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充气娃娃之父

  希特勒:充气娃娃之父

  近年来,关于纳粹制造性爱娃娃的历史材料逐渐浮出水面,呈现在读者面前的是纳粹党卫军的另一张面孔。

  伴随着网络的高速普及,“宅”已经成为一个使用频率极高的日常词汇。在日本,性爱娃娃(sex doll)几乎是宅男们的生活必需品,甚至时有某男子娶性爱娃娃为妻的花边新闻。这方面的题材还被大量运用到影视中,如2007年美国电影《充气娃娃之恋》(Lars and the Real Girl)和2009年日本电影《空气人偶》(Air Doll),里面的男主角均是那种不善交际的大龄未婚男人。

  性爱娃娃在战争中诞生,早期因为科技发展滞后,始终未能成为一个产业。20世纪70年代,人造材料不断革新,乙烯基、乳胶尤其是硅胶等被广泛运用到性爱娃娃的制作上。同时影视、图书的发展也为性方面的题材开辟了新天地,日本这个既保守又开放的国度诞生了AV产业,性观念的多元化转变,也让性用品有了市场,其中之一便是性爱娃娃。但性爱娃娃最初诞生则是在德国。

  2005年6月,意大利权威报纸《晚邮报》报道:世界上第一个性爱娃娃是由纳粹在1941年9月制造成功,并且是由希特勒亲自下达的秘密任务。该报道有理有据,大量披露历史细节,让全世界的读者为之震惊。性爱娃娃和希特勒组合起来是多么有趣的一段野史,有人甚至将“充气娃娃之父”的头衔直接颁给了希特勒。2010年,美国作家安东尼?佛格森(Anthony Ferguson)出版了专着《性爱娃娃的历史》(The Sex Doll: A History),其中也将纳粹在性爱娃娃方面的发明过程详尽阐述。

  二战期间,德日两大轴心国的工业正值蓬勃发展,与此同时大量的士兵远征他乡,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些士兵都没办法从正常渠道接触到异性,于是他们的性欲问题成为“燃眉之急”。日军的解决办法是,在本土、中国、朝鲜及东南亚各地征募大量的随军妓女,谓之“慰安妇”,其本国召集的女子被日军美其名曰“女子挺身队”。

  而纳粹德国方面试图做出更为人道和卫生的努力,他们制造出取代女性的、具有仿真功用的性爱娃娃。山不转水转,这种硅胶娃娃在当代的日本又得到了长足的发展,被称为“充气娃娃”。

  ?“博格希尔德”计划

  为了解决士兵们在生理上的“孤立无援”,纳粹德国的高层制定了一项名为“博格希尔德”(The Borghild Project)的秘密计划。据《晚邮报》称,这项任务由希特勒本人下达给党卫军(Waffen-SS)统领海因里希?希姆莱(Heinrich Himmler)。其导火索是希姆莱对在士兵中间传染广泛的性病极为担心,而让他和希特勒都无法忍受的是,这些病源竟来自那些非雅利安民族的妓女身上。

  希姆莱在1940年11月20日的信件中提到:“我军在巴黎最大的危险是那些分布广泛且不受限制的妓女,她们可以在酒吧、舞厅或者其他什么地方随意招徕顾客。而保护我们士兵的健康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职责。”他所指的正是纳粹党卫军在占领法国、波兰时,士兵们由于逛妓院而染上了梅毒和淋病。希姆莱十分确信:制造出取代女性的性爱娃娃对于纳粹军队来说迫在眉睫。

  众所周知,在二战中,美军和德国相互派飞机去对方的领地派发色情传单,打击对方士气,加上美军派发的诸多传单不仅有图片还附带“精彩”小故事,让纳粹士兵一度处于抓狂状态。这个计划虽“造福”于军人,但那些开着卡车、坦克但也携带着充气娃娃的纳粹士兵看来却非常滑稽,还会成为敌军的绝佳笑料。因此,“博格希尔德计划”开始就被置于绝密之中。

  “博格希尔德”计划不仅以大局为重,的确也能解决纳粹士兵们最为实际的需求。希姆莱从纳粹国防军中挑选出一些专家,组建成一个专业的团队去研制充气娃娃,“博格希尔德”计划便掩人耳目般地和一批消毒实验室同时启动了。该计划由位于德累斯顿的德国卫生博物馆(Deutsches Hygiene-Museum)来执行。

  这是一支直接听命于希姆莱的幕后战队,负责领导和监管这个团队的人是当时德国着名的技师及合成材料专家弗朗茨?钦查克特(Franz Tschakert)。希姆莱之所以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他,是因为后者在30年代就制造出一个名为“玻璃女人”(Woman of Glass)的着名模型。后来这个团队又加入了约阿西姆?马瑞高斯柯(Joachim Mrurgowsky)和奥伦?汉努森(Olen Hannussen),另外比较重要的成员还包括精神病医师鲁道夫?查格海默(RudolphChargeheimer),还有一个当时还仅仅是艺术系的学生、后来成为雕塑家的亚瑟?林克(Arthur Rink)。这个团队的所有成员对外都必须严守这个秘密,因为这是最高机密。直到战后几十年这件事才逐渐被媒体披露出来。

  “博格希尔德”计划从1940年6月开始实行,至1942年1月正式停止运作,仅存活了一年半时间。但该计划实施之初,希姆莱和团队的人员都极为自信,一如他们在欧洲战场上取得的初期胜利一样。这样的自信源于他们自认为雅利安人是世界上最优秀和最智慧的民族,在尚未制造出第一个性爱娃娃时,他们已经开始焦虑:如果性爱娃娃变得流行起来,那可怎么办呢?

  制造之难

  或因钦查克特的办事效率不高,“博格希尔德”计划实施了一年后,战场上的士兵依旧没有享受到性爱娃娃的福利。这项任务确非当初想象的那么简单。

  其实在“博格希尔德”计划开展的同时,德国化工巨头法本公司(I.G. Farben AG)也在为党卫军研制一批“皮肤”很好而且富有弹性的合成塑胶模型,但他们不知道该制造出怎样的形体那些士兵才会喜欢这些塑胶玩偶。

  “博格希尔德”计划的早期总监钦查克特认为要选用真人女模特来作为模仿的对象,他邀请了一批着名的女运动员来他的工作室拍照,其中包括参加过奥运会田径项目的威廉敏娜?冯?布雷门(Wilhelmina von Bremen)和安妮特?沃尔特(Annette Walter)。但在制造性爱娃娃的过程中,钦查克特发现以这些运动员作为模仿对象是完全行不通的。他在给马瑞高斯柯的信件中写道:“很多时候她们的腿都很短,看起来特别丑陋,手臂也都跟摔跤选手的差不多。总之,整个性爱娃娃都让人反胃。而且我也没办法将各个部件组装起来构成一个完整的人体模型。”

  经过商讨,他们得出了新的方案,就是找当时的影视明星作为模仿的对象,并一致赞成要做妩媚而俏皮的面孔,像当时的着名影星卡斯?冯?纳吉(Kathe von Nagy)那样的。当马瑞高斯柯去寻找美女纳吉时,后者很礼貌地拒绝了把自己的面孔用在性爱娃娃身上。

  1941年7月,当希特勒的军队进攻苏联时,马瑞高斯柯退出了“博格希尔德”计划,而一文不名但野心勃勃的丹麦人奥伦?汉努森加入了团队,这位医师成为这个团队的主管。

  二战已经进行了两年,纳粹正试图攻占极具政治意义的斯大林格勒。汉努森让所有人加快进度以完成这个计划。作为始作俑者,他们没有任何可以参考的资料,在塑胶技术方面很难做到雷同于真人的机体。

  查格海默写信给汉努森,指出了这项计划的艰难性:“制造性爱娃娃的用途和目标确实是为了拯救我们的士兵于水深火热之中。他们必须和敌国的男人火拼,并且冒着被染病的危险,面无表情地和外国女人在床上‘战斗’。但是,跟一个实实在在的女人相比,没有任何男人愿意和洋娃娃嘿咻,除非我们的技术满足以下质量标准:第一,合成的人体必须具有真正女人般的触感;第二,性爱娃娃的躯体、四肢必须像真人的一样具有灵活性;第三,性爱娃娃的器官务必要让人感觉到它们是完全真实的。”

  除了技术之难,在性爱娃娃的外观和审美方面他们也不清楚该如何定位。“博格希尔德”其实是一个普通的德国女人的名字,这个计划当然要迎合纳粹军的审美标准,按他们自己的话说,性爱娃娃必须具备雅利安女人的所有品质。半个世纪后,据挪威一家媒体披露,希特勒在战时还对性爱娃娃的外形提出了十分具体的要求:她们必须是窈窕淑女,有着性感的外表、白色的肌肤、金黄色的毛发、蓝色的眸子、176公分的身高,当然她们还得有厚嘴唇和大胸脯。

  ?性爱娃娃的诞生

  汉努森抛弃了要以真人模特的面孔去做性爱娃娃的方向。他认为充满欲望的面孔对士兵更具有刺激。在他身后出版的个人日记中有这样的一段话:“这些娃娃只有一个用处(用来发泄),当士兵们和博格希尔德嘿咻时,是没有感情可言的。所以这些性爱机器的面孔必须是实实在在的,就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面孔,一如奥托?魏宁格(Otto Weininger,奥地利哲学家)在其大作《性与性格》中描绘的那般。”

  由此,10个依照实际尺寸的放荡面孔便制造成模型,这些面孔在一群士兵中做了抽样调查,他们的信息反馈当做了测验标本。这个实验之后,查格海默和汉努森都非常确信地认为:性爱娃娃的成败主要取决于她们的面部表情。随后的测验结果的确跟预期一样,那些低俗的女人面容挑起了士兵的极大性趣。模型很快就在柯尼斯堡(Konigsberg,二战后为苏联的加里宁格勒)的一个工厂投入生产。

  半个世纪后,亚瑟?林克在媒体上回忆当年汉努森是如何制造出10个淫荡的面孔并让查格海默拿去做心理测试。林克还声称,当时自己和钦查克特已经完成了一个性爱娃娃模型,“我们打算做三个型号的性爱娃娃,A型的是168公分,B型的是176公分,而C型的需要182公分的身高。团队的成员在性爱娃娃的胸部上产生了分歧,我们德国党卫军希望胸部又圆又鼓,而作为丹麦医生的汉努森却坚持要做成一个野玫瑰果的形状,显然最后他赢得了这场争论。于是,第一个博格希尔德娃娃便诞生了,她的确像一个北欧人种。”

  第一个性爱娃娃在1941年9月生产出来,即赶在希姆莱于柏林的阅兵典礼之前。据说希姆莱对这个性爱娃娃表示出了极大的热情,他当场就订购了50个。

  据林克回忆说:“我们当时很可能获得一些特殊的生产设备,因为钦查克特的实验室太小了,没法生产出50个性爱娃娃。”

  一个星期后,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希姆莱不仅没有给他们增加设备,反而取消了这批性爱娃娃的订单,并且削减了这项计划的财务预算,因为战况不利,纳粹将财务重点投入到更广泛的战场中,尤其是在东方的战役中。

  相比于前线的败北,制造充气娃娃的福利计划就显得微不足道,随后“博格希尔德”就被束之高阁。直到1945年2月盟军轰炸德累斯顿,卫生博物馆整个被炸毁。

  后世的一些研究者也怀疑是否真有“博格希尔德”这个秘密计划存在,或者说这个计划到底有没有制造出充气娃娃。1960年代出生于汉堡的记者兼自由作家诺伯特?勒兹(Norbert Lenz)就认为:这个计划并没有真正制造出一个性爱娃娃,其实盟军的炸弹将卫生博物馆整个儿炸翻了,两个正在制作的模型也毁于一旦。

  ?被续写的传奇

  战后,德国卫生博物馆又重新修复和重组,时至今日,卫生博物馆里面陈列了许多由玻璃和塑料铸成的人体模型。该组织的成员回应说,他们在卫生博物馆里面上班,就从没听说过关于“博格希尔德”计划的只言片语。

  而据当事人亚瑟?林克回忆,在德军败北斯大林格勒战役几周后,整个实验室就交还给了德累斯顿的卫生博物馆。但他却不知道那些性爱娃娃的下落,他猜那些塑料和各种蓝图都运回了柏林。林克出生于1919年,在“博格希尔德”计划实施时他还只是一名艺术系的学生,如今他是唯一尚存的该计划的参与者。为了证明性爱娃娃被他们那个团队制造出来了,林克还公布了两张当时模型的照片。

  除了希特勒、希姆莱这两个妇孺皆知的纳粹头目外,其他参与了“博格希尔德”计划的技术人员也均是实际存在的人物。更多人都相信,充气娃娃的开山鼻祖非纳粹莫属,因为二战后德国市场就开始有充气娃娃公开销售。1955年8月,豪塞尔(O&M Hausser)公司的马克斯?魏斯布罗德(Max Weissbrodt)让世界上第一批性爱娃娃上市,不过这只是一个模仿卡通角色且只有30厘米高的塑料娃娃,名曰莉莉(Bild Lilli),它的广告传单在红灯区派发给成年男人,并在酒吧、烟草店销售。

  很明显,随后露丝?汉德勒(Ruth Handler)从莉莉娃娃中获取灵感,发明了风靡全球的芭比娃娃(Barbie)。随后,美国在越战中也制造了不少充气娃娃被送到前线,还受到士兵们的好评。

  英国等欧洲国家的海关条例一直禁止淫秽物品进口。1982年一批性爱娃娃的托运在通过海关时,被英国海关与货物税务署(HMCE)的工作人员扣押,这批货物是企业家兼出版人大卫?沙利文(David Sullivan)的公司所有。随后,沙利文告上欧盟法院,并在五年后胜诉。从此充气娃娃也打开了英国的大门,并有相应的厂家诞生。直到2004年,以色情产业发家的沙利文已经登上英国《太阳报》富豪榜的第68位。

  上个世纪90年代末,日本已经制造出能达到皮肤和躯体高仿真、肢体灵活、能发出人声、有多种面部表情的充气娃娃,并且这种玩偶还非常便于携带。美国加利福利亚一家名为阿比斯(Abyss Creations)的厂家使用无毒软体硅胶和聚氯乙烯(PVC),研制出的性爱娃娃叫真人娃娃(Real Doll),其售价更是高达6000美元以致过万美元。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希特勒:充气娃娃之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