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府金哥大义灭亲

  知府金哥大义灭亲

  南宋年间,奸臣误国,朝中忠良屡遭暗算。工部尚书范大人和兵部侍郎孙大人见此情景,就商议结成亲家,这样即使长辈有何不测,儿女们也好相互有个照应。范大人家有一儿一女,姐姐叫玉妹,弟弟叫金哥。孙大人家只有一个独生女儿,名唤珠儿。于是决定将珠儿许配给金哥,双方互换信物,作为凭证。

  还没来得及给儿女办婚事,祸事就来了。孙大人被派往前线御敌,生死不明。范大人又遭奸臣诬陷,皇上下令将其满门抄斩,只有玉妹和金哥逃了出来。

  玉妹和金哥历尽艰辛,这天逃到湖州地界,怎知突降大雨,姐弟俩慌乱之中钻进一户人家的后花园避雨。这家主人刘老员外原来也在朝为官,因奸臣当道,就辞官还乡了。老员外出门办事遇雨,抄近路回来,由仆人刘安搀扶着进了花园,看见凉亭中避雨的玉妹和金哥不像农家子弟,便想问个明白,就命人把他们带进前厅细问。

  玉妹看刘员外不像奸猾之人,便把身世说了出来。老员外闻听大惊:原来你们是范大人的儿女呀!老夫当年与令尊同朝为官,今天遇上你们姐弟,也算有缘。如今你们无依无靠,若不嫌弃,就在这儿住下吧。玉妹流着泪,拉弟弟一起给刘员外磕头:老伯不弃,小女子愿为奴婢服侍老爷太太,只求老爷能让我弟弟读书。老员外说:哪里,哪里,我岂能把侄女当奴婢使唤?侄儿读书一事,我会妥善安排,你就放心吧。我家有一犬子,不如让金哥和他一起念书。

  玉妹和金哥在刘老员外家住了下来。玉妹很懂事,处处谨慎细心,从不摆小姐架子。刘老员外夫妇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便有意让玉妹和他们的儿子继祖成婚,这样,贪玩成性、不思进取的继祖就有了约束和规劝他的人。

  玉妹寄人篱下,想到弟弟的前途,就答应了刘老员外夫妇。就这样,继祖和玉妹成了婚。继祖虽然不学无术,却是一表人才,待玉妹也不错,小夫妻恩恩爱爱,日子过得倒也甜蜜。

  转过年来,刘老员外突然身患重病,眼看不行了,就把继祖、玉妹和金哥叫到床前,他对玉妹说:知子莫如父。我早知继祖不成器,但苍天有眼,送你这个贤惠儿媳给我,今后你要多管束他,免得他惹是生非。说完就咽了气。玉妹牢记公爹的话,时常规劝继祖,生怕自己辜负了公爹的临终嘱托。

  数年后,金哥长大成人,学业已成,为防奸臣,改名刘华。他中举之后,又考中进士,任湖州知府。金哥少年得志,一家人都很高兴。

  金哥勤政爱民,很得百姓拥戴。他打听到岳父孙大人战死沙场,孙府又被抄家,珠儿是凶多吉少。金哥思念珠儿,虽有许多名门闺秀想与他结亲,但都被他拒绝了。

  这天,一个丫环击鼓鸣冤,状告湖州纨绔子弟张一梅诱奸毒杀了她家小姐。金哥亲自勘察现场,详细询问案情。这个丫环是临安人,名叫书签。七年前,她被卖到福建泉州,给一家姓卞的小姐当丫环。卞小姐心地善良,待书签亲如姐妹。这年清明节,主仆二人去郊外踏青,卞小姐丢失了罗帕,被一青年男子拾到,前来送还,二人一见钟情。后来卞小姐身怀有孕,那男子却音信全无。卞小姐父亲早亡,跟着母亲度日,其母知道女儿有了身孕,怕她哥嫂知道不肯轻饶,便叫女儿去找那个男子。那男子曾说过自己是湖州人,名叫张一梅,到泉州来访友,这才跟卞小姐相识。卞小姐由书签陪同到了湖州,找了很多天,竟在鸟市碰到了张一梅。张一梅说他已有妻室,便给卞小姐安排了一个住处,当晚一同住下了。次日一早,书签到卞小姐房中一看,只见卞小姐七窍流血死在床上,张一梅已不知去向。

  金哥问完,对书签说:难得你对主人一片忠心。如今小姐已死,你无依无靠,就暂时在府衙住下吧,所有花销都由本府供给。书签叩头说:谢大人,但愿小姐沉冤早日昭雪。

  金哥差人四处查询凶犯踪迹,从房主那儿得知,昨日黄昏时,有一外地人付一两银子,只说租用一月房屋。房主因那小屋处地偏僻,闲置无用,乐得白赚银两,钥匙一交,也没细问。房主所讲的那租房之人,无论年龄和相貌,均与书签所说的张一梅相差甚远。金哥又差人去鸟市查访,偌大鸟市却无一人知情。再问书签,她也说不出什么人可以作证。

  这天,金哥带上随从去驿馆,想从书签那里再问出点线索。书签正捧着一个物件呆呆地出神,见有人进来,急忙藏起来。金哥不觉生疑,问:你方才藏的何物?能让我看看吗?书签只好拿出来,双手献上。金哥双眉一挑:你这东西从哪里来的?书签说:祖上传的。金哥说:这小玩意挺好,我以千金买下如何?书签直摇头。金哥又说:这小玩意儿,白银十两已是高价,为什么千金还不卖?书签说:不瞒老爷,这是小女夫家下聘之物,如今夫婿无处可寻,今生只能以此物相伴了。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卖。

  听了书签的话,金哥让下人退下,又问:你实话实说,你是谁家的女儿?书签只说姓柳。金哥晓得,她不敢讲出实情,又说:我有一物,换你这玩意儿如何?说着便掏出一把檀香扇来。书签一看惊得目瞪口呆,这扇原是她与金哥订婚时,她送给金哥的信物。而书签刚才藏的,正是范家给她的信物——玉蝴蝶,书签就是孙大人的女儿珠儿。金哥和珠儿分别多年,如今相遇在湖州,根本没想到能在此相遇。金哥说:我是金哥呀!书签仔细看看金哥,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哭了好一阵,才向金哥说了前情:抄家时,我把玉蝴蝶藏于发髻之中,后来我被朝中的卞大人收留,让我陪伴他的女儿。不久,卞大人死在任上,卞家举家迁回原籍泉州。书签这名字是卞小姐对我的戏称,时间久了,再没人叫我珠儿了。

  金哥回到家,把和珠儿巧遇的事告诉了姐姐。玉妹听说找到了弟媳,十分高兴,便把珠儿请到家中庆贺团聚。席间,珠儿一见姐夫刘继祖,几乎晕了过去,原来刘继祖就是杀害卞小姐的真凶张一梅!

  第二天,珠儿把这事告诉了金哥。金哥万万想不到,这杀人凶手竟会是自己的姐夫,顿时心中翻江倒海,难以平静。按王法,杀人就该偿命,可这如何对得起刘老员外,如何对得起自己的姐姐?但卞小姐的冤仇何时昭雪,珠儿的义愤何时能平?自己身为朝廷命官,岂能徇私枉法?金哥思来想去,没有两全之计,便去找姐姐,想说明实情,看姐姐如何反应。见到姐姐,金哥扑通跪下。玉妹忙把弟弟搀起,问他这是为何。金哥把刘继祖的罪行诉说一遍,叹道:按王法,姐夫犯的是死罪呀!玉妹听罢,肝肠寸断,流着泪对金哥说:既然珠儿认出是他,想是不会冤枉他的。如今国难当头,江山可危,弟弟身为忠良之后,又是朝廷命官,且不可因亲情而忘大义,理应秉公执法,查实证据,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只是刘家只此一男,公爹临终把他托付给我,谁想他闯下如此大祸。如今他犯下死罪,杀了他,最令姐姐伤心的是对不住九泉下的公爹呀!说着又是痛哭不止。金哥没想到姐姐如此深明大义,既为姐姐伤心,也被姐姐感动。

  金哥派人查证落实,把所有的证据都拿到手了。他还听说刘继祖小腹上有颗指头肚大的黑痣,也设法进行了验证。在人证物证面前,刘继祖无法抵赖,只得招供。

  原来,刘继祖在泉州巧遇卞小姐,便被卞小姐那如花似玉的容貌迷住了,千方百计将其勾引到手,但归期将至,只好忍痛割爱。若在往日,他会索性把卞小姐领回去,跟范玉妹生场气也不在乎。然而今非昔比,小舅子当了知府,他也惧怕几分。好在卞小姐并不知他究竟是什么人,最后一走了之,倒也白赚一场风流。他做梦也没想到,一场风流便种下孽根,卞小姐从泉州到湖州,到底找到了他。他没有办法,只好告诉卞小姐自己已有妻室,想给她一点银两,让她回去,彼此相安。偏偏卞小姐很重名节,宁肯充妾作小,也不回去。刘继祖无奈,就起了坏心,寻一个异乡人,求他给租一偏僻小屋,自己怀揣毒药来会卞小姐。他骗卞小姐是打胎药,之后明媒正娶。卞小姐信以为真,就喝下了刘继祖给她的毒药。刘继祖又以要出大汗为借口,给她蒙上两床厚被。卞小姐挣扎了一阵,就断了气。他连夜离开小屋,心想,卞小姐死无对证,丫环就算报了官,哪里也抓不到张一梅。

  刘继祖画完供,对金哥说:盼大人看在我死去的爹爹和你姐姐的分上,从宽发落。金哥说:你放心,既已招供,我不施刑杖。最后还是判了刘继祖死刑。处斩之前,金哥日日好酒好饭,供刘继祖享用,并表示自己永不改刘姓,愿当刘老伯的儿子,将来生下儿子,仍袭刘家香火。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知府金哥大义灭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