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脚

  洗脚

  在长水,富和老莫走在街上,都有点无聊。老莫说,我们去洗脚吧,我请。富说,那好吧,我的脚毛都快洗掉光了,那小叶还是不理你吗?不提了,老莫说,小叶不是一般的女人。哈,富说,不就是一个洗脚妹吗,有什么,今晚我就帮你弄出来,老莫你真没鬼用。别,别,不要乱来。老莫说。

  富和老莫走进了一间名字叫小香的休闲馆,大肥见他们进来,就笑哈哈的迎了上来。有几天不见你们了,大肥说。你又没什么好介绍,富说,都不想来了。哪里呀,大肥把富牵到一边,在富的耳旁低声说,前天来了几个广西妹,很正点,功夫了得。富笑了笑。

  他们要了一间小房,刚在座椅上躺了下来,大肥就进来了,后面跟着两个陌生的姑娘。这个是小红,这个是小花,大肥说。

  小花留下给我洗,富对大肥说,再找小叶来。这,大肥有点为难,小叶正在做工。那我就等一下吧。老莫说。小叶刚做,大肥说,小红也不错嘛。等等,老莫说,就等等。

  小花开始给富先洗,用刀子在脚底刮皮。柔点,富想笑,你就不能柔点吗?太痒了,这脚皮越刮越薄了,小花你是新来的吧?小花笑了笑,有点脸红。我说呢,富笑着说,人家洗脚先是按一下摩再洗的,这样效果会好一些。我不会,小花低声说。就手和脚,来,我教你。富说。富捉住了小花的手,说,来呀。小花有点难为情,我真的不会,小花说。小花你真不听话,富说,你不听话我就告诉大肥了。不要了,小花软了下来,我给你按就是了。这就对了,富说。

  小花给富按摩大腿时,富说,大力点。我怕弄痛了你,小花说。不会,不会,富说,再大力点。小花就大力点。再上点,富说,再上一点嘛。这时小花面红耳赤起来。富你就别逗了,老莫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无耻?小花说,就是。哈,我无耻?富笑着说,小花,别听他的,来,咱们洗脚,不理他了,他的小叶不来了。

  话声未落,门开了,小叶进来了。

  哈,说曹操曹操就到,富笑着说。让你久等啦,小叶笑着对老莫说。老莫连忙说,没有。那我们开始洗脚吧?小叶说。好,老莫说,开始吧。这时富附在小花的耳边小声说,咱们换房吧,还是不要破坏了他们的好事。小花说,也好,随便你。小叶说,你们俩在嘀咕些什么?没什么,富说,我有事先出去一下,就回。

  别走,老莫说,别走。就回,富说着闪出了房门。

  你这个朋友有点古怪,小叶笑着说。就是,老莫说,他就是这么奸,今天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

  于是他们开始洗脚,沉默了一会,老莫说,有时找你洗一次脚还真难,你太红了,这么多人找你洗。哪里啊,小叶说,有时你来碰巧我在给别人做工罢了。还说呢,老莫说,不过也没什么,给你洗惯了,给别人洗总不爽。那我还巴不得你天天来找我呢。小叶笑着说。真的?老莫说,我还真愿意。只是我的那个朋友说把脚毛都洗没了。小叶笑了起来,笑死我啦,小叶说,真好笑,那你不会自己来吗?老莫看到小叶笑起来真好看。自己来?老莫说,那可不行,给人见了笑话。小叶又笑了。

  你一定有很多朋友吧?老莫问。哪里啊,小叶说,在这儿我都不认识几个人。像你这样漂亮会不认识几个人,谁信。老莫说,没和谁拍拖?没有的了,小叶说,整天都在做工,没出过。小叶说,要么老莫你算一个吧。

  老莫听了甜丝丝的,现在洗脚室里响起了一些音乐,是那个刀郎在嚎叫什么的。老莫觉得小叶在他的脚底下狠狠地用劲。轻点,小叶,老莫说,可不要弄痛了你的老相好。

  看你美的。小叶笑了,谁是你的老相好?老莫你什么时候学嘴花了?没有啊,老莫也笑了,他挠了挠头,这时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老莫对小叶做了个手势就听了,一听,那边传来了富的声音。我在隔壁,富说。知道了,老莫一口就挂断了。是你的老婆打来的?小叶问。不是啦,老莫说,小叶你看我是有老婆的人的吗?你还没结婚?小叶说,谁信。不信就算,老莫说,人家都叫我老莫,可我三十还不到。老莫在讲这些的时候,觉得脸上有点微微发热。老莫在想,他每天早上送他的儿子去长水幼儿园,就在休闲馆门前经过,小叶该不会看到吧。

  小叶笑了笑,这让老莫更加不安。老莫说,小叶你真的不信我吗?小叶说,信,老莫说的话我当然信啦。小叶在说这些的时候动作变轻柔了许多。有一股暖流在老莫心里流淌。谁娶了你小叶真是三生修来的福,小叶你这么好。老莫说。就怕没人要了,小叶说。小叶这时的脸上没了笑容,有点伤心的样子。

  现在刀郎还在嚎叫。

  现在是夜晚10点了吧,外面下起了小雨。一些人撑着雨伞走过,传来嘻嘻嘻哈哈的笑声,偶尔汽车开过,溅起许多泥巴。

  在休闲馆门口,老莫看见了富。这时富正手搭在小花的肩膀上,附在小花的耳边,低声说着一些什么。老莫看了有点妒忌什么的。这富还真有两下的,这么快就上手了。老莫想。

  OK了吗,富见了老莫,神秘地说,什么OK了?老莫说。

  老莫你真是死蠢,富说。富牵了老莫到一旁,在老莫的耳边说。告诉你老莫,我现在和小花去订房吃宵夜,等会你邀小叶出来,就等你了,明白了吗?富说完怕老莫还不明白,就向老莫弄了个眼色。

  努力吧。老莫说。说完他看见富牵着小花的手走了出去。说起来我还真喜欢小叶,老莫想。他定了定神,下了决心就回洗脚房了。

  在洗脚房里,小叶继续为老莫洗脚。这时的气氛有点沉闷,还有一些音乐,已经不是刀郎的了。如果刀郎是在嚎,那么这回像是在哭了。老莫想。

  老莫在想该如果向小叶开口,有些话他觉得自己老说不出口,比如像富说的再上一点之类。这些话就是打死老莫老莫也说不上来。

  老莫目不转睛地看着小叶,小叶真美,这时他有冲动的欲望,全身有些发热。老莫你怎么了?小叶问。没什么,老莫说,没什么。就是……,老莫觉得自己的确想说些什么。什么?小叶说。小叶,老莫突然冲动地坐了起来,捉住了小叶的双手。

  呀,小叶惊叫地跳了起来,老莫你要干什么?没,老莫有点结巴,没什么,我想今晚请你去吃宵夜。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小叶笑着松开了老莫的双手,让我想想。小叶你想好了吗,老莫等得有点不奈烦。下次好吗,老莫。小叶说,现在太晚了,而且外面在下雨,下次好吗?现在才10点,不晚啊,老莫说,我有车,下雨也不怕,我的车就在下面。不行,小叶说,我还要做工,我要12点才下班呢,老莫。

  小叶你真的一点面子都不给我吗?老莫说,我第一次请你吃宵夜你就不肯吗?好吧,小叶,那我就在这等你下班吧。老莫你,小叶说,你怎么这样?不是啦,老莫说,富已经订好了房子,在等我们,不去,多没面子,多扫兴,何况我…….就算是给个面子给我吧,老莫有点哀求的味道,没什么的,就吃宵夜。那好吧,小叶说,你等我一下吧。说完小叶转身出了洗脚房。我在下面等你,老莫有点激动。老莫出去找到了大肥买了单,顺便还要了休闲馆的电话。

  老莫在休闲馆楼下的过道等小叶。外面还在下雨。

  约莫过了十五分钟的样子,还不见小叶下来。老莫就有点心急。老莫打了一个电话上去。说找小叶。过了好一会他才听到小叶的声音。小叶说,是老莫吗,老莫我有点不舒服,我不去了。老莫眼睛就大了,急忙说,小叶,你怎么这样,你不是骗我吧,我就在下面等你啊。老莫我真的不舒服啊,下次吧好吗?下次我一定去。小叶说。不行,老莫说,你不下来我就在下面等,听到了吗,小叶。这人怎么这样,老莫听到小叶说了这么一句,就挂下了。

  这时老莫有点心灰,不过还没有死心。过了十分钟,老莫又打了个电话上去,说找小叶。那边传来另外一个女人的声音,说等等。过了好一会这个女人没好气地说,她说她不在。这回老莫彻底地失望了。雨还在下着,老莫觉得有点凉意。

  在长水小香休闲馆门前,老莫又逗留了一会,想想没有必要去找富,就回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洗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