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士奇:你以为做皇上的秘书容易啊

  高士奇:你以为做皇上的秘书容易啊

  一、康熙皇帝的大秘书高士奇发达后再也没回过老家,老家的人却一直记挂着他

  我的乡党、康熙皇帝的大秘书高士奇离开我们也有三百多年了,历史故事他是我们这里官做得最大的人,直接与最高领导打交道。他家我也去过,就是旧称余姚石人山高家的,现在已称作慈溪市匡堰镇高家村了。

  其实,高士奇对于高家并没有什么好感。相传,他潦倒之时,孤儿寡母寄居高家祠堂,因为没柴烧,就把先祖灵位的木祖牌拿来当柴烧了。这是犯了大忌的事,被族长发现了,一顿暴打,赶出祠堂,开除族籍。所以,后来高士奇发达之后,就署名钱塘高士奇,因为他家后来在那里也住过一阵。而退休后,他把家安在平湖,正好隔着杭州湾对着他的旧家乡,不知这是一种示威还是一种怀念。反正,他再也没回过老家。

  但是,老家的人却一直记挂着他,无论是名人集,还是书画册子,总少不了他的大名,毕竟他诗文书画都出色,似乎也可为故乡增光添彩。

  可是,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许多人把他写成了传奇,的确,他有的是故事。但故事是平面的,没法直达他的内心。据说,要写活一个人,得灵魂在场。

  二、高士奇为了摸透康熙,可没少收集情报

  看来,知人论世,还得看他的书画诗文。

  高士奇的字,的确写得好,别人只能自惭形秽。可是,太美的东西,也往往让人担心,就像太白的面粉总让人担心漂白过一样。

  一日,读到他的豆腐诗,道是——

  采菽中原未厌贫,

  好将要术补齐民。

  雅宜蔬水称同调,

  叵与羔豚厕下陈。

  软滑尔偏谐世味,

  清虚我欲谢时珍。

  不愁饱食令人重,

  何肉终渐累此身。

  那意思是,我不嫌贫困,在原野中辛苦种植豆子,目的是为了把制作豆腐的方法补充进《齐民要术》里。豆腐能与蔬菜放在一起烹制,不可与猪、羊等混杂在一起。它质地柔软,适合世人的口味;其品格清淡,让我拒绝应时的珍品。为此,我不担心因多食豆腐而体重上升,却惧怕那些肉类会伤害自己的身体。

  好个软滑尔偏谐世味!我忽然顿悟,那不就是高士奇吗?他不就是一块大豆腐吗?——软滑可口,很适合康熙的口味!

  高士奇出身寒微,可是好读书,这是他日后发达的根基。自从被赶出石人山高家,他一度居无定所,最后由钱塘浪迹京城。在京城混了一个监生的身份去应试,却名落孙山,只得卖字为生。那些字画,一转两转,竟落到了明珠的手里。明珠正在替康熙皇帝物色人才,因为康熙正对汉学感兴趣,想找一个类似导师的人辅导他。若是有名的大儒,康熙可能不自在,而高士奇有才无名,使用起来就省心不少。于是,经过一番考察,高士奇走到了皇帝身边,可谓一步登天。

  可是,聪明如高士奇,不会不知道伴君如伴虎,万一哪天老虎发威,自己死在哪里都不知道。因此,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使出浑身解数,先摸透老虎的脾气,才可与虎共舞。所以,他的无我,也是迫不得已,后人说闲话,那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高士奇为了摸透康熙,可没少收集情报。他白天候驾,晚上也没闲着,要分析情报,做足功课。这样,他才能与康熙对上话,而且能做到无所不知,对答如流。为了从太监那里打听皇帝白天干些什么,晚上读些什么书,他准备了一袋金豆,得到一条信息就给一颗,仿佛是奖赏叼鱼的墨鸭。大出血,心疼,可没办法。如此,康熙对高士奇越发佩服了;况且,康熙日理万机,再聪明好学,他汉学的功底也是有限的,哪比得上以此为业的高士奇呢?

  就这样,他在皇帝身边站稳了脚跟。

  三、点子出得好,又不露声色,这样的秘书在身边,康熙哪会不满意呢

  为最高领导服务,须得有不计名利、做了替身不张扬、急人所急、供人所无的全天候服务意识。

  比如康熙到灵隐寺题寺名,灵的繁体字的雨字头写得太大,下面摆不下了,怎么办?高士奇装着为康熙磨墨,试试墨汁的浓度,在手心写了云林两字。康熙正犹豫着不好下笔,没想到高士奇暗暗示意,就写了云林禅寺,算是给灵隐寺新赐了寺名。

  高士奇这样的服务总是很周到,比如去泰山题字,秘书班子准备好了让康熙题而小天下,康熙写而的头一横又太低了,正犯难呢,高士奇马上上前说:皇上你不是写‘一览皆小’吗?这不,写得多好!康熙马上领悟到了,大笔一挥,一览皆小,无论从文辞还是书法,没有一样不熨帖的。

  点子出得好,又不露声色,这样的秘书在身边,康熙哪会不满意呢?

  一个人进了这样的环境,你说还想保持独立的人格,那可能吗?在一个权力通吃的时代,谁都没有安全感,你要风能进雨能进皇帝不能进,可能吗?

  所以,康熙偏殿议政,事余一高兴,问明珠和高士奇,咱们君臣仨像什么,明珠答以三管菩萨时,高士奇马上对出高明配天。这是经书成语,又暗合高士奇、明珠配合皇上,你明珠不怕死,去与皇上平起平坐充任菩萨,我岂敢以菩萨自任?康熙一听,自然通体舒服。

  而在皇上不舒服时,也要创造条件,让皇上舒服。康熙去打猎,那是去显摆显摆他们满人的尚武精神,可是,扬威过头了,马失前蹄,让皇上丢脸了。康熙怏怏不乐。怎样才能让皇上高兴起来呢?比如皇上生了一个疮,那我就生一个大瘤子,皇上就觉得比起生瘤来,我生疮就算不了什么了。于是,高士奇打马阴沟,把自己弄得一身脏,来到皇上身边。皇上一问,说自己骑马摔了一跤,皇上就得意洋洋起来:你们南方人就是衰,你看我马失前蹄了好几回,都没落马呢!于是,皇上的心情就阴转晴了。

  四、我看高士奇的画,觉得远山幽幽,颇有出尘之想,大概他的心也挺累的

  你说高士奇自甘轻贱吧,不是说没有;可是你又没别的本事,历史故事若老是不作贡献,皇上怎么喜欢你呢?大概他退下来时,会有一点沾沾自喜吧,但可能更多的是自怨自艾。沾沾自喜,历史故事是因为谁也没有我机灵,我的豆腐味道就是好;可是,我总是被人吃豆腐,为什么我就扶不起来,不能成为一块坚硬的香干呢?

  大概高士奇心里也有不平衡的时候,只是身在禁中,实在不好明着来,那只能暗着走。

  作为皇帝的老师兼秘书,在文化伺候上,还是可以做些手脚的。比如,进献给皇上的书画,就有许多是赝品。其实,他有两本帐,一本公开的《江村销夏录》,所列书画不辨真伪,甚至故意以假充真,来混淆视听。另一本则只给自己看,死后才刊行,叫《江村书画目》,那里面看得清辨得明,哪些送人,哪些自珍,他绝不含糊,精明得很。皇上你治国是有一手,可是书画鉴赏你就业余了吧。反正给了你真品,你也不知道好坏,那我何不真品留给自己,赝品送给别人呢?私下把玩,我哪一件真伪不知道呢?可是,我就是假装糊涂,想来也没人敢说我送皇上的东西是赝品,就是有,那也是我老眼昏花,水平有限而已,情意总是真的嘛!

  这一次,总算是我吃定你豆腐了!想来,高士奇也会窃笑吧。

  高士奇是识趣的,也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只能在文化上小打小闹,政治上的事,风险太大了,何况康熙也是精明的人,岂能轻易糊弄得了他的?可是,身为皇帝身边的红人,有多少人不服气,眼睛盯着看呢。这不,就有人弹劾了,说他身为领导秘书,不安分,拉帮结派,干预朝政,收受贿赂。有一句话最毒,说高士奇当年进来时带着一床烂铺盖,如今却广置田产,像个大富翁,这不明摆着是贪腐吗?

  康熙也没把这当回事,高士奇的那点本事,他心里是明白的,吃点拿点是有的,要说政治上有多少野心,那借给他十个豹子胆也不敢。水至清则无鱼,人至清则无徒,康熙也不想怎么样他。

  而高士奇被人参了一本之后,虽然辩白自己是清白的,说这是人家眼馋我受皇上恩宠,构陷自己,但自己心里会不明白?虽然君臣没有捅破那层纸,但高士奇见到康熙免不了有点心虚。与其如此,倒不如趁皇上恩宠犹在,赶紧办离休手续。你以为做皇上的秘书容易啊,那我让你!

  高士奇离开了中央,来到平湖安家落户,可是皇上总忘不了他。皇上到南方来视察时,总不忘让高士奇接驾,有时在杭州,有时在别的地方,舍不得他走时,就让他陪到北京。回来后,皇上不是赐这个,就是赐那个。有一年,送了高士奇不少人参,还写了一封信:朕少年最不喜参,尔所素知。只为前大病,后赖此药复元气。所以,使人到长白山觅得八九寸长五六两重者十余根,上好者数斤,念尔江湖远隔,苦楚频躬,想是未必当年气相也。故赐南方所无蜜饯人参一瓶,上好人参一斤,土木参二斤。尔当宽心自养,不必多虑。完全是一个老领导对部下的关心。

  我的乡党高士奇,在皇帝身边混了这么些年,总算保其天年,死在平湖家里,挺不容易的。有时,我看他的画,觉得远山幽幽,颇有出尘之想,大概他的心也挺累的。我也不想说什么风凉话,谁不做豆腐呢?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高士奇:你以为做皇上的秘书容易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