瑕疵

  这天中午休息时阿智去大贾子的办公室找天儿聊。刚走到门口便听到里面放着现代京剧《沙家浜》智斗的唱段阿智推门进屋看见大贾子正聚精会神地听着戏老宋也在听得也很入神。于是阿智没有出声只是向两人招了招手算是打招呼。

  大贾子也冲阿智摆了摆手示意他随便坐。

  等听完了阿庆嫂那段名唱“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之后老宋忍不住学着刁德一的念白“阿庆嫂真不愧是开茶馆的说出话来滴水不漏佩服佩服”

  听完了戏大家开始发表议论了。阿智先道“人在职场上说话、做事要是能像阿庆嫂那样做到滴水不漏就好了。”

  “难阿庆嫂那是在白色恐怖下稍微疏忽就可能招来杀身之祸所以她的警惕性极高才能与刁德一巧妙周旋。而我等现在没有那种恶劣的环境精神上是相对松弛的就很难做到滴水不漏了。”老宋发表感慨。

  “宋公说的有道理外部条件很重要所谓时势造英雄是也。”大贾子附和老宋说道。

  “其实细细琢磨就连那些流传千百年的名篇、名作也未必能做到滴水不漏而是存在瑕疵。”老宋话锋一转扯到了文学上来。

  阿智和大贾子都知道老宋对古典文学有一定的研究所以便全做出了洗耳恭听的姿态。

  老宋一看这俩人挺愿意听便接着道来。

  “《木兰诗》熟悉吧”他问道。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惟闻女叹息。”阿智就熟悉诗的头两句立即抛了出来。

  “对《木兰诗》写于北朝是一首长篇叙事民歌距今已经一千多年了。讲述了木兰姑娘女扮男装、替父从军的故事。不过我反复琢磨这篇脍炙人口的名篇在叙述上也有问题。”老宋侃侃而谈着。

  “哪一句有问题”阿智不由得插嘴问道。

  “就是那句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

  “既然‘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那么木兰就想替父从军没有问题呀”阿智辩解道。

  “偏偏就是‘无大儿’和‘无长兄’给叙事留下了疑点‘阿爷无大儿’和‘木兰无长兄’是何意很明显是说木兰没有大哥对不对

  “对呀”阿智和大贾子异口同声地回答。

  “诗中只是说木兰没有大哥却未说明她没有二哥、三哥、……。此便是微瑕所在。”老宋解释道。

  “哎按照宋公这么分析似乎真有些道理。哥哥在古代习惯地称为兄而‘长兄’在家族中除了指大哥以外确无他意从古至今都是如此。所以“兄”和‘长兄’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按照《木兰诗》的字面只能理解为木兰没有大哥。”大贾子开始支持老宋的意见了。

  “木兰是有姐姐、有弟弟的这在诗的末尾有所交代‘阿姊闻妹来当户理红妆小弟闻姊来磨刀霍霍向猪羊’。所以看完了通篇诗句可以知道前面的‘阿爷无大儿’说的没错确实木兰的父亲只有小儿子而没有长子。错就错在后面的‘长兄’上我想最初诗里是用的‘兄长’二字明确说明木兰没有哥哥而弟弟当年尚且年幼所以她才萌生了替父从军的念头。估计是后来的人们在一代一代的流传中为了符合韵律因为‘兄’和‘征’是相同的韵脚才有意给颠倒了过来倒是合辙押韵了却把意思给弄拧了。”老宋的分析有条有理不由得贾、智二人不信。

  “宋公真服了你了。那些文学大家都没有看出来的问题硬是让你给挑出来了。看来你当阿庆嫂是绰绰有余了”大贾子由衷地赞道。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瑕疵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