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印寄当铺

  官印寄当铺

  乾隆年间,陈州有家当铺,老板姓隋,人称隋家当铺。当铺是一深宅大院,四周围墙高耸,墙下布满了枣木桩,人掉下去别想活着出来。再加上当铺里养着一批武艺高强的保镖,更使当铺固若金汤。因此,当铺远近闻名,生意红火。 这一年,陈州来了一位姓丁的知县。他上任第三天便登门拜访了隋老板,此后一来二往两人结成了朋友。当时陈州盗贼多,连县太爷的大印也差点失窃,丁知县为此整天忧心忡忡。为了保证大印的安全,他想出了一条妙计,每天天黑就把大印拿到当铺去当,第二天一早再赎回来。 这一招果然奏效,一连几个月平安无事。谁料半年之后,郑州府抓到了一批贩毒犯。这伙贩毒犯把鸦片藏在其他货物里运送,因为有盖着官印的陈州县衙的路票,所以一路畅通无阻。路票上盖着陈州县的官印,丁知县又惊又怒,找到隋老板说:隋老板,你不该利用我当官印之机私开路票呀,要是上面追查下来,我可怎么交待? 隋老板一听,大吃一惊,忙说:自从你把官印寄放我店之后,我都是亲自保管,从没干一点缺德的事,怎么会拿咱俩的友情当儿戏?再说,你每晚送来的官印都是用铁箱子锁了的,我又没钥匙,怎么能动用你的官印呢?丁知县皱着眉头说:是呀,我也不相信你会干这样的事。可是我没干,你没干,哪又会是谁干的呢? 隋老板挠挠头皮,说:会不会是每天来当铺送印的那个衙役干的?丁知县点点头:你说得有理。可惜那衙役已经逃跑,并在途中被人杀死了。隋老板,看来这事只能委屈你了。 你说什么?隋老板拍案而起,你无根无据,凭什么咬定是我干的?丁知县不慌不忙地说:隋老板,你忘了,我手里还有你的当票,足以证明路票是你偷盖了我的大印开出去的。当然,这事抖出来,对我也很不利,但我只不过犯了当官印的罪,充其量摘去乌纱帽,而你是私开路票,结伙贩毒,那是要坐大牢,说不定还要掉脑袋的呢! 听丁知县一说,隋老板吓得头上直冒冷汗,抖抖索索地问丁知县:你说这事咋办?丁知县说:事到如今,唯一的办法只有杀人灭口,毁掉路票凭证,才能保你平安无事。但要杀人灭口,消除罪证,得用银子去打通关节。在这件事上,你别无他法,只有破财消灾了。 隋老板知道自己撞在枪口上了,为了活命,只好忍痛取出5万两银子给了丁知县并说了许多好话,才将这件事遮掩过去。 时隔一年,隋老板回湖北探亲,不料竟在汉口碰到了那曾经每天早晚跑当铺送取大印的衙役。不是说他死了吗?隋老板犯起疑来。他正在犹豫,那个衙役上前招呼:唷,这不是隋老板吗?走走走,到寒舍去坐坐。说着拉起隋老板回到家里。原来他在一条小巷里开了家小店,生意蛮好,一家人生活也不错。 隋老板自然很生气,便说:原来你躲在这里,我平白无故丢了5万两银子呀!衙役这才道出了事情的真相,他说:隋老板,你上了丁知县的当了。什么贩毒、路票呀,全是胡说八道!就连我每天送到你当铺的铁盒里也根本没什么大印。他给了我一千两银子,让我跑得远远的,目的就是为了诈你呀! 听衙役这么一说,隋老板惊呆了,终于他悟出了一个道理:这个七品官真比土匪还要凶狠哟!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官印寄当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