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狮子毛尔冬

  小狮子毛尔冬

  毛尔冬的烦恼 小狮子毛尔冬很烦恼。他不爱吃饭,瘦得一阵风就能刮跑。一次,在田野里玩儿,他被风吹到半空中,摔下来,屁股痛了三天。还有一次,他被风刮到池塘里,喝了一肚子水,吃了一嘴的水草。 狮子爸爸说:吃零食没有吃饭好,一天三顿饭,一顿也不能少。 狮子妈妈说:要吃得饱饱的,让肚子鼓起来,才像只狮子。 毛尔冬就使劲吸气鼓肚子,显出很威武的样子。一阵风吹过来,吹得毛尔冬鼻子直痒痒,打了一个大喷嚏,裤子掉到脚面上。 哈哈哈! 狮子爸爸妈妈笑得前仰后合。狮子爸爸说:一点狮子样子也没有! 狮子妈妈说:吃饭吃饭,得多多地吃饭! 狮子妈妈叮叮当当一阵忙,做出来的东西餐桌都快摆不下了。碗里满满的是饭,盘子里多多的是菜,盆子里足足的是汤,高高的饼垒成一道墙。毛尔冬看不见对面的爸爸妈妈,爸爸妈妈也看不见对面的毛尔冬。毛尔冬做个鬼脸,从桌子底下逃跑了。 狮子爸爸一点也不知道,一个劲地说:毛尔冬,吃肉吃肉。 狮子妈妈一点也不知道,一个劲地说:毛尔冬,喝汤喝汤。 没有毛尔冬的声音。 狮子爸爸妈妈站在板凳上,看看桌子对面,叫起来:毛尔冬不见啦! 他们跳下凳子,四下寻找毛尔冬。 毛尔冬早跑到田野里,躲进油菜花地,藏在花丛里。 毛尔冬躺在花间,鼻子里都是花香。嗡嗡嗡!蜜蜂在采花蜜。 我也要当蜜蜂,只吃花儿!毛尔冬自言自语地说着。他采下油菜花,甜甜地吃起来。 太阳暖暖的,风儿也柔柔的,毛尔冬吃着花儿睡着了。他的脸上还留着花粉呢,他的嘴角还淌着花蜜呢。 一只蜜蜂飞过来,把毛尔冬的嘴角,当成了一朵花儿,采起蜜来。 毛尔冬感到嘴巴痒,一拍,蜜蜂刺了他一下。 哇!毛尔冬痛得真跳,拔腿就跑。他一口气跑回家,嘴巴肿起一个大包。 毛尔冬照照镜子,大声说:瞧,鼓起来啦,我成了一只真正的小狮子! 狮子妈妈摇摇头:嘴巴鼓,不是真正的狮子! 狮子爸爸摇摇头说:肚子鼓,才像真正的狮子! 毛尔冬的肚子扁扁的。他问:我不像狮子,像什么? 狮子爸爸说:像一只小狗。 狮子妈妈说:像一只小猫。 狮子爸爸妈妈一起说:更像一只小老鼠! 毛尔冬听了,伤心地捂住眼睛。 狮子妈妈担心地说:毛尔冬不爱吃饭,一定是有病。 狮子爸爸一听,马上就去请医生老妙。 不一会儿,医生老妙来了,背着一个大药箱。老妙给毛尔冬做检查:眼皮翻一翻,额头摸一摸,还把毛尔冬的舌头拉出来瞧一瞧。 毛尔冬得了什么病?狮子妈妈心发慌。 要吃几片药,要打几支针?狮子爸爸直出汗。 医生老妙说:不打针,不吃药,给你们一个秘方,照着秘方做,一定很灵验。记住,千万别让毛尔冬吃零食! 狮子爸爸很感激,把医生老妙送出很远很远。 狮子妈妈做着秘方做了饭:小蝶子里摆着三颗花生米,两片黄瓜,半个鹌鹑蛋。 毛尔冬好惊奇,吃了三颗花生米、两片黄瓜、半个鹌鹑蛋。他开心地说:有意思!有意思!下顿我还要吃这样的饭! 第二天,毛尔冬吃完饭,喊道:没吃饱! 他到处找零食,可瓶瓶罐罐里空荡荡的,饿得他想把沙发咬下一半。 第三天,毛尔冬的小蝶子变成了大盘子,饭也比上次多了一点。 第四天,毛尔冬吃很多。 第五天…… 毛尔冬的肚子鼓起来了,胸脯挺得高高的,走起来路来很有力。嘿,好一只真正的小狮子! 狮子爸爸好高兴,医生老妙的秘方可真灵啊!狮子妈妈很愉快,做饭的时候也唱着歌。 一天又一天,毛尔冬变了,胖成了一个圆球球。走两步,喘一喘;困呀困呀,天天想睡觉,睁不开眼睛。想去田野里玩,两腿却懒得动弹。毛尔冬烦恼起来:怎么办?怎么办? 狮子爸爸妈妈急得直拍手,对毛尔冬说:毛尔冬,你得减肥! 毛尔冬答道:好的,我同意减肥。不过,好吃的东西得再加点儿。 狮子爸爸妈妈一听,都瞪大了眼睛。

  毛尔冬的洗头计划 小狮子毛尔冬头痒得要命,弄得他睡觉睡不好,吃饭吃不香,玩也玩不痛快。而且在人家面前用手指甲搔头是很不礼貌的,甚至惹得人家好好的也痒了起来。 毛尔冬躲开人群,一个人在田野里慢慢地走。风很柔地吹过来,吹眯了毛尔冬的眼睛,吹痒了毛尔冬的头。反正没别人,毛尔冬尽情地搔,搔。 医生老妙刚好经过这儿,他从眼镜片上面看看毛尔冬问:你一个人在这儿干什么? 毛尔冬想问老妙,既然戴着眼镜,就得透过眼镜片看人,为什么偏偏将眼睛从眼镜上面掏出来望他?可是,头……实在太痒……顾不上问这个。他抓住老妙说:老妙老妙,我的头好痒好痒,噢噢―― 老妙凑近毛尔冬的头,仔细地看了看说:春天里,皮肤病多,恐怕是得了皮肤病。老妙又翻开毛尔冬的头发看了看,忽然笑起来。 咦,我头上有什么好笑的东西?毛尔冬不明白地问。 老妙摇摇头说:看不出你相貌堂堂,却不爱洗头,你大概一个月没洗头了吧? 毛尔冬正想说:我是……刚说了两个字就捂住了嘴。 老妙已大踏步地走远了。 毛尔冬小声地嘀咕道:我去年春天才洗的头呀。听老妙的话,好像他最多半个月就洗一次头哩。唉,我太讨厌洗头了! 毛尔冬愁眉不展地回到家,头痒得他简直没有心思吃饭。他从旧书包里掏出一个破本子,还有一截铅笔头儿,在破本子上歪歪斜斜地写了几个字:毛尔冬的洗头计划 写完这几个字,毛尔冬咬着笔头,趴在桌上苦思冥想。什么时候洗头呢?明天?不行!明天离今天太近,再说洗头又不是自己喜欢的事儿,干吗安排得那么急呀。那么,后天吧。后天上午?不行。后天下午?也不行?干脆后天夜晚月亮出来的时候再洗吧。毛尔冬将咬得满是深深牙印的铅笔头拔出来,在毛尔冬的洗头计划下面写上:后天月亮出来的时候洗头 夜晚睡觉,有两个好梦都被头痒痒弄断了,害得毛尔冬心情很不好。 这两天,毛尔冬心事重重,总是想着他的洗头计划。可是,后天晚上还是在毛尔冬吃过晚饭后来临了。毛尔冬很不痛快地坐在门口等月亮。天已经黑了好一会儿,月亮还没露脸。老妙给一个病人打完针经过这儿,一下给绊了个大跟头。 哎哟!毛尔冬揉着被踩痛的脚,大叫一声。 老妙趴在地上摸眼镜,听见是毛尔冬的声音,就问:你搞什么名堂?你的头还痒吗?已经洗过了吧,毛尔冬? 毛尔冬回答说:我正坐在这儿等月亮出来。 那是为什么,让月亮为你洗头吗? 你不知道,尽瞎说。这是我订的计划,今晚月亮出来的时候洗头。毛尔冬有些委屈地说。 老妙听罢生气地说:去你的吧,毛尔冬,天气预报上说,这半个月内都是阴雨天,哪里会出月亮呀,真是活见鬼的洗头计划! 老妙背着医药箱磕磕绊绊地走了。 原来半个月内都不会出月亮,嘻嘻!毛尔冬的心情顿时轻松起来,还愉快地唱起了歌。 回到屋里,他用笔头划掉了后天月亮出来的时候洗头这行字,重又写上:半月后月亮出来时洗头 半月很快过去了,月亮真的挂在了天空。毛尔冬在月亮出来之前,已把破本子塞进了老鼠洞。这样,他便觉得自己从来没订过什么计划,不用再想洗头的事了。 这些天,毛尔冬的头越来越痒,随即一绺一绺的头发也开始往下脱落。这样下去会变成秃顶的,秃顶的小狮子该有多难看呀!得去找老妙买一瓶保发水儿。毛尔冬担心起来。 老妙先看看毛尔冬的头,一句话也懒得说,就把他推到了门外。 毛尔冬觉得好没面子,坐在田野里哭起来。哭着哭着,他在心里又订了个计划:只要回家,就必须洗头! 这个计划刚订好,毛尔冬就觉得两腿沉重,再也不想回家。他就在田埂上这么坐着。不知什么时候,天空布满了乌云,要下大雨了。回家吧?毛尔冬自己问自己,自己又摇摇头。不一会儿,豆大的雨点砸下来。毛尔冬不在乎,闭着眼睛,随便雨点怎么淋他。 老妙在屋里,一会儿左眼跳,一会儿右眼跳。越想越觉得刚才自己对毛尔冬太粗鲁了点儿,毛尔冬不爱洗头,而自己呢,不是也挺讨厌刷牙的吗。他穿上雨衣,决定去毛尔冬家为刚才的失礼向他道歉。 老妙穿过田野的时候,忽然看见前边有一个黑影。过去一看,天哪,是毛尔冬,他正在雨中瑟瑟发抖呢!老妙顾不上别的,抱起毛尔冬就跑。 毛尔冬被雨淋得发高烧,老妙一连给他打了八针才退烧。 毛尔冬清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不愿回家,回家就得洗头,我刚订的计划。 老妙从眼镜上边望着毛尔冬,笑嘻嘻地安慰他说:放心吧,这一下你可不用洗头了,大雨已把你的头发洗得干干净净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儿童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小狮子毛尔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