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盗

  女盗

   清朝康熙年间的一个冬日,这天,知县赵伦奉命押送一笔军饷到京城去。到了一个名叫临风镇的小镇时,天已经黑了,赵伦就和押送军饷的几个人住到了一个名叫悦来客栈的旅店中。 吃过晚饭,旅店老板来到赵伦的房间,笑嘻嘻地对他说道:老爷,咱们这里有几个歌女想给您唱歌献舞,以解您的一路劳乏,请您恩准! 赵伦一听旅店老板的话,看了看他,然后迟疑了一下,说道:我和手下人公务在身,不敢欣赏歌舞,还是免了吧。 赵伦之所以说这番话,一是因为他是一个极其正派的人,二是因为他担心自己押送的军饷出现什么闪失,所以,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可是,旅店老板却依然说道:老爷,您大概是第一次到我们这个小地方来,我们这里有一些习俗您也许不知道,小的告诉您,我们这里有歌女专门在旅店里做生意,她们经常给住店的客人唱唱小曲、跳跳舞,住店的客人给她们几个钱,也算是帮助了她们。要是双方愿意,住店的客人还可以留歌女过夜,不过,若是留歌女过夜,需要多拿一笔被褥钱,还要根据歌女的姿色给一些相貌钱。要说起来花钱也不多,就是留歌女过夜也不过花费1两银子左右,老爷,您看是不是…… 老板话还没说完,赵伦就打断了:谢谢老板的美意,我不是舍不得花那几个钱,实在是公务在身,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歌舞就免了,我赶路也乏了,想早点休息,就不劳歌女们来献艺了。 其实,赵伦在押送军饷出发之前就听人说过,临风镇这个地方的歌女唱歌、跳舞甚至过夜确实花不了几个钱,但是,这里有不少的歌女与当地的土匪、盗贼有联系,一旦侦探到某个住店客人带的财物比较多,就会给土匪、盗贼通风报信,把住店客人的财物洗劫一空,所以,临风镇的许多歌女其实就是女盗。赵伦此次押送军饷来到临风镇,非常小心,不敢有一点的大意,戒备极严。 旅店老板见赵伦坚决不要歌女前来,只好悻悻地告辞出去了。 赵伦坐在灯下,想着自己已经安排手下人看护好军饷,并再三嘱咐他们严加小心,觉得可以平安无事了,就喝了一口茶,和衣斜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正在这时,忽听外面笑语喧哗。赵伦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穿上鞋子,走出了房间。 只见旅店的大厅里来了几个涂脂抹粉、手持胡琴、月琴的歌女,她们一边说笑着,一边朝赵伦看过来。赵伦仔细望去,只见其中有一个歌女,穿着黑色的衣服,大约20岁的年龄,脸上没有涂抹脂粉,也不拿胡琴,她置身在几个歌女中,似乎与几个歌女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就退立在一旁,双眼有意无意地朝赵伦和他住的房间望了望。 那些浓妆艳抹的歌女妖娆妩媚,或站或舞,或进或退,都始终注意着黑衣歌女的表情和手势,黑衣歌女似乎是在用眼神指挥着她们。 赵伦非常机警,他知道黑衣歌女肯定是这几个歌女的首领,可是,黑衣歌女的举止态度以及眉目神采根本就不像歌女。赵伦暗想:这个黑衣歌女肯定是土匪、盗贼的内应无疑。赵伦知道他和手下人押送军饷住在这里的消息可能已经泄露了,看来已经有人盯上那些军饷了,情况不妙! 赵伦当下想到了离开这里,可是,在这地处荒野的临风镇,又是深夜,根本没有办法脱身。赵伦心中又惊又急,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冷汗。 忽然,赵伦猛然醒悟到:这个黑衣女子非是寻常之辈,我如果诚恳地哀求她,或许军饷就能平安无事。 想到这里,赵伦走到大厅里,径直走到黑衣歌女的面前,诚恳地说道:姑娘,我今天晚上想请你给我唱歌、跳舞,你让她们几个都回去,可以吗? 黑衣歌女打量了一下赵伦,微笑着说道:当然可以。 然后,黑衣歌女让那些歌女都退下,她欣然跟着赵伦来到了他的房间。 赵伦让旅店老板摆上了酒菜,他和黑衣歌女在一起喝酒、聊天。赵伦微笑着问黑衣歌女:姑娘,你是哪里人?我看你容貌端庄、气质高雅,你怎么会做了歌女呢?黑衣歌女苦笑了一声,说道:说起来一言难尽,我自幼家贫,没有别的活路,只好含羞忍辱做了歌女。赵伦说道:其实,要说起来,歌女中也有令人敬仰的人,像隋朝末年的红拂,像南宋的梁红玉,她们虽然是歌女,却知书达理,为人慷慨、正直、有情有义,让人钦佩。姑娘,你虽然做了歌女,也不要自暴自弃,只要光明磊落,也是可以出淤泥而不染的。赵伦的劝慰似乎打动了黑衣歌女,她点点头,给赵伦的酒杯里添了酒,说道:您说得太好了,歌女中的确有不少的豪气慷慨之人。说完,黑农歌女唱起了悲歌,一边唱,一边流下了眼泪。 赵伦说道:姑娘,听了你的歌,我心中很有共鸣,想我赵伦生平遭际坎坷无限,此次行程中又遭遇重重的险阻艰难,想起来真是心酸。 黑衣歌女问道:您此行是去哪里?所带何物? 赵伦毫不隐瞒地说道:我看姑娘为人坦诚,也就坦诚相告了,我这次是押送军饷进京,带了银子89000两。 赵伦和黑衣歌女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已经是后半夜了,这时,只听窗外寒风飒飒,赵伦揭开窗帘看了看窗外,只见大雪迷漫,与天上一弯淡月的光芒相映,一片白茫茫的。赵伦转身来到酒桌前,只见黑衣歌女只穿着御寒的薄棉衣,看上去并不暖和。赵伦赶紧拿过自己随身带的包裹,从里面拿出了一件羊皮棉袄,给黑衣歌女披在身上。 眼看残灯将尽,炉火不温,赵伦又点燃了一支蜡烛,仍然只是和黑衣歌女对坐谈心,始终没有轻薄之态。 外面响起了鸡叫声,黑衣歌女站起了身,说道:我该告辞了。说完,脱掉赵伦的那件羊皮棉袄放在床上,就要告辞而去。赵伦拿出10两银子塞到黑衣歌女的手里,又拿起那件羊皮棉袄给黑衣歌女穿在身上,关切地对她说道:外面天寒,你这么早出来很辛苦,这件羊皮棉袄为你挡一些风寒,你就穿上吧。黑衣歌女说道:感谢您对我的一番关心,我只是陪着您说了一晚上的话,别的什么也没做,接受您的银子我已经很惭愧了,不敢再要您别的东西。赵伦诚恳地说道:姑娘,我所以看重你,是因为我觉得你身上有一种可贵的品质。你如果把我当成好朋友,就穿着这件羊皮棉袄,好吗? 黑衣歌女不再推脱,道谢而去。 黑衣歌女走了,赵伦心中忐忑地斜靠在床上,想着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变故,忧心忡忡,虽然一夜没有合眼,却毫无睡意。 过了好大一会儿,忽然有人敲门,赵伦忙起身开门,只见黑衣歌女站在门外,赵伦忙把她让进屋里,关上房门,问道:姑娘,你怎么又回来了?黑衣歌女说道:我感念您的一片真情,所以就返回来跟您再说几句话。实不相瞒,我不是歌女,而是一个武艺高强的女盗。我的父亲是这里最大的土匪头子,他常常以我做歌女为诱饵,洗劫这里住店客人的财物。然而,我实言告诉您,我是一个守身如玉的女人,凡是那些不怀好意要和我上床的奸淫之徒,我立刻会手起刀落杀了他。所以,我现在还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大姑娘。昨天晚上,我承蒙您把我当成知己,和我坦诚交谈,而且,您坐怀不乱,不是酒色之徒,还有,您赠我羊皮棉袄,满怀怜爱之情,让我倍感温暖。所以,我特来回报您的一片真情。您还要继续冒着风寒赶路,羊皮棉袄我穿回去后会立刻派人给您送来,为您抵御风寒。而且,我还更有一件宝物和羊皮棉袄一起送来,到时候请您收下。天刚下雪,路途尚不泥泞,您可以踏雪而行,早早离开此地。 赵伦听了黑衣歌女的话,又惊又喜,他长跪拜谢。黑衣歌女将赵伦扶了起来,转身告辞而去。 过了一顿饭的功夫,有人来到赵伦的房间,送来了那件羊皮棉袄,并拿出一个小布囊交给赵伦,说道:这是我家女主人赠给您的东西,我家女主人再三嘱咐,一定让您带着这个小布囊上路,它能起到很大的作用,保您一路平安无事。您到了离京城不远的春河镇,会有镖局的人来拿这个布囊,到时候您把布囊交给镖局的人就行了,千万不要忘记。 赵伦欣喜若狂,忙拿出银子犒劳来人,来人说道:我家女主人命我不得要您的一文钱。说完,一点银子也不要,恭恭敬敬地告辞而去。 赵伦打开那个小布囊一看,里面是一个三角小红旗。 赵伦忙和手下人胡乱吃了一点饭,然后收拾行装,押送军饷上路。 将要出发的时候,赵伦拿出布囊里的那面三角小红旗插在车篷上,他的几个手下人相视,愕然说道:大人,您是从哪里得到这个宝贝的?我听江湖中的人说,这是号令江湖的令旗,那些土匪、盗贼看到这个小旗子,都要退避三舍而让路,大人,有了它,咱们此去就可以无忧了。 赵伦等人押送着军饷走了20多里路,有20多个骑马拿刀的人迎面而来,绕着装有军饷的车子停下来,又回马转了一周,看见了那面三角小红旗,都面露惊慌之色,慌忙而去。 押送军饷的车子又前行20里,又是如此。 赵伦等人押送着军饷走了五六天,遇到骑马拿刀的人有数十起,都是看到那面三角小红旗才急忙离开了。 到了春河镇,有人来迎接赵伦他们。赵伦一询问,来人说:我是威远镖局派来的,请几位到我们镖局歇息,让我们好好招待一下几位,尽一尽地主之谊。说完,来人带着赵伦他们押送着军饷到了威远镖局,设下了丰盛的酒宴招待他们。 吃喝完毕,镖局首领问赵伦:大人,请问您的小旗子是从何而来?赵伦就把在临风镇遇到黑衣歌女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并把三角小红旗交给了威远镖局的首领,请他归还黑衣歌女,并请镖局首领代他向黑衣歌女致以深深的谢意。镖局首领说道:像三角小红旗这种贵重的东西,非有大感情者,是不会轻易赠送的。看来您真的是黑衣女侠极其欣赏的男人。我拿到这个三角小红旗后,要立刻去向黑衣女侠复命,我会把您的谢意转告给她的。 赵伦再三道谢,然后告辞,押送着军饷直奔前方不远的京城而去。(文/王吴军)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女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