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怨妈妈这些年的不闻不问

  只怨妈妈这些年的不闻不问

  最用心的爱情,

  却浇灌出一朵苦情花

  林美慧出生在1988年2月,父母是海口市政府的公务员,生活小康。林美慧的妈妈普庆兰在单位是位严肃的副处长,可在生活中她对林美慧却温情百转,呵护备至。

  林美慧长得像日本影星山口百惠一样漂亮,普庆兰一心想把她打造成大家闺秀。她对林美慧管教很严,上高中时就严禁她谈恋爱。

  2006年高考,林美慧考进本省大学读中文专业。上大学后她每个周末都回家,父母换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仍然像小时候一样宠着她。

  2009年4月下旬的一个周末,林美慧家里的台式电脑在她准备打课堂笔记时,突然一片漆黑。

  林美慧想都没想,就打了班上电脑高手宋帆的电话。宋帆来自海口市郊农村,他喜欢钻研电脑,同学电脑出故障都找他帮忙。

  宋帆长得一表人才,林美慧和他互有好感,但还没到谈恋爱的程度。不到半个小时,宋帆就打摩的来到林美慧家,修理了整整一个下午才修好。送走宋帆之后,普庆兰立刻追问林美慧跟宋帆是什么关系。

  林美慧百般解释她跟宋帆只是普通同学关系,可普庆兰不相信。她觉得林美慧和宋帆在房间里待了一个下午,俩人很可能做了苟且之事。

  普庆兰的过分保护让林美慧有种窒息的感觉,她有一种想逃的欲望,却又不知道应该逃到何方。

  之后,普庆兰还向林美慧的同学和老师打听林美慧跟宋帆的关系。尽管她不能确定林美慧是不是在跟宋帆谈恋爱,但宋帆家在农村,经济条件不好,还有两个妹妹。

  他们家这样的窘境让普庆兰诚惶诚恐,她一边制止林美慧和宋帆来往,一边开始频繁地给林美慧介绍对象。

  这时,林美慧的逆反心理开始发酵。第三次相亲后的当天下午,林美慧拨通了宋帆的手机,让他来自己家楼下接她回学校。

  宋帆到达后,她当着楼下一群邻居的面,拉过宋帆的手,以小情侣的姿态走出了小区。

  那天,宋帆也颤抖着向林美慧做了表白:“我从大一的下学期就开始喜欢你,但我家庭条件不好,只能暗恋……”

  大概是普庆兰把林美慧逼得太紧,林美慧内心里很无助很害怕,宋帆的话竟让她那么有安全感。

  任性的林美慧决定要自己选择伴侣。在她眼里,宋帆淳朴厚道,安全可靠,虽然他家境不好,但林美慧想只要两个人深深相爱,石头也能变成黄金。

  得知林美慧跟宋帆正式恋爱,普庆兰愤怒不已,气得话都不和林美慧说了,父亲对林美慧也很有怨言。

  林美慧便赌气住校很少回家,她跟宋帆的感情仿佛是岩石缝隙的野草,越是受挤压越拼命地疯长。2010年情人节,他们不能自控地偷食了禁果……

  2011年,林美慧和宋帆大学毕业前夕,一起应聘到海口一所知名的私立学校,教初中二年级语文,学校提供宿舍。

  谈恋爱期间,宋帆时时处处投林美慧所好,让她满心欢喜。随后,林美慧和宋帆在海甸岛租了一套房子。

  当时林美慧觉得两室一厅就够了,但宋帆坚持租三室一厅,他说是因为想把林美慧父母接来偶尔住住。他的真挚与大度让林美慧深受感动。

  林美慧和宋帆工资加起来也不到5000元,他们把婚礼定在2012年元旦,却两手空空没钱操办婚事。林美慧想,不管怎样,普庆兰都会帮衬他们的婚事的。

  周末的一天,林美慧带宋帆回家正式拜见父母。得知婚讯,林美慧父亲的表情纠结,他勉强认了宋帆这个女婿,但普庆兰连正眼都没看林美慧和宋帆。

  那天,父亲留他们两个在家吃晚饭,林美慧跟普庆兰在厨房忙着做饭,父亲和宋帆在客厅看电视。

  “宋家给多少彩礼啊?恐怕连一毛钱都没有吧!我们辛苦把你养这么大,你就这么不值钱地把自己扔了,你就等着他们一家人合伙对付你吧!”普庆兰很气恼。

  林美慧担心被宋帆听到,让她小声说,普庆兰却越说声音越大,林美慧很生气:“我活是他家的人,死是他家的鬼,我就是要嫁给他!”普庆兰接着骂林美慧“贱”,林美慧不顾父亲的拦阻,拉起宋帆摔门而去。

  林美慧和宋帆商定就在租来的房子里结婚,但林美慧希望普庆兰能帮她添置点家用电器,便回了一趟娘家。

  普庆兰很生气,说宋帆开始教她怎么琢磨父母的钱袋子了:“你们别做梦了,只有我们同意的婚事才会送嫁妆!”

  林美慧气得对普庆兰大吼:“你们不给我花钱,难道是想把钱带进坟墓吗?”普庆兰气得浑身发抖,满眼泪花,林美慧心里更难受,大哭着跑出家门。

  母爱受伤,

  多想妈妈收回那鄙夷的目光

  接下来的周末,宋帆带林美慧第一次回他在海口西郊农村的老家。宋帆家住的是土坯房,矮得进门都要弯腰。

  宋帆家里除了一个十几英寸的旧电视机外,几乎啥都没有。林美慧能感受到他们家为了供宋帆读大学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但宋帆的父母亲因为儿子是大学生而表现出来的骄娇二气,却让林美慧无论如何都难以认同。“我儿子是大学生,是这个村里惟一的一个大学生!”宋帆的妈妈,林美慧未来的婆婆一字一顿地说,仿佛是在宣战似的。

  林美慧从宋帆的父母和两个妹妹的脸上读懂了一个信息,那就是他们有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儿子和哥哥。从此以后,这个家就有依靠了,就什么都不怕了。林美慧勉强地在未来的婆婆那里吃了顿饭,就回了城里。

  林美慧结婚的念头变得不那么热切了,因为她不适应宋帆父母的那种了然于面的骄娇二气,好像林美慧跟他儿子处对象,占了他们家多大便宜似的。

  林美慧几次回家,都想跟普庆兰说说宋帆父母的情况。那个阶段如果普庆兰能给林美慧一个中肯的建议,林美慧都会重新考虑跟宋帆的关系。

  遗憾的是,因为林美慧让普庆兰太伤心失望,她根本不愿再和林美慧交流,而且看林美慧的眼神充满了轻视和鄙夷,彻底打击了林美慧的自尊。

  林美慧十分迷茫,不知道该怎样才好。宋帆这时向林美慧发出了更强烈的求爱攻势,说他这辈子遭遇刀山火海也只爱林美慧一个,否则天地不容。亲情靠不住,林美慧只得依赖爱情了,于是林美慧决定和宋帆裸婚。.

  因为经济拮据,他们只是去了离海口最近的广西北海旅游。跟团旅行四天就回来正常上班了,根本就看不出来是一对新人。

  林美慧的心情糟糕透了,她觉得自己真是太任性了,简简单单地就结婚了,做新娘做得这么狼狈。林美慧以为宋帆会为没有给她举办一个体面的婚礼而内疚,会更体贴她,就像婚前他的承诺一样,但她错了!

  婚后,宋帆突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你的父母对你可真够狠的,就给了你2万块钱做嫁妆,打发乞丐呢!”

  宋帆说这话时,手里拿着一罐可乐,他使劲捏着可乐罐,他的脸随着可乐罐一道扭曲了。那一瞬间,林美慧感到了一股寒意。而就在林美慧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时,林美慧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

  “你父母马上就做外公外婆了,不会还一毛不拔吧。”在怀孕初期害喜,林美慧特别想吃红烧排骨,宋帆就去超市买了两斤冻排骨,一边在水槽里解冻,一边没好气地抱怨林美慧的父母。

  以后,只要涉及花钱的事,宋帆就会说:“你父母真是守财奴啊!”开始,他一这么说林美慧就回家,让父母知道自己怀孕了,总想着父母能给自己一些帮助,也让宋帆消消心中的块垒。但普庆兰显然对林美慧怨愤未消,对她仍然冷淡。

  林美慧大哭着跑回到出租屋,一进门,就见宋帆把手里的电视遥控器负气地扔在二手茶几上,冷冷地说:“看你这张哭丧的脸,就知道又是空手而归。幸好你爸还活着,要是你爸有一天死了,你们家那点财产,还说不定便宜了哪个小男人呢?”

  他越说越离谱,林美慧气愤地让他住嘴,宋帆上来就给林美慧一个嘴巴。林美慧一手捧着肚子,一手捂着脸,哭得昏天黑地。

  婚后变得无情无义的宋帆,让林美慧恨不得去做引产,因为林美慧从他那张阴险的脸上看不到他们会有幸福的未来。

  婚前普庆兰曾说过,宋帆极可能是觉得林美慧家里条件好,对他的事业有帮助,才拼命追林美慧的。现在,林美慧尝到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苦果,茫然无助……

  就在这时宋帆没跟林美慧打招呼,就把他父母和两个妹妹接到了海口,住在了他们家。

  林美慧明白了,当初租这大房子,宋帆心里早已盘算好了把自己的父母和妹妹接来住。此时,林美慧终于看清了宋帆真实的人品。

  被妈妈抛弃,

  就如同被全世界抛弃

  2013年3月下旬,林美慧在海南省妇幼保健院早产生下女儿。林美慧坐月子也没得到呵护,因为宋帆及其父母想要儿子,他们对林美慧母女非常冷淡。

  林美慧的父母到医院看林美慧,普庆兰对她还是埋怨多于关心,而父亲实在不忍心,偷偷塞给了她5000元钱。

  宋帆对林美慧的父母竟然连招呼都没打,而在林美慧的父母走后,他一把从林美慧手里抢过父亲给的钱,随手给了他妈妈。林美慧闭上眼睛,满脸泪水……

  林美慧这才发现婚姻虽不一定非要门当户对,但生活习惯相差太悬殊的家庭成员,实在不适合住在一起。

  宋家人都喜欢吃鸡肉,他们买活鸡回来,不在厨房杀鸡,只在卫生间屠宰。这让林美慧感到恐惧,也从内心里无法接受。而两个小姑子把用过的卫生巾丢进洗衣机洗;公公大小便后不冲洗厕所;婆婆喜欢用洗衣机洗穿过的鞋子;公婆做饭几乎不放油只是清水煮,而林美慧在哺乳期需要营养啊!

  林美慧开诚布公地跟宋帆谈这些生活习惯上的问题,希望他能在中间做协调工作。没想到宋帆轻蔑地说:你就慢慢适应吧,他们要跟我们生活一辈子,你就那么容不下老人吗?

  2013年5月中旬,一个要好的大学女同学来看林美慧,很为林美慧的境况感慨。临走时,她几番犹疑,还是告诉了林美慧一个惊人的秘密:宋帆竟让朋友代他在网络上征婚,主要目标就是富二代女孩。

  女同学告诫林美慧赶紧离婚,带女儿回娘家,寻找新的幸福。其实,林美慧对此早就深思过无数次,只是她需要支持和帮助。可普庆兰对林美慧的苦痛视若无睹,那冰冷的娘家,她怎么回得去呀?

  因为非常抑郁,林美慧患上了严重的失眠症,便让宋帆帮她买点安眠药。本来对林美慧不冷不热的他居然对此十分积极,他几乎天天都带回不同的安眠药片,很快,林美慧的床头柜上就摆满了一大堆。

  林美慧开始不愿把宋帆想得那么坏,但当他不止一次提醒她可以几种药混合在一起吃时,他那射着不易察觉的寒光的眼神,让林美慧不禁将他跟影视剧中谋杀案的主角联系在一起……

  2013年7月27日,林美慧跟宋帆吵架,赌气地提到离婚,宋帆竟说,只要她把女儿带走,不要他的抚养费,她何时想离婚他都同意!而最让林美慧后悔的,就是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为了一个男人,伤了最爱自己的母亲!

  林美慧流着泪给普庆兰写了一封信:亲爱的妈妈,我此刻流着泪给您写信,我错了!此刻,我好想我读书期间,周末返校时您每一次都给我塞满书包的香蕉、苹果、蛋糕和甜点;好想您冒雨追出几十米为我送雨衣;好想您做完香喷喷的红烧肉后,又怕我胖,忙不迭地给我泡普洱茶去油腻;好想小时候您俯下身为我系鞋带时垂下的满头秀发。那时,美满的亲情与发丝一道飘逸。而现在我却为了一个我并不真正了解的男人,诅咒您、顶撞您。如今,一切都是您预料的样子,我为爱情伤害您,最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现在,在这个已经不能称为家的地方,我寸步难行,动辄得咎。我没有得到向往中的含英咀华的爱情,我的家不在这里。我终于彻底醒悟,有妈妈才有家,被妈妈抛弃,就等于被全世界抛弃!妈妈,我很想对您说说心里话,我有多少错,但您都不该用轻薄的眼神看我。您那鄙夷的目光那么令我心寒,我曾经是您和父亲的心肝宝贝,曾经的亲情多幸福啊!而今,我就因为没听你们的话,几乎彻底成了您眼中的一个外人,只要我说点生活的苦闷,只要我向你们伸手要你们帮助,您就说:你婆家呢,他们家咋不管?白娶媳妇,白抱孙女,没有你那么贱的!妈妈,从前您亲昵地叫我傻丫头,现在咋就这么狠心地叫我贱女人呢?您还是那个从小对我柔情似水的好妈妈吗?妈妈,我们重新开始母女亲情好吗?妈妈,我有好多话想对您说……

  现在林美慧正准备离婚,开始新的人生。她渴望获得妈妈的支持,并希望妈妈能看到这篇文章,原谅她。

  她想对妈妈说:母亲为自己女儿受伤的人生止血,永远都不会迟。她也希望天下所有受到孩子误伤的母亲,都能够原谅孩子的不敬,包容地疼爱自己的骨肉。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只怨妈妈这些年的不闻不问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