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宗亲理冤案

  唐太宗亲理冤案

   唐贞观年间,唐太宗广施德政,大唐国泰民安,成为前所未有的太平盛世。就在人们的欢庆声中,京都长安街头出现了一处与贞观盛世极不协调的风景。一位六旬老翁,身穿一件白色长袍,长袍后面有一个大冤字,前面是一份状子,老翁声泪俱下地向过往行人申诉儿子的冤情。

  

 

  

老人姓杨,魏州板桥人氏,儿子叫杨贞,是魏州禁卫军。这天,杨贞身带佩刀,出门公办,经过板桥一家客店,正是吃午饭的时候,他打算填饱肚子,再去赶路,酒菜用过,顿觉头昏目眩,不知不觉趴在桌上睡着了……第二天早早起来上路,无缘无故被人当成杀人犯,扭送进了官府。

  

 

  

原来,那天夜里,老板娘回了娘家,客店老板张迪被人杀死在床上。住店的客人中,除杨贞离店,其余人都在店内。客店伙计狗儿首先怀疑杨贞,他认定杨贞杀死张迪,趁人们还未起床就仓皇逃窜了。狗儿颇有心计,他一面让人看住店里的客人,一个也不许离开,留作人证,一面带人追赶杨贞,捉拿凶手。好在杨贞并未走远,一会儿就被追上了,从杨贞身上搜出了一把血迹斑斑的佩刀,人、证俱获。

  

 

  

魏州刺史升堂审案,看了杀人凶器,验了张迪身上的刀痕,传了人证,当堂将杨贞定为杀人凶犯。杨贞拒不招供,刺史大人施用酷刑,屈打成招,将杨贞打入死囚牢,待秋后处斩。

  

 

  

杨贞判了斩刑,杨父深知儿子的为人,决不会无缘无故杀人,一定是被人冤枉的,可魏州刺史定的铁案,要解救儿子,谈何容易!他不忍心看着儿子做冤死鬼,要拼命为儿子申冤。杨父闯州过府,向上申诉,终因杀死张迪的凶器是杨贞的佩刀,杨贞又身带佩刀,仓皇逃窜,可谓铁证如山,不能翻案。老人只好身背状子,上长安去告御状。

  

 

  

皇宫深似海,咋能随便进出。杨父无法见到皇上,心想,皇上见不着,可以见长安的父老,不如将儿子的冤情公布于众,造成影响,或许能引起官府的重视,说不准还能惊动皇上。于是,杨父买了一件白袍,咬破食指,在白袍的背面写了个大冤字,又用自己的点点鲜血,在白袍的正面写成了一份血泪交融的状子。他将白袍穿在身上,每天往来于长安街市,向人们诉说儿子的冤情。行人看着状子,听着老人诉说,被老人的爱子之心所感动,为杨贞的冤屈鸣不平,只是无能为力,一个个摇头叹气,留下一片同情声。

  

 

  

围观的人群中,有位中年汉子,虽穿一身布衣,却气度不凡。他上前问老人:老人家!您儿子有如此冤屈,为啥不到金銮殿上去告御状?金銮殿警卫森严,我小老儿哪进得去啊!老人可怜巴巴地说。我这儿有把白纸扇,明天您带着它进宫,自然能见到皇上。您是……我是皇上的好友,到时皇上会见您的。中年人说完,离开了老人,消失在行人之中。

  

 

  

第二天,杨父拿着白纸扇,顺利地进了皇宫,在金銮殿上递上状子,跪在地上向皇上鸣冤。皇上让他平身,他抬头一看,龙椅上端坐的竟是昨天赠扇之人。杨父终于明白,昨天遇上的是微服私访的当今天子——太宗皇帝。

  

 

  

太宗亲自询问了杨贞的案情,立即传旨,命御史蒋恒复审,要蒋恒将复审情况随时奏报。

  

 

  

蒋恒将杨贞从魏州提到长安,初审时,杨贞一口咬定是他杀死了张迪,后来又说他没有杀人,他是被人冤枉的,可他又说不出一点翻供的依据和理由。蒋恒见人证、物证俱在,没有新的线索,此案只能维持原判,他将案情如实地奏明太宗。

  

 

  

太宗听了,龙颜不悦,紧紧地皱起了眉头。问道:爱卿可曾问过杨贞,为啥要杀死张迪?蒋恒一愣,支支吾吾地说:也许是图财吧!太宗眉头又是一皱:杨贞是见财起心吗?那么客店钱财可曾短少?这个……蒋恒一时语塞。太宗要蒋恒把案情勘问清楚后,重新上奏。

  

 

  

蒋恒没料到皇上会如此经心地深究这起民间案子。他不敢怠慢,回衙后立即升堂审案,又派人星夜赶到魏州勘察杀人现场,经反复核实,杀张迪者,只有杨贞嫌疑最大。蒋恒的结论是:杨贞的杀人案不能翻。

  

 

  

蒋恒第二次向太宗奏报,太宗还是紧锁眉头,愠怒道:此案并未查清,疑点有三:其一,杨贞与张迪只有一夜的主客关系,以往又无冤无仇,无须加害张迪。其二,张迪被杀,客店钱财丝毫未动,杨贞既不图财,无须害张迪性命。其三,即使是杨贞杀了人,必然会毁证灭据,为啥偏偏将带血的佩刀插入刀鞘,给人留下证据?朕以为,杀张迪者另有其人。

  

 

  

皇上对案情透彻的分析,对蒋恒触动很大,他认真思索杨贞杀人案的前因后果,令他茅塞顿开,当即向皇上表示,一定不负皇命,迅速破案,还杨贞一个清白。

  

 

  

为查明案情,蒋恒亲自到魏州板桥,坐镇张迪的客店,采用欲擒故纵的策略,先将客店的伙计和周围的居民集中起来,借口人未到齐,又将众人放回去,惟独留下一位80多岁的老婆婆,天黑后,才允许老婆婆回家。蒋恒派人对老婆婆暗中监视,看有没有人与老婆婆接触。老婆婆回家后,当晚果然有人偷偷地溜进了老婆婆的家。蒋恒反复试用此计,一连3日,天天如此。3日后,将那与老婆婆接触的人拘捕了。

  

 

  

升堂审问,这个人做贼心虚,以为蒋恒是神人,知道了他的底细,就竹筒倒豆子,彻底招供了。

  

 

  

原来,杀张迪者就是客店的伙计狗儿。狗儿生就一副花花心肠,爱勾引女人,他贪恋张迪妻子的美色,更垂涎张迪的钱财,为达到骗色劫财的目的,设法做了张迪客店的伙计,借机与张妻接近。两人臭味相投,一拍即合,很快勾搭成奸,欲成长久夫妻,狗儿又想出了一条借刀杀人的奸计。

  

 

  

那日杨贞进店用餐,狗儿见有机可乘,一面指使张妻回娘家省亲,脱离干系,一面主动招待杨贞用餐,暗地在酒菜里下了蒙汗药。麻倒杨贞后,安排他在客店住宿,夜里用杨贞的佩刀杀了张迪,又将带血的佩刀插进刀鞘……杨贞半夜里才苏醒过来,为不误行程,天未亮就离店赶路,正好中了狗儿设下的圈套。

  

 

  

杀人案真相大白了,杨贞无罪释放。魏州刺史被革职查办,狗儿被判斩刑。蒋恒将结案情况上奏后,太宗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说:朕近日连续几日微服出宫,查访民情,没有想到正巧碰到杨父为儿伸冤,朕想试试朝廷官员的办案能力。太宗以此案为例,神色肃然地告诫大臣:为官之人,掌握人的生死大权,对人命关天的大事,切不可主观臆断,草率行事,酿成冤狱。

  

 

  

大臣们连声称是,对太宗3次亲理民间冤案,穷追深究、一查到底的决心心悦诚服。

  

 

  

唐太宗微服访民情,冤案试吏情,一时间传为美谈。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唐太宗亲理冤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