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敲门

  有人敲门

  王恺原来在东江市瑞华房地产公司上班。前不久公司因债台高筑而倒闭老总姜城人间蒸发王恺他们大半年的工资全打了水漂。警方接到报警后随即对姜城展开网上追逃。

  王恺家住红旗镇妻子梅诗韵在镇里的联华超市当收银员。王恺失业后他便和妻子在这里安家落户。这几天梅诗韵转晚班晚上十点王恺必然要到班上去接她。

  这天晚上王恺按照惯例去接妻子却看到梅诗韵和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结伴从超市走出来女孩还推着装满了货物的购物车。就在女孩转身和梅诗韵说再见的时候王恺看到了一张精致漂亮的脸蛋。他愣了愣悄声问梅诗韵那女孩是谁。梅诗韵说“超市刚来的保洁工叫苏娴。”说罢她警惕地看着王恺“你没事打听人家女孩子干嘛”

  王恺若有所思地说“这个人我可能在什么地方见过。”梅诗韵一笑说“怎么可能人家是北方人大学也是在北方读的。”说着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不过你这一说倒是提醒我了苏娴一个大学毕业生为什么要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做保洁工看她日子过得好像很困难每天都买超市的打折商品。”

  妻子的话使得王恺心里越发怀疑。

  回家后王恺打开本地新闻网“东江在线”头条新闻就是姜城失踪的消息上面还贴了不少姜城先前参加有关活动的照片。王恺在一堆照片中努力寻找终于他的目光被其中一张给吸引住了。他赶紧把梅诗韵叫来“老婆你看这个人你可认识”见他的手指着照片中间那个发福的中年男子梅诗韵当即愤愤道“这不就是姜城嘛那个跑路老板”王恺又指着站在姜城旁边的一个女孩问“这人呢”梅诗韵仔细看了看说“哎好眼熟像是见过……对了是苏娴她怎么和姜城在一起”

  “这是三年前一次捐资助学活动的照片。女孩叫苏娴大三在读北方人。从高中开始就一直是姜城在资助她。”王恺解释道。

  梅诗韵一听眉头皱紧“那……苏娴突然出现在这里会不会和姜城有关”

  这猜测恰如王恺心中所想。他脑子一转当即有了主意。

  第二天晚上王恺早早便来到超市外面的停车场一直等到梅诗韵下班出来。苏娴还是推着购物车走在梅诗韵的身边两人有说有笑的。两人分别后梅诗韵便跑过来告诉王恺刚才她拐弯抹角地问苏娴住哪儿苏娴吞吞吐吐地没肯说就说是租的房。王恺想了想说“看来有问题我得跟上去摸摸情况”

  梅诗韵有点害怕提议先报警被王恺一口否决“现在没凭没据的报什么警放心就我这一身拳脚对付三两个还行”于是便关掉手机悄悄跟上了苏娴。

  王恺跟在苏娴后边很快便进了一个老旧的小区里头黑乎乎的连一盏照明的路灯都没有。走了十多分钟一直走到一座院子门口苏娴突然变得很谨慎四下里望了望然后拿钥匙飞快地开门闪身进去。据王恺观察这是一扇大铁门根本没留下任何缝隙。他来到院墙边上打量了一番所幸院墙不高翻过去应该没问题。

  他离开院墙几步冲起来一个纵身伸手便搭上了墙头。再朝院子里一看坐北朝南三间平房只有西边的一间亮着灯。苏娴应该就在西边的那个房间里。

  王恺慢慢往墙下出溜。谁知道一脚下去竟踩翻了墙下的一只铁皮桶。“哗啦”一声响铁皮桶一路滚出去老远。房子里的人大概听到了动静灯随即灭了。王恺见院角落里有一片灌木丛赶紧躲进去。

  不一会儿三间平房中间的那扇门轻轻地打开了一道缝有人探头向外张望然后拿着手电一路照出来。借着手电光一看出来的正是苏娴。也是天助就在王恺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从东边围墙上跑过来两只野猫一路追打着向西边去了。苏娴愣了愣转身进屋关上门西房间里的灯又亮了起来。

  王恺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猫着腰出了灌木丛警惕地来到西房间的窗口悄悄地贴上去。还没等他看仔细后脑勺就被一个锐器顶住一个冰冷的男声从身后传过来“不许动动就戳死你。”是姜城的声音王恺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他正欲回头姜城已经把他的一只胳膊拧到了后边将他押进了西房间。

  王恺这才看清房间里的床上躺着一位已经病入膏肓的老太。苏娴在用毛巾为老太敷脸见王恺进来她显得很吃惊。姜城冷冷地问道“你怎么找到这里的”王恺嗤笑一声“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这里又不是世外桃源我怎么找不着”姜城再三盘问王恺才说了苏娴从超市出来被自己跟踪的事。

  姜城听罢认命似的叹了一口气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老婆和孩子都走了我也已经办好了护照本来可以一走了之。”他看了眼躺在床上的老太“可我老娘快不行了她希望我能为她送终。后来小苏知道了我的事她来找我劝我不要走等送走老娘后再去投案自首。还说‘红通’上的嫌犯都到国外了不一样被押回来我想想也是决定听她的。这个地方就是她为我们租的本以为偏僻可以躲一段时间没想到……”

  在王恺心里姜城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资本家可如今见到了他所不为人知的另一面顿时心情有些复杂半天只冒出一句“苏娴倒是个好孩子。”

  姜城听他这么一说知道自己的底细早被对方摸清了便也不再遮掩“小苏知恩图报见我现在挺不容易的就来帮我还说将来会为我养老送终……”说着说着便开始哽咽。

  这时苏娴走过来递给姜城一张纸巾。她将王恺拉到一边说“其实姜叔叔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坏希望你可以宽限他一些日子。毕竟奶奶她……撑不了多久了。”

  见苏娴似乎话中有话王恺示意她说下去。

  “其实我能和诗韵姐成为朋友还是因为姜叔叔的缘故他告诉我诗韵姐是个特别好心的人希望我可以和她结识。他还说倘若我将来遇到困难诗韵姐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帮助我。”

  王恺有些懵在他的印象中姜城并不认识自己的妻子他为何会这样说呢

  “你还记得公司最后一次招聘中层主管吗”姜城大约是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这会儿走了过来。

  提起这件事王恺又是一肚子火“我怎么不记得我老婆当时也来应聘了都已经过了面试后来硬是被你拿掉”

  姜城苦笑道“面试那天正好下雨就在公司大门口一位老太不慎摔倒可是没人敢扶。后来有一个来面试的女孩扶起了老太还因为送她去医院差点耽误了笔试时间。你知道这个女孩是谁吗就是你的妻子梅诗韵。我也是后来查了她的档案才知道的。”

  “这件事只能证明我妻子的人品没有任何问题。我想不通你为什么要因此将她从候选人员中剔除”

  “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不能聘用她。我不能害了她。我心里知道我们公司已经是一条快要沉没的船我不能拉这样一个善良的女孩下水。最后的招聘其实就是虚张声势装点门面让社会舆论觉得我们公司的情况还没这么糟。还有她扶起的那个老太就是我娘。老人家知道我胃口不好那天是来给我送她亲手包的南瓜饺子的。”

  有人敲门。

  姜城看了王恺一眼平静地将门打开。只见梅诗韵站在那里她应该是将屋里的一切都听清楚了。此刻她含泪看着姜城“姜总谢谢你”

  王恺正想说什么却看见梅诗韵的身后站满了身着制服的警察。姜城显然也看到了门外的一幕他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

  王恺的胸腔中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情绪他上前一步握住姜城的手“姜总你放心老太太以后就由我来帮你照应了。”姜城回以一个感激的眼神紧接着朝病床上的老太深深鞠了一躬便头也不回地向门外走去。苏娴追着姜城跑了出去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唯有两行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梅诗韵走到王恺身边倚在他的肩膀上说“你晚上来的时候我不放心所以一直跟着。后来打你手机不通我因为害怕就报了警……”王恺将她搂在怀里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

  临走之前王恺将自己和梅诗韵的电话留给了苏娴。他答应过姜城的事一定会做到。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有人敲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