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冬过后

  隆冬过后

  安宁村是全市著名的贫困村尽管省上市里每年都将这个村子列为重点扶贫对象批给安宁村大量扶贫金可这么多年下来却见效微弱。村里依然是一片荒凉大多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去了只有老人和孩子留守在他们贫瘠的故乡。

  这天上面通知说有领导要下来视察并且就在今日。收到消息后可把陈凡急坏了他在村里做了十几年村支书还是头一次遇到领导当天通知当天来的情况不给人一丝准备时间。

  他坐在办公桌上揉揉太阳穴拿起座机听筒按下了一串电话号码“嘟”声过后电话通了“喂。”

  “李老板我这边有个紧急情况。”陈凡说着。

  “陈支书怎……怎么了”那头的李老板说话有些支支吾吾跟平常相比不太正常陈凡立马警惕起来“也没什么先不说了。”

  刚挂了电话前不久才上任的二组组长王洋便急急忙忙冲了进来“陈支书领导们到了。”

  陈凡站起身走到王洋身边低声说道“把我的办公桌收拾一下账目表就用上次的一会领导在村里视察你就不用跟着了就在大队部待命。”说完给了王洋一个眼神便径直走出办公室迎接领导去了丝毫没有留意到身后王洋复杂的神情。

  在看到这次来视察的领导时陈凡有些担忧了。以往他之所以能在次次审视中通过就是因为领导中有一位曾收过他的贿赂他与李老板在村里批地挪款办厂的事那位领导多多少少也有参与因此陈凡从不担心自己被查可这一次那位领导并没有来。他暗叹一口气看来这次只能随机应变了。

  一轮巡视下来并没有出现太大问题。本来刚到工厂陈凡还有点心虚但好在李老板今日不知是什么原因关了工厂没有让其运行领导追问时陈凡随口一诌说是为了给村里提供工作岗位增加村民收入而建立的。领导们听后纷纷点点头陈凡因此也就轻松应付过去了。

  随后一行人回到了村委办公室这时一位戴着眼镜的领导突然发问“陈支书前段时间批下的扶贫金您都按照村民们的实际情况分发下去了吗”

  陈凡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他有那么一瞬觉得这位领导眼镜上的镜片正闪着精光。不过好在他也是在官场摸爬滚打十几年的人了虽然只是村官但这些场面还是应付的来的。

  “自从省上把扶贫金批下来之后我就没闲着在村里家家走访确定扶贫对象这不上个月敲定后片刻不敢耽误立马分发下去了。”

  “现在的扶贫政策讲究八个大字‘关键少数精准扶贫’

  陈支书可要牢记遵守啊”领导说完还故意将最后一个字拖了长音陈凡忙于紧张应对竟没注意。

  “可不是嘛领导放心绝对是关键少数精准扶贫不信您还可以看看账目表。”说罢陈凡便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账目供领导翻阅。

  领导们粗略的翻了两页后就将假账目放在了桌上在陈凡以为悬着的心可以放下了的时候领导开口了“陈支书蛮幽默啊我们前两天收到了一本您村里的的账目表看上面的内容您可确实是贯彻了我们这项‘关键少数精准扶贫’的方针啊。”

  什么账目陈凡根本就不知道这回事心脏立即加速跳动起来嘴上扔应和道“是啊上面的方针政策我们一向都是遵守落实了的。”

  “关键少数的村里有钱人被精准扶贫着的村中干部。陈支书的确是严格遵守并且实实在在落实了。”领导冷笑着说。

  陈凡瞪大眼睛“领导同志啊你……您可不能随便冤枉好人啊我……"话还没说完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外的警察押着李老板就走了进来。

  这下陈凡是真的无话可说了本想力争几句但还没来得及说被押着的李老板就先开口了“老陈啊我对不住你呀我……我可什么都招了。”

  “你……你胡说什么我认识你吗”陈凡还想撇清关系。

  “那陈支书认识我吗”本应该在大队部待命的二组组长王洋突然出现在办公室“那份真正的账目表就是我寄到省上去的你说说看你当了十几年村支书都为村里做了哪些好事”

  陈凡目瞪口呆指着王洋和李老板颤颤巍巍的说“你们你们合起伙来陷害我。”

  “陈支书贵人多忘事啊你说你不认识李老板那早上你为何要给他打电话那个时候我们可都在他身边听得清清楚楚啊。现在你翻脸不认人说他们在陷害你陈支书你还是留着话到法院去解释吧”领导的话彻底封住了陈凡还想狡辩的嘴。

  一辆警车从村里驶出。春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唤醒了隆冬过后的生机浇灌起村中新生的嫩芽这座乡土味道浓郁的村子也迎来了新的希望。

  ?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隆冬过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